萧平实导师矗正法幢论坛

 

 

搜索
菩萨道 论坛 善知识弘法视频等综合区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文字稿
查看: 10365|回复: 39
go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文字稿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09 |显示全部帖子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文字稿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一集本书亦名《成佛之道》

正礼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从这一集开始,正觉教团准备为各位介绍平实导师在公元两千年出版的一本著作,叫作《宗通与说通》。这本书的内容比较深一点,但我们会以深入浅出的方式跟各位解说,欢迎大家能够持续地收看。

首先我们来看这本书《宗通与说通》,它有一个副书名叫作“成佛之道”。为什么这本书的副书名要列为成佛之道呢?那就是因为平实导师当时出来弘法之后,就发现佛教界与佛学界有一个看法,就是说把解脱道当成是佛菩提道。可是这样的见解是不正确的,因为他们认为佛陀所成就的佛果跟阿罗汉是一样的,跟二乘所证的阿罗汉果是一样的,最多就是成就辟支佛果;也就是说,他们是认为佛陀最多就是一个独觉而已。所以因为这个缘故,就把成佛之道变成只是二乘人所实证的一个内容,可是如果是这样子的话,成佛之道就不是真正的成佛之道,变成只是“声闻之道”或者是“缘觉之道”。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平实导师就写了这一本《宗通与说通》,并且把它亦名叫作“成佛之道”。

譬如说在当时的环境里面有一本书叫作《成佛之道》,它里面就这样子说着:“虚大师深感于中国佛教末流的空疏贫乏,所以以‘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统摄一切佛法,开显由人而成佛的正道。这与西藏宗喀巴大师,宗承印度的中观与瑜伽,以‘共下士道’、‘共中士道’、‘上士道’,而综贯成佛的菩提道次第,恰好相合。”关于太虚大师他所说的三个结构我们不必去探讨它,这本《成佛之道》的内容就是根据“五乘共法”、“三乘共法”与“大乘不共法”的结构来写成的。而且他说它里面的内容是跟《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内容是完全相符合的。

而且这本书《成佛之道》它还继续说:“一般以为:四谛与缘起,是小乘法。不知大乘的‘甚深诸佛法’,也都是‘由是而显示’出来的。约偏重的意义说:小乘法着重于苦与集的说明;大乘法着重于灭与道,特别是灭的说明。”也就是说,《成佛之道》这本书认为:小乘是比较偏重在四圣谛里面的苦圣谛、集圣谛来作说明的,大乘只是在说明四圣谛里面的灭谛以及道谛而已。可是这样的内容并不是正确,为什么?因为他所说的成佛之道就等于是完全相同,就是说,大乘法所修的也是四圣谛,小乘所修的也是四圣谛,所以说就是把解脱道当成是佛菩提道。

而且他是解说他的成佛之道的这个内容,是跟《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内容是相同的,因为他是依据这样的内容而写成的。而《菩提道次第广论》里面,它的下士道说明就是三归,然后要相信业果因缘等等;它的中士道所说就是对于苦集谛这两谛的思惟;所以说它等于是把后面的灭谛跟道谛就归于上士道的内容。所以《成佛之道》这本书所说的内容,事实上确实是跟《菩提道次第广论》的结构是相符合的。可是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菩提道次第广论》它会把四圣谛里面的苦圣谛跟集圣谛两谛当成是中士道,然后把后面两谛灭谛跟道谛放在上士道;事实上它有一个目的,也就是说他们这本书是认为在《菩提道次第广论》的修学完成之后,事实上还要进入宗喀巴所说的另外一本书就是《密宗道次第广论》的修学。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菩提道次第广论》所说的内容就是只有四圣谛;可是四圣谛是不能使人成佛的,所以宗喀巴他还要写作《密宗道次第广论》来作为成佛之道,它的意涵是这样子的。

那《成佛之道》这本书的作者,事实上他也对于《密宗道次第广论》进行了润色,所以他也知道说《菩提道次第广论》跟《密宗道次第广论》彼此之间的关系。而且因为他是根据《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内容来写成《成佛之道》的,所以说从这样子我们可以知道,《成佛之道》跟《菩提道次第广论》它所说的基本的结构是完全一样的;而《菩提道次第广论》它的写作的目的,是为了后面的《密宗道次第广论》所修的双身法而作准备。至于《成佛之道》所说的结构跟《菩提道次第广论》所说的内容结构是一样,那它是不是有在为双身法来作准备呢?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因为它里面没有作这样的解说。可是我们从这个地方就可以知道,当时确实是有这一些说法,对于佛陀所成就的成佛之道的内容,是把解脱道当成是佛菩提道这样来认识的;可是这样子并不是符合佛法真正的意涵。

我们可以从律部里面所说的内容来稍微解说一下,解脱道所实证的内涵一定是跟成佛之道是不同的,也就是说,解脱道它只是“声闻之道”或者是说“缘觉之道”,它不可能是“成佛之道”。

譬如说,我们看律部里面《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六里面说:

【世尊说此四谛法时,阿若憍陈如证诸漏尽,心得解脱。四人于此法中,离诸尘垢,证清净眼。尔时世间中有二应供,一是世尊,二是憍陈如。……尔时世尊说此法时,彼四人等闻此法已,心得解脱,证阿罗汉果。是时世间有六阿罗汉,佛为第一。】(《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卷六)

从这个律部所记载,它说明的是佛陀度五比丘,然后首先证得阿罗汉果的是憍陈如,接着后面四位次第而证;特别说当时世间有六位阿罗汉,可是佛为第一。所以显然这里又说了阿罗汉,又说佛,而且说佛是第一,并没有说有六位佛陀在世间;因为如果说解脱道就等于佛菩提道的话,这个律部应该说当时世间应该就有六位佛陀,而且应该是佛佛平等;因为阿罗汉道它不是无上的,因为佛是等正觉,所以说当然会有佛是第一,因为佛陀是超越阿罗汉。而阿罗汉呢?阿罗汉是有上,所以阿罗汉有所谓的慧解脱、有俱解脱乃至有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可是不管他是慧解脱或者是俱解脱,或者是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事实上他都不是佛陀;因为佛陀所实证的佛菩提道是超越了声闻,所以说佛为第一。如果说阿罗汉就是佛的话,那应该说当时的世间有六位佛陀,而且是佛佛平等,因为佛陀是证得无上正等正觉;既然诸佛是证得无上正等正觉,诸佛之间就没有所谓谁第一的问题,而是佛佛平等。所以从律部这个记载就可以知道,阿罗汉跟佛陀所实证的内容是不一样的,所以说世间有六阿罗汉,可是佛为第一。事实上所宣说的就是解脱道不可能等于佛菩提道,而且是佛菩提道超胜于解脱道,是超胜于二乘的;因为佛陀所实证的佛菩提道是大乘,大乘才是成佛之道,二乘解脱道并不是成佛之道。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宗通与说通》这本书它的副书名就叫作“成佛之道”。

平实导师当时采取的策略并不是破斥其他的书籍,而是直接把成佛之道的内容把它写出来,各位就可以凭着这本《宗通与说通》的内容,来跟其他有在叙说成佛之道的这个内容的书,可以作一个比较,各位就可以知道说什么叫作成佛之道。

我们接着来看看这本书的书背,它写着这本书的一些内容。它说:“本书阐释证悟者应有之见地,及通达宗门者所具之说通相。并宣示宗通之实质内涵及悟后进修佛地功德之法道与次第,故又名成佛之道。”也就是说这本书并没有直接把成佛之道的五十二位阶,把它一一阶用这种方式来解说,因为成佛之道的五十二阶位,跟二乘人所实证的四果或者是说五果来说是不一样的。成佛之道的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的这五十二位阶的修行,如果我们一一来写的话,那太繁复了;所以平实导师就以《宗通与说通》的内涵,来跟大家解说。也就是,直接来宣示说佛菩提道所要修证的内容,就是要先明心见性,要先开悟,而且要能够通达宗门。通达宗门的意思就是说,对于宗门也就是禅宗所证悟的第一关、第二关、第三关能够完全来了知,这样子才是对于宗门的通达。而这个三关,第一关的明心开悟,跟第二关的眼见佛性,乃至第三关的过牢关,它所实证的内容全部都是围绕在第八识如来藏心的实证来建立的。所以这本书所要阐释的就是:真悟者如果说他实证了宗门的三关,他所应该具有的见地是什么呢?是什么样的内容?因为这样见地就可以让这个菩萨能够对于成佛的法道能够逐渐了知,所以才称为大乘的见道;因为已经见到佛菩提道,而且同时也见到佛菩提道跟声闻之道、跟缘觉之道的不同。至于详细的内容就由后面的正觉教团的诸亲教师来跟各位解说。

我们接下来要跟各位来讲解一下这本书“自序”的部分。在自序的部分,平实导师刚开始有提到,他跟诸方大师,有一些条件之下是没有办法跟一些大师来对话的,为什么呢?因为所证不一样;而且诸方大师所落的一些堕处平实导师都了解,可是平实导师所实证的内涵,譬如说第八识如来藏的内容、眼见佛性的内容乃至牢关所实证的内容,诸方大师都不知道——既然所知不同,如何能够对话呢?而且诸方大师有一定的地位,对于平实导师出来弘法,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一个法师、一个菩萨僧,是不愿意对话的。因为这缘故,所以平实导师也无意于攀缘这些大师,所以彼此是很难对话。而且在这一本书,也就是《宗通与说通》出版的这一年,事实上导师也同时出版了《楞伽经详解》的第三辑;而且从这第三辑开始,平实导师对于诸方大师的落处,就直接提出他们的名字而加以解说来摧邪显正,可是也是因为这样子,就引起了一些人的评论。

平实导师为什么要举名来作破斥呢?那就是因为很多法义——很多人并不了解某某大师他说了哪些事情;所以以前作了一些破斥,可是破斥之后并没有收到很大的效果;因为很多人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会作这个破斥,然后这个破斥的内容对象是谁呢还是不知道,所以还是有很多人被误导了。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平实导师就只好在《楞伽经详解》第三辑之后,就开始具名来破斥。也因为这样子引起一些人的烦恼,因为对于名师的崇拜产生烦恼,也对平实导师作了种种的一些人身的攻击,而不是在作法义辨正。所以平实导师就在这个地方提出来,希望大家能够回到法义的论证,而不是作人身攻击。因为法义辨正才是真正对大家有利的,因为佛菩提道或是解脱道所实证的内容才是最重要的,这个才是依法不依人;而不应该依于名师的大名声,而不管佛法真正的内容。

平实导师接着就提到说,为什么祂要作这些破斥?就是希望能够荷担如来家业,能够护持“批判之佛教”。因为佛法本身是具有正知见的,而且是对于法界的实相,对于解脱所证的内涵,它是有一个客观的定义的,而且是符合事实的;因为它是具有这种智慧性,所以当然就有是非之分。所以在佛教中,事实上是有批判的精神,而这个批判的精神的目的,就是要让佛教的法能够清净,对于整个佛教的戒行能够清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帮助一切的众生能够迈向解脱,然后实证实相的智慧。

除此之外,书中有提到一位先生叫作前现代禅的张志成副宗长。这位先生他在1999年曾经在网路上写出一篇文章来评论平实导师,说平实导师没办法跟诸方大师对话;也评论说平实导师他对于“阿含”跟“中观”有所贬抑,也就是指责平实导师否认了“阿含”、否认了“中观”。可是事实上平实导师并没有否认“阿含”,也没有否认“中观”;所以平实导师后来就写了《阿含正义》这些书,也欢迎大家去阅读。而且平实导师对于中观,是对于应成派的中观——六识论的应成派中观提出辨正;因为应成派中观所说的六识论并不符合佛教所说的八识论,是因为这样而提出评论。可是依于八识论所说的中观,也就是般若的实证,平实导师他是支持的;而且也是站在八识论的中观,来对六识论的中观提出了评论。是因为对于法的见解不同而进行评论,而不是只是立场上的问题,而是说佛法的实证根本的内容是如何,这是最关键的地方。所以说,平实导师并没有否认“阿含”,也没有否认正确的“中观”。

张志成先生他是前现代禅的副宗长,而现代禅在2003年李元松老师舍寿之后就已经解散了;而李元松老师他当时在舍寿前写了一封给佛教界的一个忏悔文,忏悔说他对于以前的增上慢表示忏悔。对于他这样的精神,我们在这里也表达对他的一种尊敬。因为对实证的内容是应该要正确的,如果不正确而有大妄语的现象时,应该要学习李元松老师这种依法不依人的精神来对自己忏悔,来对大众忏悔,来更正法义的错误,这样才是大丈夫所为啊!也是所有佛弟子所钦佩的地方。张志成先生是李元松老师的学生,所以他也秉持着依法不依人的精神,在现代禅结束之后,解散之后,他就开始来寻觅真正的佛法。因为李老师已经无法依靠,所以他就开始来寻觅,那到底什么是真正的佛法呢?什么是李老师原来想要探求解脱、探求实相的智慧的内容呢?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张志成先生他就开始来寻觅了,而终于在2005年接触到正觉同修会。

关于这部分的内容,因为我们时间已经到了,所以我们先暂时说到这边。我们下节再为各位继续来说明。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13 |显示全部帖子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二集五时三教之判教

正礼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上一集我们介绍到前现代禅副宗长张志成老师,他因为李元松老师的舍报,所以他就开始寻觅怎样是真正的佛法。结果他又看到平实导师这些书籍的内容,然后他开始来比对。也就是说,原来张志成老师他虽然在网路上发表了那篇文章,可是那篇文章事实上并不是他写的;所以他心中并没有说要为这个法义——虽然是现代禅表面上评论了平实导师,可是事实上张志成先生并没有要跟正觉同修会来进行法义的论证。所以当他在寻觅真正的佛法的义理的时候,他就有因缘终于了解到平实导师所说的这些法的内容,所以他后来就了解到原来平实导师所说的才是真正的佛法;所以他就在2006年向平实导师忏悔,也就在2006年就进入了同修会修学正确的佛菩提道,并且在2009年就明心开悟;后来又在同修会中担任义工,现在已经是同修会里面的助教老师,而且正在迈向弘法的路途之中。

从这个例子——从张志成先生的这个例子,还有李元松老师的这种榜样,我们就可以知道:在修学佛法里面是应该要依法不依人,应该要依智而不依识。也就是说,什么样是佛法的真实义理呢?什么是真正的成佛之道?应该要加以探究,然后应该回归于实证的道理。而且要依智不依识,要依于理智跟智慧来作抉择,而不是只是依于个人的情绪来作一些抉择,否则的话就会对自己产生障碍。可是如果能够依法不依人,依智不依识,一定可以迈向解脱、迈向成佛之道的!

在这个自序里面接着就谈到判教的部分。平实导师的判教是依据玄奘大师的判教而进行,并不跟其他人一样,而当时就有很多人对于这个判教产生了错误的见解。成佛之道所实证的内容,事实上就会导致一些见地,而这个见地也对于佛法的内容也会产生一些见解,而有实证者跟没有实证者所见到的判教内容也会有所差异。平实导师所说判教的主要内容就是“五时三教”,而这个五时三教内容跟诸方所判的有所不同。平实导师所判的五时三教,这个“五时”指的是“华严时”还有“阿含时”、“般若时”、“种智时”还有“法华时”;“阿含”时跟“般若”还有“种智”这三时就是所谓的五时三教里面的“三教”。也就是说,五时三教所说的内容它有所重叠,也就是五时里面中间的三时就是所谓的三时教;这就好比说四禅八定里面的四禅就是属于八定里面的其中一部分,意思是一样的。所以这个五时三教里面的内容它是有所重复,可是这个有它基本的一些道理,特别是三时教的部分,它还有经典的依据。

那正确的三时教,也就是平实导师所判的三时教,是跟玄奘大师、跟窥基大师所判的是相同。所以在窥基大师所写的《大乘法苑义林章》里面就依于《解深密经》的卷二而说:

【胜义生菩萨复白佛言:“世尊初于一时,在婆罗奈斯仙人堕处施鹿林中,唯为发趣声闻乘者,以四谛相转正法轮。虽是甚奇甚为希有,一切世间诸天人等,先无有能如法转者。而于彼时所转法轮,有上有容,是未了义,是诸诤论安足处所。”】(《大乘法苑义林章》、《解深密经》卷二)

也就是说,在第一时的“阿含时”里面,佛陀所说的是四圣谛,以四圣谛来解说,这就是二乘的解脱道,这就叫阿含时。

第二时叫“般若时”。所以经典说:

【“世尊在昔第二时中,唯为发趣修大乘者,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以隐密相转正法轮。虽更甚奇甚为希有,而于彼时所转法轮,亦是有上有所容受,犹未了义,是诸诤论安足处所。”】(《大乘法苑义林章》、《解深密经》卷二)

也就是说,在第二时的般若时,是以“隐密相”,就是隐密什么呢?隐密第八识的密意,隐覆第八识的密意来解说一切法。为什么要这样子呢?因为第八识的实证是要有正知见,在佛菩提道里面有护持正法、拥护正法、愿意真正三归依三宝的弟子,才能够实证;而且他要是具足菩萨种性的菩萨才能够实证。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佛陀特别以隐密相来宣说第八识,只有大乘的实义菩萨能够实证佛陀所隐覆的如来藏,所以说第二时就是般若时。

第三时呢?第三时是:

【“世尊于今第三时中,普为发趣一切乘者,依一切法皆无自性,无生无灭,本来寂静自性涅槃,无自性性,以显了相转正法轮,第一甚奇最为希有。”】(《大乘法苑义林章》、《解深密经》卷二)

也就是第三时是以“显了相”。什么叫显了相呢?就是直接来开显八识的内容。因为第一时要讲四圣谛,就是说要破尽一切世间所有的常见跟断见还有种种的邪思,因为他们都没有人能够实证解脱道;所以第一时只说四圣谛,就以解脱道来降伏一切的外道。可是这样还不是真正的佛法,因为那只是声闻道以及缘觉之道,还不是真正的成佛之道。所以佛陀还要在第二时来宣说般若,以隐密相来讲第八识的体性;这个时候所说的第八识,就不是一切人天乃至二乘所能够知道的内容,所以这个时候就是隐密相。可是菩萨实证了第八识如来藏之后,并不能了解真正的成佛之道,为什么?因为详细的内容不能了知。所以佛陀因为已经有弟子实证了声闻的解脱道以及缘觉之道,又实证了大乘所实证的第八识的内容,所以这时候就在第三时直接开显八识的内容,那时候就是显了相。因为既然已经分清楚第八识不是蕴处界、不是一切法,跟一切法不同,可是第八识又跟一切法和合运作;所以这个时候,第三时就以显了相来解说这些道理。

那错误的三时的说法——当时的一些错误的说法,就是这样说:【地婆诃罗(日照)于佛元一千零六十五年顷来华,传那烂陀寺智光与戒贤为空有之争。智光宗性空,依《大乘妙智经》,立“心境俱有”之小乘、“境空心有”之唯识、“心境皆空”之《般若》,以此三时教判,证“虚妄唯识”者之未了。此因明“决定相违”之法也。既各有经典可据,则空、有之了不了,唯可以论理决之矣!】

这个是《印度之佛教》这本书所说的。也就是说当时在印度,就有对于到底是般若的“空”,还是唯识的“有”,到底是哪一个才对呢?哪一个才是究竟呢?就有这种论说。而且他说“唯可以论理决之矣”,也就是他认为说是可以用道理来论辩的;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子,事实上这个是要从实证的立场来论说。那到底“空有之诤”在实证者的眼光来看,何者才是正确呢?并不是依于论理而说。因为如果论理的话,而都没有实证的话,那也只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而没有办法有所论断。可是如果从实证者的立场——当他实证了第八识如来藏的时候,他就可以了解解脱道的内容是什么,因为他也同时断了我见,因为他知道如来藏跟蕴处界法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他知道声闻解脱者所断我见,就是对于蕴处界知道它的虚妄性,因为他从如来藏的实证可以比对出这个道理。然后他又了解第八识的内容了,这个时候他去读《般若经》是可以看得懂的,他可以理解佛陀所要说《般若经》的内容;所以《心经》、《金刚经》乃至六百卷的《大般若经》,他能够逐渐地了知。可是这个时候,实证者去看第三转法轮的经典——唯识的经论的时候,他就发现有些他知道,可是有一些部分他就不能了解,而且不能实证;这个时候他就知道,声闻道他可以了知了,《般若经》他也可以了知了,可是唯识种智的内容呢他却不能了知。因为这缘故他就可以知道,“空有之诤”事实上不是真正什么空有之诤,而是因为有实证者跟没有实证者之间的论辩。

而且从这里可以知道,如果把唯识放在第三时的、把般若放在第二时的这个道理才是正确的,而且他才有实证的可能;可是如果这两个相反的话,那他就没有实证,因为他不知道般若的道理是如何。所以“空有之诤”并不是真正的空有之诤,而是有实证者跟没有实证者,他落入想象之间的这种论辩。可是这种论辩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只有实证者之间可以对于三时教有所认识。

那三时教简单地解说之后,我们来稍微说一下五时教里面还有两个时间,就是第一个“华严时”。华严时所说的就是佛陀在成佛之后的二十一天里面,顿说这个成佛之道——顿说五十二位阶的成佛之道。为什么要有这一时呢?因为唯有这一时才能够证明佛陀是已经成佛了,而且是成佛之后才建立三乘佛法的修学次第。如果没有这个华严时,可能外道就会有一种怀疑说:佛陀是不是因为讲了解脱道、讲了缘觉道然后后来才讲般若,所以佛陀是后来祂才逐渐开悟的,祂不是一开始就成佛的?那就会对于佛陀产生了怀疑。所以一定要有在华严——在佛陀成佛之后二十一天里面,就宣讲五十二位阶的成佛之道,把成佛的过程一时顿说,所以这个就是华严时所必然要建立的一个时节。然后之后就开始了阿含时、般若时以及种智时。

最后还有“法华”。为什么呢?因为只有佛陀最后再宣说法华,才能够真正畅佛真正的本怀。因为佛陀并不是要真正建立三乘独立,而是全部要回归于一乘;所以最后在宣讲法华的时候,是要把三乘佛法完全收归圆满于一乘教,所以一定要说法华。因为如果没有说法华来圆满三乘而收归于一乘教的时候,那变成佛教不是真正的佛教,就变成佛教有三种:一个是声闻之道,一个是缘觉之道,还有一个成佛之道。这样的话,佛教就不是真正的佛教,佛教变成有可能是声闻教,也有可能是缘觉教,就不一定是佛教。可是既然是佛教,显然一定是只有一种、只有一乘,那就是一佛乘;也就是说,声闻跟缘觉的建立那是方便,是为了能够引导声闻人还有缘觉乘的小心量的种性的人,能够逐渐回小向大迈向大乘,这样子才是佛陀祂真正的本怀。所以最后一定还要有法华由佛陀来宣说,才能够让整个佛教它的整体的内容、它最后的意涵能够凸显在世人的面前。

所以一定会有最先的“华严时”,顿说五十二位阶的修学次第来建立这个华严时。也会有逐渐引导众生来开始修行,经过声闻、缘觉的“阿含时”。再来是大乘的“般若时”,可是大乘的般若时只是实证第八识,然后能够以第八识的立场来作种种的中道观,所以说这个是般若时。

那“种智时”就是直接来开显如何成佛,把成佛的法道详细地叙说:如何在一切法之中,如何能够了解它彼此之间的关系;如何能够了解如来藏祂的能变性——祂的三种能变性,而能够让修学佛法者他具有实证的内容;也就是说如何让这个实证者他在宗通之后,他能够开始说通。也就是说,宗通是对于如来藏的实证能够具有了解而且逐渐通达;可是当他逐渐通达的时候,事实上他也对于三乘的教法这些经典的内容,他也逐渐地了解了,而且能够贯通;所以他才是一个具有宗门的通达以及教门通达的一个菩萨,而这个菩萨一定是地上的菩萨,才能够有这样的证量来了解这些内容。而且也因为了解这个内容,所以说地上菩萨才有能力来为大家建立这些道理,来跟大家解说真正的成佛之道;而且能够把成佛之道的五十二个位阶逐一地跟一切佛弟子来解说。

所以说这本书《宗通与说通》所铺陈的内容,就是要说明菩萨五十二位阶他所实证的真正的内涵;因为实证了这个内涵之后,他就能够逐渐地了解佛陀所说法的主要的意旨是如何,那就具有整体的概念;有了这个整体的概念之后,他对于佛法的整个结构、架构,还有整个成佛的法道的总体观,他就能够建立;所以他对于佛陀所说法是如何的说法次第,还有它主要的内涵是如何,就能够正确地理解而能够宣说。因为这样子,所以随学的众生不管他是任何的根性,这个善知识就能够加以引导而加以教导,让他也能够逐步地迈向成佛之道,这才能够畅佛本怀。

所以说一个具有宗通与说通的一个实证的菩萨,就是一个菩萨僧;这个菩萨僧就可以带领僧团,能够带领整个佛教界以及佛学界能够看清楚真正的成佛之道是如何。也因为这样子,就可以来利益众生,这样子才能够让佛陀真正祂唯一的大事因缘能够圆满。所以说希望大家对于平实导师在这本《宗通与说通》以“五时三教”这样的判教内容来贯通整个成佛之道的这样一个判教内容,能够信受,也能够理解,也能够仔细地比较一下——跟其他人所说的成佛之道能够进行比较,能够有所抉择。

平实导师祂最后也说,如果他的判教跟其他的诸方大师所说如果完全相同的话,他根本不用写这一本书;因为写这一本书,就是因为他所判的教是因为他实证了佛法的内容之后,他发现这些内容跟诸方大师所说不同,所以判教的所见当然也就不同,所以他才必须来写这本书。可是如果说判教是跟其他大师是相同,那他又何必再写这本书呢?因为只有这本书能够以实证者真正所实证的内涵,来开显真正的成佛之道,所以才有必要来写这本书。而且在写这本书的时候,里面举了非常多一些大师的名称直接指出来;指出诸方大师不是为了要诤胜,而是希望能够利益一切的众生;可是因为我们节目的限制,所以我们不会在讲说里面指出其他人的名讳。可是如果你想了解这个详细的内容,请各位菩萨把《宗通与说通》这本书拿出来,当你仔细阅读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到真正详细的内容。

至于后面本书的详细内容,就由正觉教团其他诸亲教师再来跟各位详细的地解说,欢迎大家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15 |显示全部帖子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三集总释宗通与说通——证第一义谛(一)

正光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这一次正觉教团电视弘法所要讲的系列主题,仍然是以三乘菩提为中心所衍生出来的系列主题,也是延续以前的三乘菩提纲要,以及念佛法门之后而有的系列主题。这个系列主题名为“成佛之道”,是佛弟子们在修学佛法过程中,应该勤求明心见性以及悟后宗门的通达,然后藉着宗通而入教门以及出教门,了知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道理。也就是了知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都是由共业有情的真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变现出来的;以及一切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包括了世间法、出世间法、世出世间法——都是由八个识和合运作而有的,也就是诸法是由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末那识以及第八识和合运作后,吾人才能了知诸法的存在,以及了知诸法存在之下生、住、异、灭的现象,而为吾人所受用。又从宗门而入教门,发起了说通的智慧,它包括了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以及从宗门出教门所做的弘法利生以及护持正法事业的福德,就可以不断地累积自己的智慧与福德,而迈向佛所说的成佛之道,于三大无量数劫后,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利乐有情无有穷尽。

这个成佛之道系列主题,是以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为教材,它包括了宗通与说通概说以及详细的内涵,然后出来弘法利生,不断地为众生说法,不断地简异辨邪,不断地摧邪显正,让众生了知正法与邪法的差异处,并叙述了佛菩提道上各宗各派的内涵与叉路,避免有情误入歧途,而多走了冤枉路;最后总结:宗门与教门不可相离,也就是宗门不离教门,教门不离宗门,它们是互相依存的,不可须臾离,如果能够清楚了知整个佛菩提道的次第与内涵,未来就可以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由此可知,宗通与说通在佛菩提道上占有相当的地位及重要性,它是一切学人进入佛菩提道的基本门坎,有了它才能进入佛菩提道内门修六度万行,未来才有可能成就佛道。因此,学人应该了知宗通与说通实际内涵与次第,应该在这里用心,未来在佛菩提道上才有可能成就;否则永远在外门修六度万行,永远进不了内门修行,更不用说未来可以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

这个系列主题是由多位亲教师来为各位菩萨详细解说,希望各位菩萨在佛菩提道上能够很迅速、很清楚、很有次第性地了知成佛之道的内涵,藉由往昔所培植的善根,能够接触真善知识,而不是假名善知识,跟随真善知识修学正法,藉着真善知识所说的法教,以及护持真善知识弘法利生的事业,不论是在台前或幕后,不论是出钱或出力,未来就有机会悟入佛菩提而明心见性。并且于明心见性后,藉着宗门与教门的通达,增上慧学不断地增上,不断地护持和弘扬世尊的正法,以及不断地摄受众生所培植的福德,于未来无量劫后成就自己的清净庄严佛国净土,以及成为福慧的两足尊。

接下来开始进入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这本书的实质涵。请各位菩萨翻开《宗通与说通》课本第17页“第一章、概说”,“第一节、总释宗通与说通——证第一义谛”。

在解说宗通与说通之前,先解释宗通与说通这个“通”字的意涵。通就是通达,也就是对某个法通达;能够对某个法通达的人,或者成为专家的人,在世间法名为“达人”;这样的达人可分为:世间法的达人、出世间法的达人以及世出世间法的达人。

首先谈的是世间法的达人。譬如某人对烹饪有专长,大家认定他的烹饪技术很好,没有人可以赶得上他的烹饪技术,所以美誉他为“烹饪达人”。又譬如有人对艺术有专长,如毕加索、梵高等等,长久以来在国际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为世人所公认最顶极的艺术家,所以被世间人称为“艺术达人”。又譬如音乐达人、游戏达人、理财达人等等,这些人在音乐上、游戏上、理财上非常通达,无人可以相比,所以称之为某某达人。

又譬如世间法有一种达人名为“房中术达人”,那就是坦特罗佛教、也叫作谭崔的无上瑜伽,因为无上瑜伽所说的内涵,就是要与女信徒性交。为什么?因为有一位名满国际的坦特罗佛教行者,就在他的书上公开这么写着:

【印度大师佛智所撰《文殊圣语》提到,吾人的身体结构和四大,即使是在凡夫的层次,在睡觉、打哈欠、昏厥和性高潮的时候,也会自然经验到明光的微细层次。这显示我们自身具有可以进一步探索的潜能。在这四种状态中,进一步发展的最佳机会是性交。虽然我使用“性高潮”这个普通名词,却不是指一般的性行为,而是观想与明妃交合的经验,藉以融化顶轮的四大,并且回转其过程。这种修行的先决条件是不可漏精。根据《时轮本续》的说明,漏精对修行的伤害非常大。因此,即使在梦中也不可以漏精。密续描述了各种克服漏精的方法。这与律藏的规定冲突,律藏规定出家众的行为准则,允许梦遗,因为这是超乎控制的;但是密续却认为梦遗是犯戒的。】

从这位坦特罗佛教行者说法可知,他们所谓的无上瑜伽,原来就是要与女信徒性交,而且在性交的时候不可以漏精;如果在性交的过程中漏精,那就犯他们所谓的戒律,与释迦世尊所说的戒律完全相反,更是违背释迦世尊在《楞严经》所说的“四种清净明诲”之一的“不淫”。也难怪坦特罗佛教行者就在此等淫秽法中竭尽心思,以及用尽种种房中技巧,就是不断要与女信徒性交,要保持性高潮不漏精。因此,坦特罗佛教(又名谭崔)之行者,对于男女房中术的技巧非常专精,堪称为“房中术达人”。然而这样的男女淫秽的事,与清净的佛教无关,却被冠上佛教的一支,不仅使佛教蒙羞,而且也使得善良的妇女受到性侵害;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将此等淫秽的坦特罗佛教驱除佛门之外,不要让他们再戕害佛教,以及对善良的女性加以性侵害。

但是不论是烹饪达人、艺术达人乃至房中术达人等等,都是在世间某一个法上有专长,仍属于有为法;既然是有为法当然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由于世间人大多在世间法用心,不以出离三界为标的,因此常为现前的境界所迷惑,不知道所知所见都是真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变现出来的,因此沉迷于如来藏所变现的境界中,造下无边的善业与恶业,在六道中不断地轮回。

出世间法有二乘的声闻与缘觉两种,也各为达人之美称。例如声闻初果人,他如实现观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虚妄,不再将蕴处界当作真实我,因此断除了三缚结——我见、疑见、戒禁取见,成为声闻初果人;所以声闻初果人不再将蕴处界当作真实我,对出世间法有了少分的通达,可以称为声闻初果达人。这样的声闻初果达人死后可以欲界天、人间七次往返,究竟解脱,不再轮回生死。又譬如,声闻初果进而薄贪瞋痴成为声闻二果,对出世间法有了多分的通达,可以称为声闻二果达人;于舍寿后可以欲界天、人间一往返,究竟解脱,不在三界现身意。又譬如声闻二果,断尽五下分结成为声闻三果人,对于出世间法有了多分的通达;于临命终时往生色界天,不再回到人间,在色界天究竟解脱而入无余涅槃。又譬如声闻三果人,断了五上分结成为声闻四果的阿罗汉,对出世间法有了满分的通达,可以称为声闻四果达人;于临命终时愿意自我消失,愿意灭尽自己的蕴处界,不在三界现身意而入无余涅槃。然而声闻的四果才是声闻最顶极、最究竟的达人,因为他们断了我见、我执、我所执,舍寿后愿意灭尽自己,灭尽自己的蕴处界而入无余涅槃,不再出生三界,永离生死的轮回。既然声闻人有四种达人,以此类推,二乘的缘觉乘也有四种达人,那就是:缘觉初果、二果、三果、四果达人。此中缘觉最顶极的四果达人,也如声闻四果阿罗汉一样,都是断了我见、我执、我所执,舍寿后可以入无余涅槃,不再出生三界。

然而,不论是声闻或缘觉四果的达人,他们都是在蕴处界作观行,不再认定蕴处界为真实而入无余涅槃,可是这样的达人,仍然不是最究竟的:一者、他们生前根本不知道无余涅槃本际在哪里;二者、于舍寿后愿意将自我消灭,灭尽自己的蕴处界而入无余涅槃,请问他有证涅槃吗?根本没有证涅槃!因为愿意灭尽自己的蕴处界,无有一法出现,只剩下真心如来藏独存,处于非常寂静的境界,哪有证涅槃?所以说,二乘人不是佛所说最究竟的达人。

接下来谈的是世出世间法的达人,那就是菩萨五十二阶位的达人。哪五十二阶位?就是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

十信达人就是十种不同对佛开示产生信心的达人,由于十信位的菩萨对于佛的开示始从初信对佛开示有了信心,乃至到十信圆满具足信心,而成为十信达人。由于圆满十信位,对佛的开示具足信心后转入十住位,成为另外十种不同阶位的达人。

譬如在初住位开始布施,乃至六住圆满后转入七住,透过参禅的方式而明心见性,成为明心的菩萨,亦名七住菩萨。正如《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一所说:

【诸善男子!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修行十信得入十住,是人尔时从初一住至第六住中,若修第六般若波罗蜜,正观现在前,复值诸佛菩萨知识所护故,出到第七住,常住不退。自此七住以前名为退分。】(《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一)

也就是说,菩萨从十信达人转入十住位,从初住开始布施,二住位持戒,乃至六住位修学般若圆满,转入七住,依照善知识教导参禅的正知见去参禅,于因缘成熟时一念相应慧,正确的观行现在前,找到真心,也就是找到禅宗所说的“本来面目”、“佛法大意”。七住菩萨可以现前观察祂的运作分明显现,没有不显现的,因此明心的七住菩萨也可以称为七住达人。菩萨圆满七住后转入八住,努力不断地修集福德、智慧与定力,由八住、九住而转入十住。在十住位中,透过看话头的功夫,也就是看住话的前头,并将话头的变化及差异看得清楚,于定力、福德、智慧的圆满之下,一念相应慧,用父母所生肉眼看见自己的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幻,成就“如幻观”,圆满十住,成为十住菩萨,亦名十住达人,乃是十住位最究竟的达人。十住菩萨眼见佛性,如幻观成就后转入十行位。

所谓十行位,就是十种具足菩萨种性的阶位,也就是十种不同菩萨种性的达人。并于初行位乃至十行位次第圆满后,成就“阳焰观”,现观能取六尘的心犹如阳焰一般虚幻不实,成为十行位最究竟的达人。十行圆满阳焰观后,转入十回向位。

十回向位就是十种不畏艰难去摧邪显正、去救护广大众生的阶位,能够这样去摧邪显正,去救护众生,未来就可以发起圣性而进入十地,也就是十种不同道种性的达人;并于十回向圆满以后,成就“如梦观”,现观过去无量世所行种种自利利他的菩萨行,犹如梦中所作的一切事情一样,成为十回向位最究竟的达人。十回向菩萨成就如梦观后,也完成了佛菩提道第一大阿僧祇劫,而转入十地。

十地就是十种修无生法忍而成就道种智的阶位,也就是十种不同圣性的达人。然而每一地都有入地心、住地心、满地心三种不同阶位:入地心是指刚开始转入此阶位的菩萨;住地心是指能够安忍及安住此阶位的菩萨;满地心是指圆满成就这个阶位,而且完成一种现观的菩萨,也是该阶位的达人。譬如初地的入地心菩萨,就是由十回向位完成如梦观后转入初地,这样的菩萨名为初地的入地心菩萨。由于初地的入地心菩萨能够安忍、安住于初地的境界,名为初地的住地心菩萨。初地满地心菩萨,是指能够圆满初地应有的无生法忍、福德及定力,而且完成一个现观,名为“镜像观”后,成为初地的满地心菩萨,这样的初地满地心菩萨才是真正的初地达人。这样的菩萨是慧解脱的初地菩萨,他可以入无余涅槃但不入无余涅槃,为了继续修学无生法忍的道种智,故意留惑润未来生而转入二地。同样的道理,二地、三地……乃至七地的菩萨,都有入地心、住地心、满地心之分,分别完成“光影”、“谷响”、“水中月”、“变化所成”、“非有似有”、“如乾闼婆城”现观,成为二地、三地……乃至七地满地心的菩萨,亦名二地、三地……乃至七地的达人。当七地菩萨完成如乾闼婆城现观后,也完成了佛菩提道的第二大阿僧祇劫。

然而七地菩萨能够念念入灭尽定的缘故,心非常非常的寂静,就想要入无余涅槃;这时佛知道了,为了使七地满心菩萨继续成就佛道,不让他入无余涅槃,于是出现在这位七地菩萨的面前,传授一个非常殊胜的三昧,叫作“引发如来无量妙智三昧”。这个三昧胜过菩萨以前所修学的种种三昧,因此七地菩萨乐于修学而不入于涅槃,转入八地,成为八地的入地心菩萨,因而进入佛菩提道的第三大阿僧祇劫。同样的道理,八地完成于相于土自在,九地完成四无碍辩,十地成就大法智云,成为八地、九地、十地达人。

完成十地满心之后,进入等觉位。在这个阶位百劫修相好,无一时非舍身时,无一处非舍命处,只要众生有所需求,不论是内财或者是外财统统布施出去,一一满足众生的所需。这样整整一百劫的布施,圆满了佛菩提道所需最后的福德,因而上生天上,于天上不断地广度众生以及安排自己未来成佛所需要的因缘,并于因缘成熟时诞生人间,一手按地明心,夜睹明星而眼见佛性,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完成佛菩提道所需的第三大阿僧祇劫。像这样四智圆明的究竟佛,没有人可以超过祂,所以成为世间法、出世间法、世出世间法以及一切众生最究竟的达人。

由上面说明可知,能够通达世间法、出世间法、世出世间法的人,这样才可以称为最究竟的达人,这样的达人就是佛。然而要成佛,最重要就是要明心见性,这是成佛的最基本门坎;若无此基本门坎,永远在外门修学佛法,永远进不了内门修行。因此,学佛人要弄清楚,进了佛门究竟要当哪一种达人:是当世间法的达人呢,还是要当出世间法的二乘达人,或者是当世出世间法的达人。如果你喜欢当世间法的达人,就会在六道里不断地轮回,不断地生死,根本无法出离三界。如果你发愿当出世间法的二乘达人,我们也随喜,虽然你在世的时候能够利益极少数有情,可是随着你的舍寿入无余涅槃,不在三界现身意,永远也无法再利益广大的众生了。如果你发愿当世出世间法的达人,后学在此赞叹,因为世间多了一个能够利益广大众生的菩萨,是为众生所谓的真善知识,众生有福了!不仅未来可以成为真实义菩萨,而且无量劫后还可以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可以利益广大无量无边的众生。所以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要好好思惟,入了佛门究竟要当哪一种达人,如果能够作最正确、最究竟的选择,这才是真正的有智慧的人啊!

限于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讲到这里。下一集将继续讲解“概说第二集”,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16 |显示全部帖子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四集总释宗通与说通——证第一义谛(二)

正光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前一集已说明宗通与说通这个“通”字的意涵,通就是通达,也就是对某个法通达;能够对某个法通达的人,或者称为专家的人,在世间法名为达人。这样达人可分为世间法、出世间法以及世出世间法的达人;世间法的达人包括了烹饪达人、艺术达人乃至房中术达人;在出世间法的达人包括了二乘解脱道声闻、缘觉四果达人;在世出世间法的达人包括了菩萨五十二阶位的达人,唯有佛对世间法、出世间法、世出世间法最究竟,所以世出世间法最究竟的达人是佛,没有人能够超过祂。

然而有一位坦特罗佛教(又名谭崔)之行者却说:上师的成就高于佛。这是很荒唐的一件事。他这么说:“如何仰赖精神上师?仰赖精神上师的最好方式,就是藉由他的神秘特质,和他对你心识生活有益的功能,来进行沉思观想……‘五道次第’说:拥有佛陀自身的众生,会迈向完美圆满境界,但是,众生自身的上师比佛陀更慈悲,因为他都亲自给众生口头教诲。想想你的上师,他比你过去、现在及未来诸佛还要更加慈悲。”

如此可知,这位坦特罗佛教的行者说法非常荒唐、非常离谱,因为在经论中都是这么开示:“天上天下无如佛,十方世界亦无比,世间所有我尽见,一切无有如佛者。”这也是说佛是无上正等正觉者,没有一个众生的福德、智慧、禅定、慈悲等等超过佛。可是这位坦特罗佛教行者却颠倒去说,说上师比佛陀更慈悲,这样说法名为恶说,名为谤佛,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无量苦,这有经典开示如下: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此二人,于如来众而兴诽谤。云何为二人?谓非法言是法,谓法是非法,是谓二人诽谤如来。”“复有二人不诽谤如来。云何为二?所谓非法即是非法,真法即是真法,是谓二人不诽谤如来。是故,诸比丘!非法当言非法,真法当言真法。如是,诸比丘!当作是学。”】(《增一阿含经》卷九)

经中已开示,不应该将佛的正法说成非法,将不是佛法或者外道法说是正法;因此佛弟子们在修学佛法当中,应该如实陈述,正法就是正法,非法就是非法——或者是非法,或者是外道法,本来就不是佛法——这样才不会成就谤佛、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无量苦。

既然已经知道“通”的意涵,接下来要进入宗通与说通的内涵。请各位菩萨翻开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课本第17页第3行,书上这么写着:“本书所谓通者,非谓世俗神通,乃谓宗门意旨之通达,以及教导众生第一义谛之教法已经通达;乃谓第一义谛般若之通达,又名法通,非谓三界世俗有为之神通也。”

既然书目名为《宗通与说通》,当然整本书的主轴不能离开宗通与说通的真实内涵,但是众生本来就颠倒,喜欢有境界的神通法门,不喜欢本来就没有境界的智慧法门;因此在讲述宗通与说通之前,当然要将神通加以详细说明。世俗所谓的神通,乃三界中众生意识境界分段入出之法,它在整个佛菩提道上虽然也属于佛菩提道上的一部分,但是它占整个佛菩提道很小很小的一部分。虽然佛弟子们在适当的时机也要修神通,譬如在戒慧直往的菩萨在三地快满心的时候才修,但是绝大部分菩萨不在神通用心,反而在智慧法门用心,也就是在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用心;因为佛菩提道所注重的是没有境界、属于无为法的智慧法门,而不是有境界、属于有为法的神通。基于如此,分三点来加以说明。

首先要谈的是,神通是依附意识而有,而意识是被生的法,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既然意识是生灭法,依附意识而有的神通当然更是虚妄法。为什么意识是被生的法,是生灭法,当然要加以探讨,以免被恶知识误导而多走了冤枉路。

佛在《中阿含经》卷五十四开示如下:“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经文里说眼根与色尘相接触后出生了眼识,眼识能够分别色尘之青黄赤白之显色;耳根与声尘相接触后出生了耳识,耳识能够分别声尘;乃至意根与法尘相接触出生了意识,意识能够分别法尘,祂不仅能作前五识的粗相分别,也能作前五识所不能作的细相分别,因而让众生了知现前境界,让众生受用。由经文开示可知,意识乃是意根、法尘相接触后,才由真心如来藏流注意识的种子,才有意识的出现;所以意识是所生法,是生灭法,如来藏才是能生法,才是常住法。因为意识的出现了,才有吾人所受用的诸法境界出现,才能够与人互相沟通。由此可知意识是被生的法,不是自己能够出生的法;既然是被生的法,当然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因此,如果有人主张“意识却是不灭的”,你就知道他真的不懂佛法;如果出自于出家人口里,那是误导众生的大恶业,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无量苦。

此外,意识不管是粗意识、细意识都是意根、法尘相接触而有、而出生的法。正如经中开示:“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杂阿含经》卷九)也就是说,小如细菌所具有极微劣的意识,或者人间具有的五俱意识、独头意识,乃至于无色界最微细的非想非非想天的意识,仍然是意根法尘相接触而有的法,是被生的法,是生灭的法,不是常住法。因此,如果有人主张“意识细心就是常住法”,或者有人主张“意识细心、意识极细心就是真心”,乃至有人主张“第七意识、第八意识就是佛所说的真心”,你就知道那是不如法的,不是正确的说法。又譬如有人主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是真心”,或者有人主张“对境不分别但了了常知就是真心”,仍然是意识心所摄,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

第二、神通是境界法。为何神通是境界法?如经中的开示:“意识者,境界分段计著生。”(《楞伽阿跋多罗寳经》卷二)佛开示,意识乃境界法,因此依附意识而有的神通,当然更是境界法;如果没有意识存在,神通根本发不起来。譬如三明六通的阿罗汉,为了摄受或降伏有缘的众生等等,示现神通,上升天上,上身出火,下身出水,或者有时变化成上身出水,下身出火;然而要示现神通都要透过意识的作意及加行配合,才能从如来藏流注意识种子,才能使神通出现,如果没有意识的配合,它是无法出现的。因此神通是依附意识而有的,本身是境界法不是常住法。虽然神通可以做种种神变,让人羡慕不已,可是仍然敌不过菩萨没有境界的智慧法门。所以,神通不是菩萨主要修行的项目而是选修,菩萨主修的项目是智慧法门,神通乃是菩萨修学佛菩提道的副产品。所以在《景德传灯录》有一则公案如是记载着:

【时有西天大耳三藏(法师),到京云:“得他心慧眼!”帝敕令与国师试验。三藏才见师,便礼拜,立于右边,师问曰:“汝得他心通耶?”对曰:“不敢!”师曰:“汝道老僧即今在什么处?”曰:“和尚是一国之师,何得却去西川看竞渡?”师再问:“汝道老僧即今在什么处?”曰:“和尚是一国之师,何得却在天津桥上看弄猢狲?”师第三问,语亦同前。三藏良久,罔知去处。师叱曰:“遮野狐精!他心通在什么处?”三藏无对。】(《景德传灯录》卷五)

说明如下:【有从西边来的大耳三藏法师,来到唐朝的京城长安,自称有他心通,唐肃宗令慧忠国师对大耳三藏法师勘验,勘验他是否有他心通。大耳三藏法师看见慧忠国师后便礼拜,礼拜后就在慧忠国师右边站着,慧忠国师便问大耳三藏法师:“你有他心通吗?”大耳三藏法师谦虚地说:“不敢!”慧忠国师问:“你说说看,老僧现在在什么处所?”大耳三藏法师曰:“和尚您是一国之师,为什么现在在西川去看划龙船比赛?”慧忠国师再问:“你说说看,老僧现在在什么处所?”大耳三藏法师曰:“和尚您是一国之师,为什么现在到天津桥上观看及逗弄猢狲?”慧忠国师三问:“你说说看,老僧现在在什么处所?”大耳三藏法师再次发起他心通,观察慧忠国师良久,久久无法回答。慧忠国师早知道大耳三藏法师无法回答,便骂:“你这个野狐精!他心通究竟到哪里去了?”】

从内文可知,慧忠国师刚开始为了让大耳三藏法师自己承认有他心通,以及避免大耳三藏法师被问了以后,因为无法回避、无法回答而用种种理由来规避,因此先发问让对方建立自己的宗旨而无法回避,便问:“你有他心通吗?”这时大耳三藏法师不知慧忠国师的用意,便傻傻的回答“不敢”。接着慧忠国师故意起意识心行到西川去看划龙船比赛,便问大耳三藏法师。大耳三藏法师回答正确无误。这时慧忠国师知道大耳三藏法师有他心通,由于小心谨慎的缘故,再一次确认大耳三藏法师是不是真的有他心通,再一次起意识心行到天津桥上逗弄猢狲,再问大耳三藏法师。大耳三藏法师再次回答正确无误。这时候慧忠国师确定大耳三藏法师的确有他心通,因此将心安住在没有境界的真心中,不起任何心行,反问大耳三藏法师:“现在老僧究竟在哪里呢?”这时大耳三藏法师再次运用他的他心通,却久久无法了知慧忠国师现在的心行,最后挨了慧忠国师的骂:“你这野狐精!他心通究竟到哪里去了?”

从上面可知,意识心有种种心行,祂的出现就会有种种境界出现;如果有他心通的人,便可以观照他人心行,说出他人现前境界,就会让人崇拜不已;如果广作宣传,便会门庭络绎不绝,名闻利养也就跟着来了。可是有他心通的人遇到明心的菩萨,便在菩萨的面前做不了手脚,而被菩萨拈得一无是处。同样的道理,大耳三藏法师虽然有他心通,可是却无法了知慧忠国师安住在真心境界里,安住在没有境界的境界中,使得大耳三藏法师无法了知慧忠国师的心行,而挨了慧忠国师的骂。由此可知,神通是有境界,是有境界法,虽然可以作种种神变,让众生崇拜不已,可是仍然敌不过菩萨没有境界的智慧法门。因此有智慧的学人,不应该以神通自居、以神通为荣,应该以没有境界的智慧法门为依归,以免障碍自己的佛菩提道修学。

第三、神通是有出有入之法。既然神通是依附意识而有,当然是有出有入之法,譬如在五位必断,也就是在睡着无梦、昏过去了、正死位、无想定及灭尽定,意识一定断。当你入睡了,处于睡着无梦的状态意识就断了,意识断了神通也就不见了,须待隔天天亮了意识才会醒来,才有办法示现神通,所以在入睡时意识以及神通是有出有入的法:出就是睡着了,意识断了,神通不见了;入就是醒了,意识出现了,神通也就跟着出现了。同样的道理,当你中暑而昏过去了,意识也断了,神通也就不见了,唯待色身稍微康复了,意识才会醒来,神通才有可能出现。所以神通是有出有入的法,不是究竟法。又譬如在正死位,正在死亡的阶位意识一定断了,正如佛在经中开示:“是命终时意识将灭。”意识灭了,神通就无法出现,于中阴身成就后意识才会再度出现,才有中阴身的小五通出现,可以看见有缘的父母;然而中阴身七七四十九天内,一定会去投胎,投胎后意识也就断了,中阴身的小五通也就不见了。所以神通在正死位还是会灭的,在投胎后也就不见了,所以它是有出有入之法。

此外,就算你有神通还是敌不过业力。在经中曾记载,有四个外道都有神通,当他们知道自己的寿命仅剩下七天的时候,想逃避业力的果报,所以都示现神通躲起来,分别躲入海中、须弥山中、虚空中及城市中;但是业报来了,这四个外道还是躲不掉,死了。由此可以告诉我们,神通是敌不过业力的,该受报的时候,任你有广大的神通,任你有种种神变,还是逃不过,仍然要受报。

此外,在无想定、灭尽定亦复如此,意识还是会灭的。也就是说,意识进入无想定、灭尽定会灭的,意识断了神通也就不见了,唯待出了无想定或者灭尽定,意识才会出现,神通才有可能出现,所以神通是有出有入之法。此外,无论你神通多大,还是敌不过现代的麻醉剂。所以在重度麻醉下,意识断了神通还是会灭的,唯待麻醉剂消退了,意识才会渐渐出现,神通才有可能出现。

由此可知,神通是有出有入之法,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既然神通是世间有为法,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以修学神通为标的,应该以修学智慧法门为主。在经中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可以为大家说明。有一天维摩诘居士生病了,世尊遣十大弟子去探病。可是十大弟子没有一个人愿意去探病,虽然佛的十大弟子之一,而且贵为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也不敢去探病,反而是由文殊菩萨去探病。由此可知,佛法应该在智慧法门用心,而不是在神通用心。

虽然菩萨也要修学神通,但不是这时候修学,如果属于戒慧直往的菩萨,就在三地快满心的时候才修四禅八定、四无量心、五神通,这有经典为证。《大方广佛华严经》开示如下:“菩萨行大海,难动不可尽,发心出世间,得入于初地,二地净持戒,三地修诸禅……”(《大方广佛华严经》卷二十七)

经中已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菩萨在三地快满心的时候才修四禅八定、四无量心、五神通;因为三地快满心的菩萨有大福德,有大智慧,所以修四禅八定、四无量心、五神通时,鬼神或天人无法干扰你。为什么?一者、未到三地快满心的时候,因为你有神通,鬼神知道了会要求你替他办事,如不办事,他就会一直干扰你,直到你替他办事为止;然而一旦替鬼神办事,鬼神就会一传十、十传百,都会要求你替他办事,到那时候你只有替鬼神办事,根本没有时间修行了。二者、当你修“慈无量心”的时候,初禅天主的宝座会震动,表示有人将取代他成为新的初禅天主;这时初禅天主会担心他的宝座不保,就会观察到底是谁在修慈无量心,知道了以后就会干扰你的修行,让你无法修慈无量心。因此,菩萨修慈无量心时,心中要起想及告知初禅天主,自己修慈无量心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初禅天主宝座,并不是要取代他,而是为了度广大的众生而修慈无量心,请他放心。能够这样,初禅天主就不会担心他的宝座被人抢走,也就不会干扰你的修行。同样的道理,修“悲无量心”、“喜无量心”、“舍无量心”时,菩萨心中也如是起想及告知诸禅天主,并不是要取代他的宝座,这样诸禅天主就不会干扰你,也就不会有修行的障碍出现了。

综合上面分析可知,神通乃三界中众生意识境界分段入出之法,它是依附意识而有的法,本身是境界法,在五位——睡着无梦、昏过去了、正死位、无想定、灭尽定以及重度麻醉下,意识是会灭的,意识灭了神通也就无法现起;所以神通是境界法,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因此,菩萨在修学佛菩提道上,是以修学智慧法门为标的,而不是以修学神通为标的。能够这样观察才是有智慧的人,能够这样修学才不会障碍自己的佛菩提道修学。

限于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讲到这里。下一集将继续讲解“概说第三集”,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19 |显示全部帖子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五集总释宗通与说通——证第一义谛(三)

正光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前一集已说明,神通是三界中众生意识境界分段有出有入之法,它是依附意识而有的法,乃是境界法,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因此佛弟子们在修学佛法当中,不应该注重有境界、有生灭、有为法的神通法门,而是应该注重没有境界、没有生灭、属于无为法的智慧法门;能够这样修行才是有智慧的佛弟子,才不会在佛菩提道上走上叉路,而与佛菩提道越走越远。

接下来,这一集继续谈的是“神通无关证悟”,请各位菩萨翻开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课本,第17页倒数第6行,书中是这么写着:“复次,神通无关证悟,是三界中世俗境界故,无关般若故。”为什么神通无关般若,有必要加以说明。

在二乘的解脱道上,不论是声闻或缘觉,都是观察蕴处界虚妄以后,断了我见、我执、我所执而成为四果人;又声闻四果人分为三种阿罗汉,也就是三明六通的阿罗汉、俱解脱的阿罗汉、慧解脱的阿罗汉:三明六通的阿罗汉不仅有四禅八定,而且还有三明六通,譬如目犍连尊者;俱解脱的阿罗汉他有四禅八定,但是没有三明六通,譬如莲华色比丘尼;慧解脱的阿罗汉,既没有三明六通,也没有四禅八定。可是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三种不回心的阿罗汉舍寿后,都可以入无余涅槃而不在三界现身意,他们究竟是用什么入涅槃?是用禅定入涅槃呢,或者用神通入涅槃,还是用智慧入涅槃?单单这一点很值得大家探讨。以下分为两点来加以说明。

第一,如果是用禅定或者用神通入涅槃,那么慧解脱的阿罗汉根本无法入涅槃,因为慧解脱阿罗汉既没有禅定也没有神通,根本无法入涅槃;可是佛明明说慧解脱阿罗汉可以入无余涅槃,由此可知:这三种阿罗汉都是用智慧入涅槃,而不是用禅定或者用神通入涅槃。而且入了无余涅槃以后,不管是三明六通的阿罗汉、俱解脱的阿罗汉或者慧解脱的阿罗汉,他们的解脱境界都是一样没有差别——只剩下无余涅槃本际存在,处于没有见闻觉知、极寂静的境界中。

第二,如果阿罗汉是用禅定或神通入无余涅槃,分明违背《心经》的开示。为什么?因为经中开示:“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卷一)经中已经很清楚地、明白地告诉我们,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是没有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的;如果阿罗汉是用禅定或者用神通入涅槃,显然无余涅槃还有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存在,分明与《心经》所说的完全颠倒;因为《心经》所说的无余涅槃是没有蕴处界的,是没有见闻觉知的境界,它处于极寂静的境界中;如果无余涅槃还有任何一法存在,那表示无余涅槃不是处于极寂静的境界。由此可以证明:三种不回心的阿罗汉都是用智慧入涅槃,而不是用禅定或者用神通入涅槃。

综合上面可知,不管是三明六通的阿罗汉、俱解脱的阿罗汉、慧解脱的阿罗汉,都是用智慧入涅槃,而不是用禅定或者用神通入涅槃。声闻既如是,缘觉亦复如是,也是用智慧入涅槃,不是用禅定或者神通入涅槃。

在大乘佛菩提道上,尤其是戒慧直往的菩萨,特别注重般若智慧法门,而不注重禅定或者神通法门;因为菩萨都是在般若智慧上用心,也就是在总相智、别相智、道种智用心,唯有在三地快满心的时候才修禅定与神通。这里有两个例子,可以充分说明佛菩提道上特别注重般若智慧法门,而不是禅定或者神通法门。

第一个例子是古时候的黄蘗禅师,他是禅宗公认的证悟者,内容如下:【昔日黄蘗和尚路逢异僧同行,乃一罗汉。天台,值江涨,不能济,植杖久之。异僧以笠当舟,登之浮去。黄蘗指而骂曰:“这自了汉,我早知汝,定捶折其胫。”异僧乃叹曰:“道人猛利,非我所及!”】(《古尊宿语录》卷四十八)

解释如下:有一天,黄蘗禅师在路上遇见一位奇特的僧人,这个僧人是个阿罗汉,而且是有神通的阿罗汉,黄蘗禅师与这位阿罗汉一同前往天台。到了天台刚好碰上江水上涨,无法渡过,由于没有船可以渡江,黄蘗禅师就倚着拄杖站立良久。这时这位阿罗汉,将自己戴的斗笠丢在江边,踏在斗笠上,把它当作船浮江而过;到了半路,就向黄蘗禅师招手过江。黄蘗禅师看了,指着他骂:“你这自了汉,如果我早知道你是个自了汉,我一定用拄杖打你,并扭断你的小腿。”这位阿罗汉听了以后,乃赞叹说:“这位菩萨根性猛利,不是我所能到达的境界啊!”

从上面可知,这位具有神通的阿罗汉,遇到江水大涨,只顾得自己得渡,所以将斗笠当船而过江,却免不了挨黄蘗禅师的骂;而且这位阿罗汉被骂了也没有生气,反而赞叹黄蘗禅师。为什么?因为这位阿罗汉知道,黄蘗禅师是位证悟般若的菩萨,也是一位弘法利生、自利利他的菩萨,与他只求自度完全不一样,被骂后非但不生气,反而发出赞叹声,赞叹黄蘗禅师说:“道人根性猛利,不是我所能到达的境界啊!”所以说,佛菩提道所重的是般若智慧,不是禅定,更不是神通。因此可以证明:神通与般若智慧无关。

又譬如有一位坦特罗佛教大法王,被人通缉后现在化身为某某佛第三世,自称是历史上第一个获得最多顶尖大法王、仁波切们认证及祝贺的佛陀,自称是历史上第一个获得认证地位最高的古佛;他曾主张以神通境界为禅门三关的修证,以神足通之穿墙入壁为过重关。这样的说法,如果你是在吃饭的时候听了,后学保证你一定喷饭。试问:你会相信这样的佛陀吗?佛陀还需要人们认证吗?想必在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一定不会相信,因为你们都是有智慧的人,有能力也有智慧去判断这样的说法,真的不如法。

第二个例子是九峰道虔禅师,曾为石霜庆诸禅师的侍者,于石霜庆诸禅师迁化后,大众推举首座担任住持,九峰道虔禅师对大众说:“要先明得先师石霜庆诸宗门意旨,我才同意他担任住持。”首座问:“先师有什么宗门意旨?”九峰道虔禅师说:“其他种种我就不问了,只问一件事,如何是‘一条白练去’?”首座说:“这只是明一色边事,也就是要有禅定的功夫。”九峰道虔禅师说:“原来首座只懂得禅定的功夫,不懂得先师的宗门意旨是什么。”首座说:“你不肯我。这样好了,我点香,烟起来尚未断时,我若无法坐脱立亡,我就是不懂得先师的宗门意旨。”首座遂焚香,烟起来尚未断时,就已经坐脱立亡了。九峰道虔禅师说:“坐脱立亡的功夫你是有,可惜的是你还是不懂得先师的宗门意旨是什么。”

从上面例子可知,首座虽有禅定的功夫,已于短暂的时间可以坐脱立亡,可是他却将禅定的功夫当作是禅宗证悟祖师所证悟的般若,不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般若智慧,所以被九峰道虔禅师责备:“坐脱立亡的禅定功夫你是有的,可是先师的般若智慧你还是不知道啦!”从上面例子可以证明:禅定与般若智慧无关。既然禅定与般若无关,更不要说神通与般若有关了,如果有人主张“禅定就是般若”,或者有人主张“证得神通就是证悟”,你就知道他说错了,而且错得离谱。或者有人主张“要打坐到一念不生就是开悟”,或者有人主张“不怕念起,只怕觉迟”,或者有人主张“一念不生就是开悟”,你就知道他根本不懂佛法,而且误导众生非常严重。

从上面两个例子都告诉我们,禅定、神通都与般若智慧无关,而且佛门中也不是以神通或禅定当作证悟判定的标准,这也是佛门中的一切善知识之所共识,而且是不可推翻的共识。然而见道的人,不论是二乘见道或者大乘见道,没有神通比比皆是。譬如二乘俱解脱的阿罗汉莲华色比丘尼,有四禅八定、灭尽定的禅定功夫,没有神通,后来被强盗垂涎她的美色,将她掳走欲加以性侵害;后来目犍连尊者知道了,用神足通到莲华色比丘尼被囚禁的地方,当场传授莲华色比丘尼神足通;由于莲华色比丘尼有禅定的功夫,当目犍连尊者传授她神足通时很快就学会了,也运起神足通,与目犍连尊者一起离开囚禁的地方。所以说禅定与证悟无关,神通与证悟无关。大乘见道的禅宗祖师们,例如药山惟俨、马祖道一、南泉普愿、黄蘗希运、赵州从谂、石头希迁、德山宣鉴、临济义玄、大慧宗杲等等,都没有神通;是因为修学神通的机会还没到,他们是依照佛的施设,到三地快满心的时候才修禅定与神通,如果之前修神通,将会障碍自己的佛菩提道修行。所以,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因为证悟的祖师没有神通,而说他不是证悟的人,也不应该因为证悟祖师没有神通而轻视他。

又譬如有一位坦特罗佛教(又名谭崔)之祖师,生前既没有禅定也没有神通,死后却被人渲染成有禅定、有广大神通,而且变得很伟大,有“第二佛陀”之称,那是不诚实语,是误导众生的大妄语业。因此有一位意大利学者图奇对这样的说法产生质疑,在他的书本上这样写着:“简单地说,所有关于这个人的记载,看起来都是模糊不清,甚至是相互矛盾的。关于这个人德行的记载,关于赤松德赞以及佛教前弘期在西藏发生的故事,都披上了一层传奇色彩,其中某些细节,是在大约十四世纪时,由后人补充进去的,行文中运用了许多褒奖、歌诵性质的词语,带有很重的粉饰的痕迹……只有在佛教再次兴起之后,在人们的过分宣扬下,这位法师的形象才变得异常高大,几乎成了第二个佛陀……”这也告诉我们,这位坦特罗佛教祖师生前既无禅定也无神通,更无智慧,死后被夸大有禅定、有神通,而且被渲染成“第二佛陀”,也难怪连意大利学者都看不下去,在书上这样提出的质疑。

又譬如有坦特罗佛教行者,自称修练拙火可以获得五神通,这也是不诚实言;因为他们所说的内涵,与释迦世尊所说的完全颠倒。所谓的拙火,是在行者脐下约四指的地方,也就是在脐下二寸有与生俱来的血脉暖气,行者藉着宝瓶气控制呼吸出入,以及控制呼吸长短,以及用观想引气从左脉、右脉入中脉的生法宫,来唤醒拙火的出现;当拙火出现时伴有燃烧的火焰生起,会使身体暖和,称为灵热,这个火焰就是拙火;它由红菩提明点所生,沿着中脉渐渐上升,经过脐轮、心轮、喉轮、眉尖轮,洗净全身脉、气、明点的不净,而到达头顶的顶轮;再将顶轮的白菩提溶化,沿着中脉向下流动到达密轮,也就是男女性器官的地方,产生四种喜乐——喜、胜喜、极喜、俱生喜,当拙火练成而烧尽无明,就获得五神通。然而这位坦特罗佛教行者所用的种种方法,都是为未来“乐空双运、乐空不二”作准备,也就是透过上面的方式,再加上上半身肌肉、下半身肌肉、腰部肌肉以及提肛时不断地提与放,就在男女性高潮当中,可以让佛父的金刚杵,也就是男性上师的生殖器官持久不泄精。就在性高潮当中淫乐遍全身说之为“乐”,然后观此乐无形无相说之为“空”,这就是他们引以为荣的“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即身成佛。

可是这样的说法,完全与释迦世尊颠倒。一者,无明的消除是透过明心见性后,于历缘对境中将自己的烦恼现行、习气种子随眠以及无始无明随眠消除,不是透过脉、气、明点来消除。二者,神通的获得是要靠性障的消除而发起禅定,然后加修神通才能获得,不是靠练拙火才能获得。三者,这些坦特罗佛教所有的法义都离不开男女双身邪淫法,离不开两性交合的观念,因此坦特罗佛教的无上瑜伽就是不断与女信徒性交;也难怪坦特罗佛教主张在性高潮中淫乐遍全身当作“正遍知”,视为报身佛的境界,再将此淫乐观之无形无相说之为空,说之已证得空性成为究竟佛。然而有淫乐不离受阴,有分别不离识阴、想阴;既然有受阴、识阴、想阴,当然五阴具足;既然具足五阴,连初果都没有,还有可能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吗?当然不可能!

由此可知,坦特罗佛教说法非常荒唐,乃是将外道男女邪淫法包装成佛法混入佛门中,本质根本不是佛法。由于坦特罗佛教(又名谭崔)之行者过度地渲染,以及将印度的性力派的教义引入佛门;不仅误导众生,而且未得谓得、未证言证,佛记是人为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是一颠迦,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沈三苦海,不成三昧。”(《楞严经》卷六)所以,他的果报非常严重,学佛人不得不慎。如果学佛人修学佛法以及修集福德为先,以后成就大妄语而下堕三恶道,岂不是很冤枉吗?

然而,神通境界之高下,不仅与行者定境有关,所证的智慧有关,而且与所证的三乘无漏智之差别而有种种不同。

譬如有初禅功夫的人,乃是将欲界最粗重的男女贪断除,因而发起色界的初禅,当然会知道下地欲界里面的种种差别;所以证得上地初禅境界的人,当然知道下地境界种种境界,他可以为人解说上地及下地境界;但是有下地境界的人是无法了知上地境界,唯有透过证得上地境界的人为其解说以及自己亲证,才能真正了知上地的境界。这也是上地能知下地境、下地不能知上地境的道理。

又譬如有二人,一为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一为没有禅定但已明心见性的菩萨,虽然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以及证悟的菩萨都有解脱德,可以为人解说蕴处界虚妄的道理;可是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没有证得菩萨其他二德,也就是没有证得法身的功德,以及证得法身所发起智慧的功德;因此证悟的菩萨可以为人解说法身以及般若智慧的种种功德,而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仅能听菩萨为他解说,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因此,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在证悟菩萨面前没有说话的余地。如果这位三明六通的大阿罗汉,后来也跟着证悟菩萨一样明心见性了,也有了法身德与般若德,可是他所发起的禅定与神通功德却不是证悟菩萨所能了知,因为菩萨没有禅定与神通功德。

由此可知,法无定法,都是因为众生的根器、定力、福德与智慧有种种差别,导致在修行上有种种差别,所以有五乘——人乘、天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之分。由此可以证明,神通境界之高下,不仅与行者定境高低、所证的智慧有关,而且与所证的三乘无漏智之差别而有所不同,故有八万四千法门之称。由于众生没有正知见,不了知神通与智慧无关,常为神通所迷惑,轻视没有神通但已明心而发起般若智慧的菩萨,不知道菩萨是以般若智慧广度学人,与真善知识擦肩而过。因此智者大师说的好:“神通度俗人,智慧度学人。”

时间快到了,因此作个总结:神通是三界中有为法,是有境界法,是生灭法,与般若智慧无关;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以修学神通为标的,应该以修学没有境界的般若智慧为主,能够这样才不会障碍自己的佛菩提道修行。

限于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讲到这里,下一集将继续解说“概说”第四集,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36 |显示全部帖子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六集总释宗通与说通——证第一义谛(四)

正光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前一集说明,神通是三界中有为法,是有境界法,是生灭法,与般若智慧无关;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以修学神通为标的,应该以修学般若智慧为主,能够这样才不会障碍自己的佛菩提道修行。

接下来,这一集将继续谈的是“第一义谛的略说”,请各位菩萨翻开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课本第23页倒数第3行,书中这么写着:“三者解脱道虽共三乘,然非本书所欲讨论之主题;本书所说通者,谓第一义谛通——大乘般若空性——之宗通与说通,合先叙明。佛菩提道之宗通与说通,虽亦偶尔旁述解脱道,乃因佛菩提道之修证必定函盖二乘解脱道故,然以第一义谛中心,而宣示般若之宗通与说通。”书中已经很清楚说明,第一义谛通就是大乘菩萨证得般若空性心所行的境界,它可分为宗通与说通,是菩萨明心见性后才有两种法的通达,也就是两种法通。为什么第一义谛通就是宗通与说通?为什么佛菩提一定函盖二乘解脱道?有必要加以说明。

首先谈的是佛菩提有两个主要道,那就是佛菩提道以及解脱道。佛菩提道包括了大乘菩萨五十二阶位,是菩萨从十信位开始,经过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最后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是为第一义谛所摄。解脱道是指二乘菩提——声闻菩提、缘觉菩提,是二乘人观察蕴处界虚妄,将我见、我执、我所执断尽后,愿意自我消失而入无余涅槃,是为世俗谛所摄。因此,三乘有共与不共:共的部分是,三乘同观蕴处界虚妄,也就是世俗谛——蕴处界所含摄的解脱道范围;不共的部分是,菩萨证得第一义谛,也就是菩萨找到空性心而发起的法身德,以及因为有了法身德以后而发起的般若智慧的般若德。所以,佛菩提道所含摄的范围既深且广,它不仅包括了解脱道,而且也包括了解脱道所没有的第一义谛;因此,大乘法包含了小乘法,大乘是小乘的基础。这有经典可以证明:

【(胜鬘夫人)即白佛言:“世尊!摄受正法者是摩诃衍。何以故?摩诃衍者出生一切声闻、缘觉、世间、出世间善法。世尊!如阿耨大池出八大河,如是摩诃衍出生一切声闻、缘觉、世间、出世间善法。世尊!又如一切种子皆依于地而得生长,如是一切声闻、缘觉、世间、出世间善法,依于大乘而得增长。”】(《胜鬘经》卷一)

经中开示摩诃衍就是大乘,它包括了二乘声闻缘觉的解脱道,所以大乘是小乘的基础,这才是正确的说法。因此,如果有人主张“小乘是大乘的基础”,你就知道他说错了;如果出自于出家人口中,那是误导众生的大恶业,应该要公开忏悔才是。

接下来说明,什么是“宗通”与“说通”。《楞伽阿跋多罗宝经注解》卷三曾说:“我谓二种通:宗通及言说。说者授童蒙,宗为修行者。”解释如下:【我释迦牟尼佛有两种法的通达,那就是宗通与说通。说通就是启发佛法中的童蒙,也就是对佛法都没有正知见的人,为他们说法,为他们建立佛法的正知见,犹如白色的布一样,可以随意染成各种颜色,作为未来证悟的准备,乃至作未来成佛之准备;宗通乃是为真正的修行而说,为他们说第一义谛明心见性的法,为他们说建立第一义谛明心见性所需具备的次法,使得他们未来能够圆满具足证悟的因缘,乃至于证悟后次第修学,般若智慧日日增上,未来可以成就佛菩提果。】

从上面可知,宗通与说通是互相含摄的。也就是说,菩萨刚开始修学佛法,对佛法没有任何正知见,因此要从经典开示以及真善知识教导开示才能对佛法有了正确的认识,因此愿意跟随经典以及真善知识修学佛法,修学佛开示的第一义谛“法”与“次法”。“法”就是指明心见性,譬如明心是找到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见性是以肉眼看见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祂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等等。“次法”就是明心见性所必须具备的法,譬如要有参禅的正知见、定力、慧力、福德等等,于未来各种因缘成熟时,可以悟入佛菩提而明心见性。由于明心见性的关系有了自宗通,亦名宗通。由于菩萨明心见性找到自心如来而发起般若智慧,名为根本无分别智,亦名总相智;愿意跟随真善知识修学别相智、道种智,于宗门与教门就可以渐渐通达,由于定力、慧力、福德、愿力不断地增上,不畏惧众生恶劣评论,以及愿意丧生舍命出来为众生说法,并观察众生根器,不厌其烦为众生说相契的三乘菩提——声闻菩提、缘觉菩提、佛菩提。由于菩萨不断宣说佛的正法以及不断地摧邪显正,使得佛的正法可以永续延长两千年、三千年,乃至延续到末法最后一万年,直到月光菩萨出现于世为止。所以,菩萨明心见性后,以宗通为基础不断地为众生说相契的法,名为说通。

综合上面所知,作个小结论:所谓的宗通就是第一义谛明心见性的法,说通就是用明心见性的法来为众生说相契的法。然而佛菩提的通相有六种,那就是真实义通、得通、离二边通、不可思议通、意通、说通;其中前五项是宗通所含摄的范围,因此佛菩提的六种通相实际上就是宗通与说通。然而这六种通相的内涵,以及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将会在“第二节、宗通概说”、“第三节、说通概说”详细说明,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此外,三世一切诸佛必定圆满具足宗通与说通,而明心的菩萨仅能少分成就,地上菩萨能多分成就,然皆未圆满具足,唯有佛完全具足宗通与说通两种,说明如下。

在宗通部分,当菩萨明心了成为七住满心的菩萨,仍然需要佛菩萨及善知识的摄受,否则还是会退失菩提心,因此,佛在《菩萨璎珞本业经》曾开示:【佛子!若不值善知识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会众中有八万人退,如净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欲入第七住,其中值恶因缘故,退入凡夫不善恶中,不名习种性人。】(《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一)经中开示,净目天子法才以及王子舍利弗,在过去无量劫以前曾明心过,因为没有善知识摄受,遇到恶因缘,退失佛菩提,落入凡夫不善恶中,所以不名习种性人。由此可知,明心的菩萨仍然会退失的,无法成为七住满心菩萨。如果有人坚持“明心的菩萨不会退失”,表示他对佛法认知非常浅薄与无知,也不懂得佛法。

同样的道理,见性也是一样。见性是用父母所生肉眼亲眼看见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祂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这样的见性所行的境界是在明心之上,所以不是明心菩萨所能了知的境界。然而,菩萨眼见佛性成就十住满心而转入初行位,仍然有可能退失菩提心;因为菩萨的异生性很广、很深,一直到十回向位满心而转入初地后,才没有异生性存在,也就是成为初地菩萨以后才没有异生性存在。

那什么叫作异生性?就是在行菩萨道中,在初地之前仍有可能造下谤佛、谤法、谤贤圣的机会,导致人身不保而下堕三恶道受苦,这种能够让菩萨因为诽谤三宝导致人身不保、未来要下堕三恶道的体性,就叫作异生性。由于菩萨的异生性深且广,所以才要将近一大阿僧祇劫才能消除,一直要到初地以后才没有异生性存在,这与二乘人于见道成就初果就没有异生性截然不同。所以菩萨异生性深且广,仍然有可能退失佛菩提,唯有进入初地以后才没有异生性存在。到了初地开始修学无生法忍、学道种智,也就是修学一切种子功能差别的智慧;因此初地要修百法明门,对八识心王、五十一心所有法、色十一、二十四心不相应行、六种无为,都要一一了解去领受。也就是说,在人间必定八识心王具足,若无八识心王具足及运作,五遍行心所有法不能在人间生活存在及运作;若无五遍行,则五别境心所有法亦无法生起及运作;若无五别境心所有法,则不能了知一切法;若不能了知一切诸法,则善十一、六根本烦恼、二十随烦恼、不定四等四十一心所有法,也不可能现行及存在;若无八识心王、五十一心所有法等二位诸法和合运作,则无色十一可以让行者现前观察及领受;因为有八识心王、五十一心所有法、色十一等三位和合运作,才有二十四心不相应行存在,所谓得、命根、众同分、异生性等法,由吾人现前所了知;若无八识心王、五十一心所有法、色十一、二十四心不相应行等四位九十四法的和合运作,则无法显示六种无为,所谓虚空无为、择灭无为、非择灭无为、不动无为、想受灭无为、真如无为。由此可知,因为有八识心王等九十四种法和合运作,就有两种法出现,也就是所生法及所显法:所生法就是众生所了知诸法,以及人为施设的种种语言文字等等;所显法就是六种无为法,它只是一种现象而已,能够让众生了知有这种现象存在。由于菩萨了知一切诸法本来无生,皆是自心能取所取的功能差别,因此不再执著,使得菩萨的道业能够地地增上直至成佛为止。

有何证据而说一切诸法都是自心所显现?正如佛在《大乘入楞伽经》开示:“大慧!一切众生于种种境,不能了达自心所现,计能所取虚妄执著,起诸分别堕有无见,增长外道妄见习气。”(《大乘入楞伽经》卷四)

解释如下:【大慧菩萨!一切众生对于自己所面对的种种境界,不能了知都是由自心所显现,也就是如来藏藉由自己所生的五根身去接触外五尘,而由如来藏变现内六尘相分,因为有内相分出现,见分也就跟着出现了,再由见分去分别相分以此连接外境,所以才会有众生所了知的种种诸法、种种境界出现;由于众生不了知一切境界都是自心所显现及分别,也不知道自心自己在玩自己,因此执著种种境界为真实有,而有了能取与所取以及种种分别,就在种种分别虚妄执著下,产生了两种外道见——常见与断见:认为要利用剎那生灭不已的意识心入涅槃,这就是常见;认为一切法空,不必有真实心执持一切法种,这就是断见。因为有了常见与断见的熏习,就会增长外道虚妄见解的习气而造下后有种子,导致在六道不断轮回无法出离。】

由上面分析可知,一切境界都是如来藏所显现,一切有情都活在如来藏里,从来没有离开过如来藏,都是在如来藏表面生住异灭,从来没有接触外境,所接触的外境都是由如来藏变现出来的。既然吾人都在如来藏表面生活,从来没有离开过如来藏,所以地上菩萨要完成某一阶段证量,就需要证得某一个现观或者有意生身作为证明,譬如初地要完成镜像观,二地要满足光影观,三地要完成谷响观,乃至十地要成就大法智云才能进入等觉位。于等觉位百劫修相好,无一时非舍身时,无一处非舍命处,不管与生命有关的内财,或者与财物、眷属等有关的外财,统统布施出去,为了成就自己的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这样百劫累积福德圆满上升天上,在天上观察人间因缘成熟诞生人间,于菩提座下一手按地明心,夜睹明星而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这就是宗通具足圆满的部分。

在说通部分,有证量的菩萨可以为人解说法与次法的内涵:法的部分就是要达到的标的,次法的部分就是要达到这个标的所必须具备的条件。

譬如明心的七住菩萨,在法的部分就是要告诉学人,明心是找到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祂住于极寂静的境界中,以及祂离见闻觉知、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等等。在次法的部分,要能够明心见性,必须具足三个条件——定力、慧力以及福德:定力的部分,要有忆佛念佛的功夫,能够在二六时中都有忆佛念佛的定力;慧力的部分,对真心的正知见要如实了知,要能思惟整理及观行等;福德的部分,是指多生多劫在正法团体所培植的善行,包括出钱出力等。

又譬如十住眼见佛性的菩萨,在法的部分就是要告诉学人,是用父母所生肉眼亲眼看见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祂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等等。次法的部分是,要能眼见佛性必须具足三个条件,那就是定力、慧力以及福德:定力的部分,要有看话头的功夫,也就是要能看住话的前头,并且将念头的变化及差异都看得清楚;慧力的部分,要有熏习眼见佛性的正知见,譬如祂是如来藏的见分,祂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可以用父母所生肉眼看见自己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而成就如幻观等;福德的部分,要为众生不断付出,不断地摧邪显正,以及出钱出力等所培植的善行,这样的福德远大于明心所累积的福德十倍以上。

又譬如成就十回向如梦观的菩萨,在法的部分能够为人宣说如梦观的内容,那就是现观自己所行菩萨种种自利利他的无量行,犹如梦中所作一切事情一样。次法的部分,要具足四个条件——定力、慧力、福德以及发十无尽愿:定力的部分,要有顶极初禅功夫,也就是要有初禅遍身发不退的功力,成为最顶极的三果人,也是性障永伏如阿罗汉;慧力的部分要修百法明门,也就是五法、三自性、七种第一义、七种性自性、两种无我,有了初分的道种智;福德的部分,将近一大阿僧祇劫不断地去摧邪显正、不断地去救护广大众生所培植的广大福德;于前面三个条件具足了,在佛前勇发十无尽愿,就能成为初地菩萨。

同样的道理,诸地菩萨也能为人一一宣说诸地所需要的法与次法。乃至于妙觉菩萨诞生人间,为了成就大菩提果,于菩提座下一手按地明心,夜睹明星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这就是说通具足圆满的部分。

然而要成就最究竟最圆满的宗通与说通,当然要先明心见性,才有可能达到;如果没有明心见性,当然不可能达到。因此,明心见性就是成就佛果的最基本门坎,如果能够明心见性,就有了初分的宗通与说通,可以转入内门修六度万行,未来将近三大无量数劫之后才有可能成佛;如果没有明心见性,永远在外门修六度万行,永远进不了内门修行。所以明心见性很重要,它是你成就大菩提果的分水岭。所以,学人在佛菩提道上应该勤求明心见性,未来才有可能成就佛道。

时间快到了,作个总结:第一义谛通就是大乘菩萨证得般若空性心所行的境界,它可分为宗通与说通两种,是菩萨明心见性后才有两种法通;宗通乃是为真正的修行人而说明心见性的法,如果菩萨能够亲证实相心,未来将近三大无量数劫后可以成就大菩提果;说通就是菩萨启发佛法中的童蒙,为佛弟子们建立佛法正知见,作为未来证悟的准备,乃至于作为未来成佛的准备。然而明心成为七住菩萨以后,虽然有宗通与说通,仅是极少分而已;眼见佛性的十住菩萨,宗通与说通也仅是比明心七住菩萨多了那么一点点,虽然多了那么一点点,却不是七住明心菩萨所能了知的境界;十行、十回向位以及地上菩萨的宗通与说通,仅是多分而已,都不是最究竟的宗通与说通;唯有佛的宗通与说通,才是最究竟、最圆满的,因为这样佛才能够利益有情无有穷尽。

限于时间的关系,今天就讲到这里。下一集将进行下一个单元,“第二节、宗通概说”上集,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48 |显示全部帖子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七集宗通概说(上)

正光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前一集已说明,第一义谛通就是大乘菩萨证得般若空性心所行境界,它可分为宗通与说通两种,是菩萨明心见性后才有两种法通;然而七住菩萨仅具有少分宗通与说通,眼见佛性的十住菩萨宗通与说通也仅是比明心的七住菩萨多了一点点而已,虽然多了那么一点点,却不是七住明心菩萨所能了知的境界;十行、十回向位以及地上菩萨的宗通与说通仅是多分而已,都不是最究竟、最圆满的;唯有佛的宗通与说通才是最究竟、最圆满的。

既然已经说第一义谛通就是宗通与说通两种,因此将分两种单元解说:第一个单元是宗通概说,第二单元是说通概说。今天谈的是第二节:宗通概说上集。请各位菩萨翻开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课本第30页第1行,书上是这么写着:

【宗通有二:明心与见性。明心者,证得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不增不减、不断不常、不一不异、非俱非不俱、非有非无之真实心——如来藏也。由已亲证如来藏故,渐生般若慧,亲证中道实相观,非诸错悟凡夫及定性二乘愚人所能臆测其般若慧也。】

书中已经很清楚说明四个重点:第一个重点,宗通就是明心与见性;第二个重点,明心就是证悟如来藏;第三个重点,明心后就会发起龙树菩萨在《中论》所说的“八不中道”的般若智慧,乃至有无量“不”的般若智慧;第四个重点,菩萨证悟般若的智慧不是错悟凡夫及定性二乘愚人所能了知。以下将针对这四点加以解说。

第一个重点:宗通就是明心与见性。为什么宗通就是明心与见性?在前面的单元已经说明了,可能还有菩萨今天才收看,没有听到前一个单元讲解宗通与说通的真实内涵,因此在这里做个简单重复说明,让没有听到的菩萨们很快的了知“为什么宗通就是明心与见性”。第一义谛通就是大乘菩萨证得般若空性心所行的境界,它可分为宗通与说通两种:宗通乃是为真正修行人而说明心见性的法,如果菩萨能够亲证实相心,未来将近三大无量数劫后,可以成就大菩提果;说通就是菩萨启发佛法中童蒙,为佛弟子们建立佛法正知见,作为未来证悟的准备,乃至作为未来成佛之准备。从上面说明可知:宗通就是明心与见性的法。

所谓明心与见性,表示真的有一个心可明,有一个性可以亲眼看见。这个心就是佛所说的真心,祂是一切有情的真心。如果菩萨具足三资粮,也就是具足定力、慧力与福德,于一念相应慧明心,能够安忍真心本来无生体性而不退,成为七住满心菩萨,不仅可以入内门修六度万行,而可以转入八住修行;如果证悟了,无法安忍真心无生的体性,不名七住明心的菩萨,名为退分菩萨,只能在外门继续修六度万行。见性就是佛所说的佛性,祂是真心的作用。如果菩萨具足三资粮——定力、慧力、福德,于因缘成熟时,一念相应慧,可以用父母所生肉眼看见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也就是说菩萨七住明心不退了,成为七住满心菩萨,进入八住、九住,于九住圆满后转入十住修行,锻炼看话头的功夫,熏习眼见佛性正知见,于定力、慧力、福德圆满时,可以眼见佛性成就“如幻观”不退,成为十住满心的菩萨,进而转入初行位修行。眼见佛性的真实内容,将于后面几集详细说明,因此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至于说通,就是菩萨明心见性了,发起了般若智慧,依此般若智慧教导众生,为众生演说“法”与“次法”,为众生建立佛法正知见,为未来明心见性做准备,乃至于未来三大无量数劫后,作为成佛之准备。

基于上面所说,做个简单结论:宗通就是指明心见性的法;说通就是菩萨明心后,用证悟的般若智慧教导学人未来可以证悟。此外,明心成为七住菩萨以及眼见佛性成为十住菩萨,有了极少分的宗通与说通;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有多分的宗通与说通;唯有佛才圆满具足宗通与说通。

接下来第二个重点:明心就是亲证如来藏。为什么明心就是亲证如来藏?如同以往,先引经据典来加以说明。如经中佛的开示:

【众生悉有如来藏,三宝于是现世间,一切有情入佛智,以性清净无别故。佛与众生性不异,凡夫见异圣无差,一切众生本清净,三世如来同演说。】(《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卷一)

经文解释如下:【每一位有情都有一个真实心,这个真实心叫作如来藏;因为有了如来藏存在,佛法僧三宝在世间出现了;一切有情如果能够亲证本来自性清净、不分别六尘的如来藏,就能出生般若智慧,也就是有了根本无分别智;以此根本无分别智的总相智,可以进修相见道的别相智以及修道位的道种智,乃至未来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都是因为亲证如来藏本体离见闻觉知、不分别六尘、本性清净的缘故。因此,众生在因地的如来藏有种种烦恼缠缚,与果地断除烦恼障与所知障究竟清净的无垢识,其本体都是那么清净没有差异;可是凡夫所见有染、有净,有差异;一切众生的如来藏本来就清净,都是离见闻觉知、不会六尘;因此,过去诸佛、现在诸佛、未来诸佛,同样为众生演说这样胜妙的法,那就是如来藏法。】

由经文可知:每一位众生都有一个真实心,这个真实心就是如来藏。菩萨证悟时,当然就是找到如来藏,所以不能外于如来藏而有所谓的证悟;如果外于如来藏而说他已经证悟,表示他悟错了,已经成就大妄语啦!由以上可知,可以证明:菩萨所证悟的这个心就是如来藏,祂是一切众生的真实心,也是一切有情的因地心,更是未来佛地的无垢识。

此外,另一部经典也如是开示:“一切众生有如来藏,为无量烦恼覆,如瓶中灯。”(《央掘魔罗经》卷四)经中已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每一位众生都有如来藏,祂是一切有情的真心,体内含藏了七转识的染污种子,就好像瓶中的灯一样。因此,菩萨如果能够证悟明心,找到一切有情的真心,当然就是找到如来藏了。又如果听闻如来藏法,能够信受不诽谤,表示已曾供养诸佛,正如《央掘魔罗经》开示:

【若诸众生历事诸佛亲近供养,乃能得闻如来之藏,信乐听受不起诽谤。若能如实安慰说者,当知是人即是如来。若诸众生多背诸佛者,闻如来藏则生诽谤,彼诸众生自烧种子。】(《央掘魔罗经》卷二)

由经文开示可知:凡是听闻如来藏法信受而不诽谤,表示他是久学菩萨,已曾供养诸佛;如果不信而诽谤,表示他是新学菩萨,修学佛道才一劫、两劫而已,未曾供养诸佛,因此不信而诽谤,已为自己种下难以收拾的局面,未来要受不可爱的异熟果报。由此可知,能够听闻如来藏法信受而不诽谤,已曾供养诸佛;如果还能证悟如来藏,当然更是供养无量无数诸佛,这样的人当然是弥足珍贵,而且是实至名归的菩萨了!

或许有人会问:“佛法有八万四千法门,门门可以证悟,为什么一定要证悟如来藏才算是证悟?”提这个问题的人看起来好像很有道理,其实是似是而非,不是正确的说法。为什么?因为佛开示:每一位众生都有如来藏,所以佛法僧三宝也就出现了。也就是说,因为以如来藏为中心,才有种种法门的出现;既然有种种法门出现,当然不离八万四千法门;因此,八万四千法门都要以如来藏这个佛法殿堂作为依归,不能离开如来藏而有八万四千法门。所以,菩萨当然要证悟如来藏,才能进得了佛法的殿堂;进得了佛法的殿堂,发现它有很多宝藏,犹待你去挖掘、犹待你去启发而迈向成佛之道。也就是说,八万四千法门只是一个手段而已,藉由这个手段可以让你证悟如来藏而进入佛法的殿堂来;所以,八万四千法门只是个手段,菩萨所证悟的标的,其实就是真心如来藏。这样说法才是佛所说的正法,与此颠倒是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法。

既然菩萨能够证悟如来藏,这个如来藏当然不会在虚空。譬如有位名满国际的坦特罗佛教行者主张:“真心在虚空,能生一切法。”你就知道那不是佛法,这样的人是“虚空外道”。又譬如有人主张:“所悟的不是如来藏而是意识,因为意识能够对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且能够对境不分别,但了了常知,祂包括了意识细心、意识极细心,或者第七意识、第八意识。”你就知道他的说法非常荒唐,是外道法,与佛所说的完全颠倒,这样的人是名“常见外道”。又譬如有人主张:“不需要有一个真实心如来藏存在,就能够出生万法,而有缘起性空的现象出现。”你就知道那不是佛法,是外道法,这样的人名为“断见外道”。

第三个重点:明心后就会发起龙树菩萨在《中论》所说的“八不中道”的般若智慧,乃至有无量“不”的般若智慧。龙树菩萨在《中论》这么开示:

【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出,能说是因缘,善灭诸戏论,我稽首礼佛,诸说中第一。】(《中论》卷一)

解释如下:【诸法都是从如来藏出生,所以才不生不灭。为什么诸法都是从如来藏出生而不生不灭呢?是因为有情投胎后,六根出现了,而这六根都是从如来藏出生;前五根是色法,藉着地水火风和合而有,后一根是意根是心法,无始劫来就与如来藏在一起,犹如难兄难弟一样。由于如来藏藉着前五根去接触外五尘,而有了外六入、内六入,由如来藏出生了外六尘、内六尘;这就是唯识学所说:六根、六尘与触心所三和合的缘故,而由如来藏出生了六识。这六识就是识阴六识——眼识、耳识……乃至意识;其中的意识能够分别诸法,于是众生所了知的诸法就出现了,为众生所受用。由此可知,不管诸法它是直接出生的、间接出生的或者辗转出生的,都是以如来藏为因,藉着种种缘而出生的。因为诸法不能离开如来藏而有,所以必须摄归于如来藏才有诸法出现。由于如来藏从来没有出生过,也没有消灭时,所以如来藏不生不灭;既然如来藏不生不灭,诸法摄归于如来藏后,才能不生不灭;所以诸法灭了以后,才能以如来藏为因,藉着种种缘再一次出现,为吾人所受用。既然诸法都是摄归于如来藏才能不生不灭,同样的道理,诸法摄归如来藏才能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因此,龙树菩萨说:如果能够了知诸法都是以如来藏为因,藉着种种缘出现,这样就能够消除种种言不及义的戏论了。为什么?因为如来藏是无上法,没有其他的法能够超过祂,所以我龙树菩萨五体投地向佛礼拜,赞叹佛说第一义谛如来藏法。】

由此可知,龙树菩萨是以第一义谛之如来藏法为中心,而说诸法之所由来都是以如来藏为因、藉着种种缘而出现,所以诸法才能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虽然《中论》没有特别指明“如来藏”这三个字,但是从龙树菩萨字里行间里,可以看出都是指向第一义谛的了义法,也就是佛所说的如来藏法。这个如来藏有许多名称,譬如:第八识、阿赖耶识、所知依、种子识、异熟识、无垢识等等;只是在不同的修行阶位,施设不同的名相而已,其实都是指同一个心体如来藏。所以,不能外于如来藏而有八不中道;如果外于如来藏而有“八不中道”,你就知道那是不如法的。如果有人主张:“龙树菩萨的《中论》里一定要有‘如来藏’这三个字存在,才有如来藏存在;没有‘如来藏’这三个字存在,就没有如来藏存在。”你就知道,这个人说法非常颠倒,根本没有佛法正知见,今生根本不可能证悟;唯除他公开忏悔,跟随真善知识努力修学以及弘扬正法,今生才有可能明心见性,今生才有可能领受龙树菩萨所说的“八不中道”的道理。

既然龙树菩萨在《中论》说“八不中道”,从证悟的立场来观待,其实不只“八不中道”,还有无量“不”中道,譬如不增不减、非俱非不俱、非有非无等等,这些都不落两边、处于中道中。所以,能够有无量“不”的中道智慧,以及能够为人演说无量“不”的中道内涵,最主要的原因是能够亲证永不落两边、永远在中道的如来藏,才有这样的般若智慧可言。

第四个重点:菩萨证悟般若的智慧不是错悟凡夫及定性二乘愚人所能了知的境界。佛说的如来藏甚深极甚深,不是二乘凡愚所能了知的境界,这有经典为凭。如《胜鬘经》开示:

【胜鬘夫人说是难解之法问于佛时,佛即随喜:“如是!如是!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难可了知。有二法难可了知,谓自性清净心,难可了知;彼心为烦恼所染,亦难了知。如此二法,汝及成就大法菩萨摩诃萨乃能听受;诸余声闻,唯信佛语。”】(《胜鬘经》卷一)

解释如下:【胜鬘夫人向佛解说甚深难解的如来藏法之后,佛就随喜赞叹说:“就是这样啊!就是这样啊!这个如来藏本体自性清净,体内却含藏七转识的染污种子,真的很难让人了知。有两种法很难让人了知它的真实道理:一者,如来藏自性清净真的很难让人了知;二者,如来藏自性清净却含藏了七转识的染污种子,也是很难让人了知。这两种法只有胜鬘夫人以及至少是明心以上的菩萨听了才能够接受及了知,其余的声闻人只能接受佛语的开示。”】

从经文可知,这个如来藏法真的甚深极甚深,很难以让人接受。为什么?因为这个如来藏本体自性清净,却含藏着七转识染污的种子,不是一般人所能接受,唯有胜鬘夫人以及至少是明心的菩萨才能了知的境界,声闻人只能接受佛语开示,相信真实有如来藏存在。为什么声闻人相信佛语开示?主要原因是声闻人根本不知道如来藏在哪里。既然声闻人都不知道,更不用说一般凡夫所能了知,也难怪佛门中人敢诽谤:“清净就清净,染污就染污,哪有清净当中还有染污?”由此可以证明:这些人都是凡夫啊!

又譬如有一位名满国际的坦特罗佛教行者,在书上这么写着:“根据一般大乘佛教观念,佛陀有三次重要的转法轮——传统上,佛陀对弟子主要的三次佛法教示,传统上称为三转法轮——严格地说,这三次转法轮所开示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某些内容不相符合。既然这些法教皆是佛亲口所说,却又互相矛盾,我们如何判断何者为真、何者不真?如果我们根据经文的注释来决定,那么注释的真实性又需要其他的考证資料。因此,最终的确认只有归之于权威的推理——逻辑。”从这位坦特罗佛教行者说法可知,他根本不相信佛语开示,才会说佛三转法轮开示前后颠倒及矛盾,像这样的人根本就是佛所预记的凡夫啊!

讲到这里,时间也快到了,做个总结:所谓的宗通就是明心见性的法。明心表示真的有一个真实心可证,这个心叫作如来藏,祂有许多不同的名字,譬如第八识、阿赖耶识、种子识、异熟识、无垢识等等;见性表示有一个性可见,那就是佛性,可以用肉眼看见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由于菩萨明心见性了,不仅了知如来藏不落两边、永处于中道中,而且了知如来藏有无量“不”的中道性;由于菩萨明心见性了,有了总相智,可以依此进修别相智、道种智乃至于一切种智。这个明心见性的般若智慧,却不是二乘人所能了知的境界,为什么?因为二乘人没有亲证如来藏,也没有亲证如来藏而发起的般若智慧,所以这不是二乘人所行境界,所以这是菩萨所行的境界。

说到这里,时间到了,就此结束。下一集将进行“宗通概说中集”。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49 |显示全部帖子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八集宗通概说(中)

正光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前一集已说明,宗通就是明心见性的法,明心就是找到第八识如来藏,由于菩萨明心找到如来藏后,不仅不落两边、处于中道中,而且了知如来藏有无量“不”的中道性。这是菩萨明心后发起般若智慧所能了知的境界,不是二乘人所能了知的。为什么?因为二乘人没有亲证如来藏,无法现前观察如来藏分明显现,所以没有法身德,也没有亲证法身而发起般若智慧的般若德,所以这不是二乘人所能了知的境界。

接下来继续谈“宗通概说中集”,请各位菩萨翻开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课本第32页第2行。书上是这么写的:

【此谓佛门学人悟得如来藏后,不遇恶知识摄受;或虽遇恶知识摄受、否定其所悟如来藏,但有诸佛、菩萨、善知识摄受,为其巧设方便,多方开解,使其验证所悟如来藏之真实无讹,证明其所悟如来藏之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来不去、不断不常、非一非异、非俱非不俱、非有非无之体性,般若现在前,亲自观见中道实相,入第七住常住不退。】

这也就是说,真善知识真的很重要!他可以让你在佛菩提道上以及解脱道上,能够很正确而且很迅速地成就。如果明心后没有真善知识摄受,很容易退失佛菩提。正如经中开示:

【佛子!若不值善知识者,若一劫、二劫,乃至十劫,退菩提心。如我初会众中有八万人退,如净目天子法才、王子舍利弗等,欲入第七住,其中值恶因缘故,退入凡夫不善恶中,不名习种性人;退入外道若一劫、若十劫,乃至千劫,作大邪见及五逆,无恶不造,是为退相。】(《菩萨璎珞本业经》卷一)

经中已开示:佛弟子于参禅后,正确的般若观行现在前,也就是明心了,成为七住菩萨;如果当时没有真善知识巧设种种方便摄受,以及自己对如来藏无生的体性无法安忍与接受,于一劫乃至十劫当中,还是会退失佛菩提;并于退失后转入种种外道中,于一劫乃至十劫起了大邪见,以及造下五逆十恶等大恶业,未来要受无量苦。由此可知,在修学佛法中能遇到真善知识,以及接受真善知识的教导及摄受,真的很重要!如果没有遇到真善知识,以及接受真善知识的教导及摄受,想要成就佛菩提道就会变得很困难而且遥遥无期;有了真善知识的教导及摄受,在佛菩提道中就能够很迅速地成就。这正如《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开示:“菩提妙果不难成,真善知识实难遇。”也就是这个道理啊!

然而有真善知识,必定有假善知识,亦名恶知识。这样的恶知识在末法时代很容易遇到。譬如有人主张“意识却是不灭的”,她不仅以地上菩萨自居,而且还暗示自己就是宇宙大觉者,也就是暗示自己是佛陀,而接受信徒礼拜;这样的人就是恶知识,不仅大妄语,而且还误导众生,已成为断一切善根的一阐提人!又譬如有人主张“断际灵知心就是真心”,也就是主张,前一剎那过去了,后一剎那还没有生起之间,能够在这两个非常短暂剎那之间,保持了了常知而不分别的心,那就是真心。可是他却不知道,前一剎那过去了,后一剎那也会跟着生起及过去,不是不会过去,所以祂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更何况对境已经清楚知道了,分别已经完成了,怎么说是不分别呢?像这样前后语颠倒的人,就是恶知识!他让您走上“常见外道”,与佛道越走越远了。又譬如有人主张:“大乘佛法的兴起,绝不是单纯问题,也不是少数人的事,是佛教发展中的共同倾向,主要动力是佛涅槃后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他的意思很清楚告诉我们,那就是大乘非佛说,他认为大乘法不是由佛亲口宣说的,而是佛弟子为了缅怀世尊,由佛弟子长期结集出来的。由于诽谤大乘法非佛说,成为破佛正法非常严重的人,这样的人也是恶知识,应该要远离。

又譬如有坦特罗佛教行者主张:“佛父佛母要双运。”所谓“佛父”就是勇父,也就是在修双身法时很勇猛的男人;所谓“佛母”就是明妃,是与勇父修双身法的女人。“佛父”不仅要与一位“佛母”性交,而且还要与九位“佛母”杂交,所以他们所谓的“双运”,就是“佛父”“佛母”两人抱在一起性交、杂交。此外,还美其名“佛父与佛母于等至位大贪溶化为弟子灌顶”,也就是说“佛父”在性高潮等至位时射精名为“大贪溶化”,其中“佛父”射精所流下的精液称之为“白菩提”,与“佛母”所流下的女血称之为“红菩提”,两者相混合称之为“甘露”;再由上师赐给修密灌的弟子吃,名为“灌顶”。试问:这样男女邪淫,合乎人间伦常吗?这样的男女邪淫,合乎释迦世尊的戒律吗?这样的甘露您敢吃吗?这样的灌顶如法吗?由此可知,淫秽的“坦特罗佛教”(又名谭崔)的行为举止,真是乖张到极点,已经到了非常离谱的地步了。

原来,坦特罗佛教是印度婆罗门教的性力派,将男女双身行淫的方法与技巧,也就是男女的房中术,用佛法名相加以包装,混入佛门来,高称是佛法的一支,本质根本不是佛法!他们主张“无上瑜伽”可以“即身成佛”。原来无上瑜伽就是与女信徒性交,即身成佛就是男女抱在一起的假佛啦!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被这些恶知识蒙骗,而大量捐输钱财、失身,乃至大妄语,未来要下堕三恶道受苦;受报后从地狱回到人间,因为淫贪的习气种子随眠未除,淫贪的习气仍然很重,所谓的“佛父”恐怕免不了要去当午夜牛郎,所谓背着丈夫与“佛父”修双身法的女人,也就是“佛母”,恐怕免不了要去绿灯户当妓女。真是悲哀啊!所以说,恶知识真的害人不浅!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远离恶知识,以免与恶知识成就共业,未来要受不可爱的异熟果报。

如果菩萨明心了,自己对如来藏本来无生的体性能够安忍及接受,以及接受善知识的摄受,名为七住不退的菩萨。然而不退的法相有多种,它可分为:信不退、位不退、行不退、念不退、究竟不退。

信不退,是指菩萨于十信位,始从初信开始对佛开示有了信心,乃至于十信位完全具足信心,因此能够圆满十信位而转入初住,开始进修菩萨六度万行的第一度布施。所以,信不退菩萨是指,从初信位开始的菩萨,一直到十信位满心为止。

位不退,是指初住位的菩萨开始布施,二住位持戒……乃至六住修般若,于六度圆满转入七住,因为有真善知识教导参禅正知见,努力培植参禅所需具备的定力,以及在正法团体所培植的福德,于因缘成熟时一念相应慧,使得般若正观现在前,也就是明心破参了;并且在诸佛菩萨、善知识摄受下不退,圆满七住转入八住……因此,位不退菩萨是指,从初住位开始,并于七住明心,以真见道位的般若智慧为基础修相见道别相智,一直到十回向位满心,成就如梦观转入初地为止。

行不退,是指从初地菩萨开始,不断地说法度众,不断地摧邪显正,使得众生能够分辨正与邪。然而五浊恶世的众生劣根性重,对于地上菩萨所说的闻所未闻法不仅不信、怀疑,反而兴起排斥与诽谤,诽谤真善知识为邪魔外道,诽谤真善知识闻所未闻法为外道法,使得真善知识可能在一秒钟、两秒钟乃至多秒钟心灰意懒,不想再度众;由于地上菩萨心行有退,故名行退的菩萨。然而这位地上菩萨会加以思惟,虽然众生恶劣不堪,如果不说法度众,永远无法用正法摄受众生;若无法用正法摄受众生,无法成就自己的佛国净土;因此想了又想,最后还是兴起继续度众生的心行,不畏艰难,不畏被众生诽谤,冒着生命危险而在所不惜,继续说法度众,继续摧邪显正,一直到七地满心为止,成就如乾闼婆城现观,转入八地为止。因此,行不退菩萨是指,从初地菩萨开始,一直到七地满心为止。

念不退,是指从八地菩萨开始,不断地说法度众,不断地摧邪显正,然而在说法度众过程,仍然有可能兴起不再度众生的念头。这样微细的念头很短,可能是一剎那、两个剎那就观照到了,也可能是念头一起来就观照到了,而不让它继续流注。但是,有这样的念头出现仍然是有退,不是不退,一直到等觉菩萨为止才能念不退。所以,念不退菩萨是指,从八地开始,一直到等觉菩萨为止。

究竟不退,是指从妙觉菩萨上升天上开始,在天上观察人间因缘成熟,诞生人间;于菩提座下一手按地明心,妙观察智、平等性智以及大圆镜智现前;夜睹明星眼见佛性,成所作智现前,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所以,究竟不退是指从妙觉菩萨开始,一直到成佛为止。

然而,对未悟的菩萨而言,真善知识所说的法本来就不容易相信,因为那是闻所未闻法,迥异诸方大师、大居士所说。因此,能够跟随真善知识修学的人本来就是少数,不是多数人,更何况能够亲近真善知识及接受真善知识教导而悟入佛菩提,更是少数人。所以,能够明心见性的菩萨,套现在用语:那是“稀有动物”啊!

可是,菩萨一念相应慧明心,会发现如来藏的体性与一般众生所认知的体性完全不同:如来藏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与众生所认知的心有见闻觉知、在六尘分别的体性大不相同。这时候就要看明心的菩萨是否能够安忍及接受如来藏本来无生的体性了。如果菩萨无法安忍及接受,当然就没有法智忍,更不用说后来能够发起法智了;如果菩萨能够安忍及接受,有了法智忍,法智随后就出现了。

当菩萨有了法智忍与法智以后,以此智慧去观察别别有情的真心运作,是不是跟自己的真心一样——祂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能这样详细观察之后,对这样的事实能不能安忍,能不能接受;如果不能安忍、接受,就没有类智忍,更不用说会有后来类智出现了;如果菩萨能够安忍及接受,有了类智忍,类智随后就出现了。

由于菩萨透过法智忍、法智、类智忍、类智之意识心,对如来藏作了微妙的观察而发起的智慧,名为“妙观察智”,可以现前观察自他有情真心运作。同样的道理,第七识依法智忍、法智、类智忍、类智去观察真心体性,都是离见闻觉知,不在六尘分别,大家都平等平等同一体性,没有差别,因此发起了“平等性智”。由于七住菩萨有了下品的妙观察智、平等性智,不仅可以现前观察自己的真心分明显现,而且也可以观察别别有情真心分明显现,所以古人有一首偈说得非常好:“头角混泥尘,分明露此身,绿杨芳草岸,何处不称尊。”(《人天眼目》卷三)解释如下:仅管他的头沾满了泥土,他的角沾满了灰尘,看起来非常肮脏不堪及污秽,可是祂还是分明显示祂的真如性,为明心的菩萨所瞧见;不管祂是在绿色的杨柳树下,或者是在芬芳的草地上,或者是在岸边,祂都是那么唯我独尊,哪里不称尊呢?由此可知,当菩萨明心后,有了下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能够观察自己及别别有情真心分明显现,没有不显现的,因此圆满七住位成为位不退菩萨,得以转入八住修行。

当菩萨有了下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也不过刚刚发起而已,并未圆满具足;一直到十回向位满心为止,才圆满具足下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转入初地以后,发起了中品的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也才刚刚发起而已,并未究竟;一直到七地满心为止,才圆满具足中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当转入八地以后,才刚刚发起上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仍未究竟;一直到最后身菩萨一手按地明心,上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才究竟圆满,以及第八识有了大圆镜智;等到最后身菩萨夜睹明星眼见佛性了,前五识所摄的成所作智现前了,才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

由此可知,菩萨七住明心后,第六识、第七识有了下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一直要到佛地才究竟圆满上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以及第八识有了大圆镜智,前五识所摄的成所作智,一直到最后身菩萨眼见佛性后才出现,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这就是古时候祖师所说“六七因中转,五八果位圆”的道理,这也是唯识学所说的“转识成智”,亦即消除第六识、第七识对三界诸法之执藏与错误分别,而成就真实的智慧。能够如此净化及转化如来藏种子,进而断尽二障所应证的各种法门,而成就一切种智的过程,才是世尊所说的成佛之道。

可是坦特罗佛教行者却主张:“在淫欲过程中成就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即身成佛,就是成佛之道。”这样的说法与释迦世尊所说要经过三大无量数劫,要断除烦恼障及所知障才能成佛的说法完全颠倒。譬如有一位名满国际的坦特罗佛教行者,在他的书上公开这样写着:“在无上瑜伽续中,即使是第一步的接受灌顶,都必须在男性和女性佛交抱的面前成办。五方佛必须有明妃陪伴……此外,密续提到圆满次第的修行过程中,行者在到达某一个境界时,就要寻找一位异性同修,作为进一步证道的冲力。在这些男女交合的情况中,如果有一方的证悟比较高,就能够促成双方同时解脱或证果。”从这位坦特罗佛教(又名谭崔)的行者说法,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两点:第一点,坦特罗佛教自己已经承认有男女双修的事实,也难怪坦特罗佛教的佛像有很多是男女抱在一起,譬如他们所谓的“普贤王如来的报身佛”,就是与女人抱在一起;第二点,所谓的“无上瑜伽”就是喇嘛与女信徒性交,也难怪台湾每年有喇嘛性侵害新闻出现,而且屡见不鲜。像这样骗台湾善良的女性的法,乃是行外道法,根本不是佛法!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将这种欺骗众生邪淫外道法赶出佛门,不应该让他们在佛门继续误导众生。

接着这位行者在另外一本书公开这样写着:“为了使达到最究竟的目的,所以他必须产生大乐才有办法,为了能永恒的保持这个大乐,所以他的精液绝对不能漏出,一滴都不能漏出,他有办法运用这个精液!假使他在行双身法时,将精液射出来,那他必须要有办法一滴不漏的收回,否则就违背了梵行,就是犯了大罪。”这分明告诉我们:坦特罗佛教为了达到乐空双运、乐空不二的“即身成佛”,就是不断地与女信徒性交,并且在性高潮时淫乐遍全身而不泄精,就是坦特罗佛教所谓的“报身佛”了。然而这样男女性交,淫乐遍全身而不泄精,乃是欲界最重贪,欲界尚且不能出离,还有可能成为究竟佛吗?用膝盖想也知道,当然不可能!所以说坦特罗佛教的说法非常荒唐,欺骗众生已经一千多年了,骗得众生团团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停止过。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应该要远离坦特罗佛教,以免与佛菩提道越走越远了。

讲到这里,时间快到了。因此作个总结:佛弟子们在佛菩提路上,一者,要远离恶知识,以免与恶知识成就共业,而障碍自己佛菩提道修行;二者,要亲近及接受真善知识教导及摄受,于因缘成熟时得以破参明心,发起下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成为七住菩萨,并于悟后跟随真善知识修学,圆满中品、上品妙观察智、平等性智,以及圆满大圆镜智及成所作智,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如此才是真正释迦世尊所说的成佛之道。

说到这里时间到了,就此结束。下一集将进行“宗通概说下集”。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50 |显示全部帖子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九集宗通概说(下)

正光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前一集已说明了两个重点:第一个重点是要远离恶知识,以免与恶知识成就共业,而障碍自己佛菩提道及解脱道修行;第二个重点是要亲近真善知识,以及接受真善知识教导,跟随真善知识修学正法,并在真善知识教导下,未来才有可能证悟,未来才有可能发起下品妙观察智及平等性智,成为七住满心的菩萨,乃至尽三大无量数劫后,圆满上品的妙观察智、平等性智以及大圆镜智、成所作智,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这样的成佛之道才是真正释迦世尊所说的成佛之道啊!

接下来继续谈的是“宗通概说下集”。请各位菩萨翻开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课本第34页倒数第5行。书上是这么写着:“见性者有二,一非见性宗通,一为见性宗通。”

所谓非见性宗通,是指明心的宗通,也就是见成佛之性的佛性;见性宗通指的是肉眼见佛性,也就是眼见佛性的佛性。虽然这两者都简称为佛性,但是这两种佛性的内涵与境界是完全不一样的。成佛之性是指每一个众生都有如来藏,是这个如来藏的运作而显现衪的如来藏性;这个如来藏性是本有的、本来就具足的,衪不需要你去修行,也不需要你去改变衪,祂本来就离见闻觉知,不分别六尘,所以自性清净。之所以要修行,乃是要改变如来藏体内所含藏的七转识染污的种子,使得七转识种子清净,乃至究竟清净。由于断除了烦恼障现行、习气种子随眠与所知障的无始无明随眠,使得如来藏的分段生死及变易生死完全断除,如来藏改名为佛地的无垢识。由此可知,因地的如来藏与果地的无垢识本体都是清净的,没有不清净的。这也是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所说“只改其名,不改其体”的道理。

然而,这样甚深微妙的道理,却不是二乘人所能了知的境界。为什么?因为二乘人急着想入涅槃,不像菩萨能够广度众生,所以,佛在初转法轮隐说真心为无余涅槃的本际、我、如、识……等名,仅告诉二乘人如何断我见、我执、我所执而已;待弟子们能够实证二乘菩提,对佛产生信心,佛才为回小向大的二乘人讲述如来藏种种体性。所以,佛在二转法轮、三转法轮讲述如来藏种种名,譬如非心心、无心相心、无念心、无住心、阿赖耶识、异熟识、无垢识……等名。所以说,这些甚深微妙的如来藏法是佛专门为菩萨而说,不是为二乘人说,所以不是二乘人所能了知的境界;既然二乘人无法了知,更何况是凡夫所能知。也难怪有愚痴无知的凡夫,竟敢诽谤如来藏是缘起性空、是生灭法,完全置自身于危险而不顾,真是大胆啊!

眼见佛性乃是狭义的佛性,是如来藏的见分,祂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十住菩萨用父母所生肉眼可以看见自己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成就如幻观而转入初行位中。这有经典为证:

【迦叶菩萨白佛言:“世尊!佛性如是微细难知,云何肉眼而能得见?”佛言:“迦叶善男子!如彼非想非非想天,亦非二乘所能得知,随顺契经以信故知。”】(《大般涅槃经》卷八)

解释如下:【迦叶菩萨向佛禀白:“世尊!佛性如是微细难可了知,为什么可以用父母所生的肉眼看见佛性?”世尊答言:“迦叶善男子!就好像二乘人,如果他未修得神通,不知道非想非非想天的境界,因为随顺契经所说,相信我释迦牟尼佛的开示,所以才知道可以用父母所生肉眼看见佛性。”】由经文开示可知,如果佛弟子们能够具足三资粮,也就是定力、慧力、福德具足,透过看话头的功夫,一念相应慧,可以用父母所生的肉眼看见佛性,是如来藏直接出生的见分,外于六尘运作,而在六尘境界分明显现,迥异成佛之性的佛性;因为成佛之性是没有境界的法,而眼见佛性是有境界的法,两者体性完全不同。然而,却有人不顾经文开示,故意扭曲说“肉眼不能见佛性”,真是愚痴啊!

又另一部经典也开示,十住菩萨可以眼见佛性。经文如下:

【佛言:“善男子!譬如色法,虽有青黄赤白之异、长短质像,盲者不见;虽复不见,亦不得言无青黄赤白、长短质像。何以故?盲虽不见,有目见故。佛性亦尔,一切众生虽不能见,十住菩萨见少分故,如来全见。十住菩萨所见佛性,如夜见色;如来所见,如昼见色。”】(《大般涅槃经》卷二十七)

解释如下:【佛说:“善男子啊!譬如色法可以显示它本有的青黄赤白之显色,也可以显示它本有的长短方圆之形色,可是瞎眼人他是无法看见色法的显色及形色;虽然看不见,却不能说色法本身没有显色及形色;如果眼睛正常的人,他还是可以看得到啊!眼见佛性的道理也是这样子,一切众生因为没有三资粮来庄严,所以无法眼见佛性;如果具足了三资粮,十住的菩萨可以看见佛性少分,如来则是具足眼见佛性所有功德,所以清楚分明眼见佛性。十住菩萨所见的佛性,就好像夜间里看见物质一样,不是很清楚;如来则是具足眼见佛性所有的功德,就好像是白天看见物质一样,非常清楚。”】由佛的开示可知:十住菩萨可以用肉眼见佛性,只是少分见,不是那么清楚分明;佛则具足眼见佛性所有功德,所以眼见佛性非常清楚分明。

综合上面所说,归纳如下:十住菩萨可以用父母所生肉眼亲眼看见如来藏直接出生的见分,外于六尘而运作,而在六尘境界上分明显示出来的佛性;这个眼见佛性的佛性,迥异成佛之性的佛性,两者是不同的法;成佛之性的佛性,是没有境界的法,眼见佛性的佛性是有境界的法。

说到这里,或许有些菩萨们会觉得很奇怪:禅宗祖师所谓的明心见性,不都是指明心吗?不都是指佛性吗?为什么这里会多出一个眼见佛性的佛性,而与明心的成佛之性完全不同?因为这样的缘故,有必要加以解释,让大家能够了解禅宗祖师所说的佛性,到底在谈什么。

在禅宗典籍记载中,共有一千七百多则公案,里面有证悟的祖师的公案被记载下来,也有错悟的祖师、没有证悟的祖师的公案被鱼目混珠记载下来。因此,能够证悟的祖师本来就不多,本来就是少数人,不是多数人;加上有些证悟的祖师慈悲心特别重,不畏隔阴之迷,愿意继续留在娑婆世界,一世又一世投胎来度化众生;所以,扣除这些祖师重复计算的缘故,证悟的祖师更是少之又少。然而,这些证悟的祖师所记载的公案,绝大部分是在讲明心,是在讲见自己成佛之性的佛性,不是在讲述肉眼见佛性的佛性。会有这样的现象存在,主要原因是眼见佛性在明心之上,所以在禅宗典籍里,能够眼见佛性的人并不多,不到一打人。因此,能够眼见佛性当然比明心困难了很多,而且眼见佛性所需要的福德,至少是明心的十倍以上。因为这样的缘故,明心的人比见性的人多了很多,所以明心见性就成为禅宗祖师证悟明心的代名词。也就是说,明心见性就是明自本心,见自己成佛之性的佛性,而不是肉眼见佛性的佛性。

然而,在修学佛法过程中,有人分不清楚真善知识所说的佛性,到底是成佛之性还是眼见佛性,就随便诽谤真善知识说法,说真善知识不如法;乃至更有下者,不仅自已没有正知见,而且被人误导后以错误的法来诽谤真善知识说法,那不是有智慧的人应该有的心行。譬如,真善知识说“成佛之性是没有境界的法”,可是有人却将意识的自性,也就是见闻觉知性有境界的法,说是成佛之性,诬赖真善知识说法错了。又譬如,真善知识说:“眼见佛性的佛性,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有人却故意断章取义、断句取义,说佛性就是见闻觉知性。像这样用断章取义的方式,不举全部法义,只取自己所需的部分,却来诽谤真善知识不如法,真是愚痴啊!因此,学佛人在修学佛法过程中,千万要分辨真善知识所说的佛性到底是哪一种:是成佛之性呢,还是眼见佛性?以免分不清楚而诽谤真善知识说法,成就诽谤贤圣的大恶业,那可是一件很冤枉的事。

又,见性的层次有四种:凡夫随顺佛性,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已入地菩萨随顺佛性,诸佛随顺佛性。

凡夫随顺佛性,是指凡夫对眼见佛性加以臆想及感觉,常将见闻觉知性当作是佛性,因此一定会堕入妄知妄觉中。譬如,有人主张“佛性就是知觉之性”,你就知道他一定是凡夫,不是菩萨。为什么?因为不相信真善知识的开示,“佛性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也不相信佛在《大般涅槃经》开示,“十住菩萨可以肉眼见佛性”。由于不能了知眼见佛性的真实道理,只能臆想及感觉,常将六识的自性,也就是见闻觉知性当作佛性,成为自性见外道而不知。

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乃是未入地的菩萨找到如来藏的作用,是如来藏直接出生的见分,外于六尘运作,而在六尘境界分明显现;祂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是菩萨用父母所生肉眼,眼见自己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而成就如幻观。然而,未入地菩萨眼见佛性一定要有定力、慧力、福德来庄严。定力的部分,要有看住话头的功夫,而不是看住话尾的功夫;不仅能够看住话头,而且还要将话头看得清楚,未来才有机会见性;如果定力不好,就算能够见性,也是看得模糊,没有功德受用。慧力的部分,要熏习眼见佛性的正知见,祂不是见闻觉知,但不离见闻觉知,是如来藏直接出生的见分,外于六尘运作,而在六尘境界分明显现等。福德的部分,至少要有明心十倍以上的福德,这样福德不容易累积,所以学人想要累积自己眼见佛性的福德,唯有在正法团体才能成办,未来才有机会眼见佛性。

这里有两个方法可以很迅速地累积自己福德,提供给各位菩萨参考:一者,要在正法团体培植福德,不论是在台前或幕后,不论是出钱或出力;二者,要不断地摧邪显正,不断地救护众生,乃至甘冒生命危险而不顾,让众生了解正法与相似佛法的差异,导正众生的邪见,而远离恶知识误导。能够这样无怨无悔地付出,就能迅速累积自己的福德,未来可以眼见佛性,而成就未入地菩萨的随顺佛性。

已入地菩萨随顺佛性有三种。第一种,明心直往地上菩萨随顺佛性。于三贤位中已明心,不修禅定、五神通,但跟随真善知识修学百法明门等一切种智,于初地才见性,所以无法发起轮宝及庄严报身,不能面见百佛、供养百佛以及亲受唯识学的微妙理。第二种,明心见性直往之地上菩萨随顺佛性。未入地前已明心见性,跟随真善知识修学百法明门等一切种智,于初地满心蒙佛加持入大乘照明三昧,能到十方百佛世界,面见百佛、供养百佛,以及听受唯识学的微妙理。第三种,二乘俱解脱无学回心之地上菩萨随顺佛性。有两点说明:第一点,乃是菩萨依据《华严经、十地经》所说的成佛之道修行,于三地前未修四禅八定、五神通,于三地快满心才修学,成为俱解脱阿罗汉,而能发起庄严报身及轮宝,能到十方佛世界面见诸佛,以及听受唯识学的微妙理;第二点,二乘俱解脱无学回小向大,明心见性后于初地前修五神通、八识心王之五法、三自性、七种第一义、七种性自性、两种无我,入初地,于初地领受百法明门,后得佛加持入大乘照明三昧,发起庄严报身及轮宝,能到十方佛世界面见诸佛,以及听受唯识学的微妙理。

然而,不论是凡夫随顺佛性、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或者已入地菩萨随顺佛性,里面有种种差别与实际的例子,都详细记载于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课本第33页到43页。这些差别与实际说明,都是平实导师说法度众二十几年来亲身经历的例子,可以作为学人在眼见佛性前参考用,学人可以依此熏习,未来就有眼见佛性的机会。然而,这些并不是三言两语于短时间可以一语道尽的,又限于时间不够,只好请诸位菩萨详细阅读平实导师所说的三种随顺佛性的种种例子,在此不多说了。

诸佛随顺佛性也就是十方如来随顺佛性,是指十方如来于菩提座下,一手按地明心,妙观察智、平等性智、大圆镜智现前;于夜睹明星眼见佛性,成所作智现前,成为四智圆明的究竟佛。佛地的无垢识的八识心王与五遍行、五别境、善十一心所有法相应,所以每一个识、每一个心所有法都能独立运作,随缘赴感靡不周,利益无量无数无边的众生无有穷尽,这就是十方如来随顺佛性。这样的佛性,等觉菩萨也无法了知,唯有诸佛才能了知的境界。

又,宗通可分为五种:真实义通,离二边通,得通,不思议通,意通。所谓的真实义通,就是菩萨找到如来藏,不仅可以现前观察祂的真如性分明显现,而且发起了般若的总相智,对于佛菩萨所开示的如来藏正理,不论是中观与种智,渐渐能够如实了知与通达,名为真实义通。所谓的离二边通,是菩萨找到如来藏以后,可以现前观察如来藏本来就离两边、本来就中道,不仅有“八不中道”义,而且还有无量“不”的中道义,因此能通达别相智、道种智乃至一切种智。所谓的得通,乃是菩萨找到如来藏以后,有了法身德,以及找到如来藏发起的总相智的般若德;由于菩萨有了法身德,可以现前观察如来藏分明显现;以及有了般若德,依此可以进修别相智、道种智乃至一切种智。因此,菩萨未悟之前,没有法身德、般若德,如今悟了,有了法身德以及般若德;本来没有,如今得到,名为得通。所谓的不思议通,乃是菩萨有了法身德以及般若德,这二德不共二乘,就算二乘人穷尽禅定、神通与智慧,也是无法了知菩萨的智慧境界;既然二乘人无法了知,更何况是凡夫所能了知,因此菩萨的智慧境界,对于二乘人及凡夫而言,真是不可思议啊,名为不(可)思议通。所谓的意通,由于明心的菩萨有了法身德、般若德,唯有同样的明心菩萨才能了知,因此明心的菩萨能够隐覆密义地讨论如来藏种种体性,都能心领神会,这不是二乘人穷尽心力、侧耳倾听所能了知,这就是意通。

从上面宗通之五通内容来看,它们是有次第的,也互相含摄的。因此,只要稍微思惟里面的内涵及次第,以及站在如来藏前后左右的立场来考量,就可以了知它们相互之间的关系,可以铭记不忘了。为什么?因为有了胜解的缘故,也就是对这五通有了殊胜了解,可以成就念心所而铭记不忘。由于学佛人对众多佛法名相内容无法深入了解,常常要死背,当时虽然记得了,可是时间久了还是会忘记;因此,后学建议大家去思惟这些佛法名相的内容以及相互之间的关系,不仅可以成就胜解,而且还可以成就念心所,时间再久也不会忘失。

讲到这里,时间也快到了。因此作个总结:所谓的见性有两种,一者,非见性的宗通,就是明心的宗通,是指成佛之性的佛性;二者,见性宗通,是指眼见佛性的佛性。这两种佛性的内容与境界是完全不一样的,前者没有境界的法,后者是有境界的法。十住菩萨可以用父母所生肉眼见佛性,是少分见,不是多分见。又见性有四种:凡夫随顺佛性,未入地菩萨随顺佛性,已入地菩萨随顺佛性以及十方如来随顺佛性。又宗通可分为五种:真实义通、离二边通、得通、不思议通、意通。只要思惟这五种内涵及前后左右的相互关系,就有了殊胜了解,就可以铭记不忘了。

说到这里,时间到了,就此结束。下一集将进行第三节“说通概说上集”。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12-31 20:51 |显示全部帖子

此文字稿系由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语音直接转换

《杂阿含经》卷一:

【佛告比丘:“善哉!善哉!汝今欲知如来所说‘法师’义耶?”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三乘菩提之宗通与说通

第十集说通概说(上)

正光老师主讲

各位菩萨:

阿弥陀佛!

前一个单元讲的是“宗通概说”。宗通就是明心与见性。明心就是七住菩萨证悟明心找到如来藏,可以现前观察自他有情的如来藏性,因此圆满七住位转入八住位;见性就是十住菩萨用父母所生肉眼,看见自己身心及山河大地虚妄,成就如幻观,圆满十住位而转入初行位,也完成了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分之一。接下来今天讲的是另一个单元,题目是“说通概说”。也就是明心后为众生说相应的法,使其能够迈向三乘菩提修行。

请各位菩萨翻开平实导师所著的《宗通与说通》课本第48页第2行。书上这么写着:

【《楞伽经》卷三,佛云:“说通者,谓随众生心之所应,为说种种众具契经,是名说通。”《大乘入楞伽经》卷四云:“言说法相者,谓说九部种种教法,离于一异有无等相,以巧方便随众生心,令入此法,是名言说法相。”】

经中所说的说通,就是菩萨明心找到如来藏,也发起了般若的智慧,可以现前观察如来藏的存在,了知祂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一不异、不来不去等无量“不”的中道义;所以对佛所说的二转法轮般若经典、三转法轮唯识经典能够渐渐通达,因此能够观察众生种种根器及种性等等,而为之说种种相契的法,这就是说通。

譬如,菩萨发现这位众生根性属于人天种性,则为他说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为不净等法;如果这位众生接受了,心意调柔,堪受正法之下,再为他说声闻四圣谛等法。如果属于声闻种性人,直接为他说四圣谛、四念处观、八正道等法;如果属于缘觉种性人,则为他说十因缘、十二因缘;如果属于菩萨种性人,观其因缘成熟,再为他宣说明心见性的法,使他能够悟入佛菩提。像这样能为众生如实宣说三乘菩提种种内涵的法,这就是说通。由此可知,说通的主要内容,就是菩萨视其众生根性及种性而为其说相应的法,使其能够迈向人乘、天乘、声闻乘、缘觉乘以及成就佛菩提最究竟的果位——佛。

然而说通的内涵可分为两种:说人无我智,说法无我智。此二各有三乘之分,即三乘人无我智、三乘法无我智。

首先谈的是声闻的人无我智。声闻人主要是观察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虚妄,进而断尽我见、疑见、戒禁取见之三缚结,成初果的须陀洹;初果人进而薄贪瞋痴,成二果的斯陀含;二果人断五下分结,成三果阿那含;三果人断五上分结,成四果阿罗汉。因此,能为人宣说蕴处界种种内涵以及教导声闻种性人,如何观察蕴处界虚妄,进而断三缚结成就初果人,乃至成为四果阿罗汉,这就是说声闻的人无我智。然而声闻的人无我智是从四圣谛、四念处观、八正道下手才有可能成就;因为这样的缘故,就要详细说明四圣谛、四念处观、八正道的内涵。

什么是四圣谛?就是指四种圣人所见而且是真实不破的道理。哪四种?就是苦圣谛、苦集圣谛、苦集灭圣谛、苦集灭道圣谛,简称为苦、集、灭、道圣谛。首先是苦圣谛,凡是有种种心行及消灭的过程就是苦。因为有生有灭的关系,本来没有,如今出现了,将来一定会灭的,所以苦是空、无我、无常,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也是世间所认知真实不破的道理,这就是苦圣谛。又,苦之所由来是因为过去世造作了种种善业、恶业所致,导致今生有种种苦的聚集及领受,这就是苦集圣谛。因此,如果能够将苦聚集的原因消灭了,不再有今生的五阴及苦的出现,这就是苦集灭圣谛。然而,要五阴及苦消除,一定要有方法才能达到;因此佛对声闻人施设四圣谛、四念处观、八正道等法,去观察蕴处界虚妄,将自己蕴处界及苦灭了,愿意自我消失,不在三界现身意而入涅槃,这就是道圣谛。

由于众生无明的关系,不了知自己在六道轮回,也不了知苦有哪些内容;因此有智慧的人为其解说三苦、八苦,让众生了知苦的内涵是什么,又该如何断。

所谓三苦就是苦苦、坏苦、行苦。苦苦就是由苦的事情所引生的苦,名为苦苦。譬如生病这件事,本身是苦事不是乐事,故名为苦;因为生病了,所以要看医生吃药打针,这种因为生病的苦而产生了另一种要看医生吃药打针的苦,名为苦苦。又譬如自己阮囊羞涩没有钱,本身是苦;所以无法买东西来止饥以维持色身的运作,更是苦;这种因为阮囊羞涩的苦引申出没有钱去买东西来止饥而产生的苦,名为苦苦。又,苦本来不是一件快乐的事,但是它终究会消失不见的,这样的苦,名为坏苦。譬如生病是苦,如果去看医生并依照医生的嘱咐按时吃药打针,这样的病苦会渐渐消失而恢复健康的,所以苦会消失的,名为坏苦。然而,从苦苦到坏苦之间有种种的心行存在,有种种的时间与空间的转换过程,所以名为行苦。譬如从生病是苦开始,中间看医生吃药打针乃至恢复健康了,这一段时间与空间转换的过程名为行苦。由此可知,行苦本身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它包括了前面所说的苦苦与坏苦在内;既然苦苦与坏苦是虚妄法,依附这二法而有的行苦,当然更是虚妄,所以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

所谓八苦,就是生、老、病、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有生就会有死,有谁不会死?就算是最长寿的彭祖好了,他活了八百多岁,比平常人长寿了很多,其结果还是会死,不是不会死。或者是非想非非想天的天人,他的寿命很长,如果不中夭的话,有八万大劫之长,比彭祖更是长寿了很多;可是,当非想非非想天的天人之八万大劫寿命到了,还是会下堕,还是会死的,不是不会死。所以有生一定会有死,生与死都是苦啊!既然有生有死,在这生与死中间免不了要老、免不了要病,有谁不会老?有谁不会病?所以,生与死之间有老与病,老与病也是苦啊!爱别离苦,就是无法与亲爱的人在一起,而必须要分离两地,乃至死别,这也是苦啊!譬如因为地震、海啸的关系,一夕之间与亲爱的人生离死别,这就是爱别离苦。与爱别离苦相反的就是怨憎会苦。原本你应该与亲爱的人在一起,可是却与不喜欢的人、讨厌的人在一起,这也是苦啊!譬如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所以与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当然是苦不是乐。求不得苦乃是所求不遂所引生的苦。譬如想成为有钱人,所以每期都买大乐透希望能中大奖;可是偏偏无法如愿,每期都没中,无法中大奖,这就是求不得苦。接下来五阴炽盛苦,指的是五种阴聚集在一起,能遮盖众生的智慧而有无明的出现,使得众生有种种苦出现,不断地受苦。哪五种阴?就是色、识、受、想、行。这五阴已包括前面的七苦——生老病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

接下来要探讨的是五阴的内涵。

所谓的色阴就是色法,是由地、水、火、风四大所组成吾人色身,以及山河大地万物等法。其中吾人的色身是藉由父精、母血以及母亲四大而成就的五根身,因此有眼如葡萄、耳如荷叶、鼻如悬胆、舌如半月、身如肉桶之称。然而不论是吾人的色身、山河大地万物等等,都是本无今有之法,有生必有灭,而且是剎那剎那变异的,所以色法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由于这个色身犹如活动厕所一样,有哪一处是清净的?没有一处是清净的,所以是污秽不净的法。可是众生对于这个色身很执著,也很宝爱这个色身,所以对这个色身——这个活动厕所做种种庄严,这不是很颠倒吗?因此,有智慧的佛弟子们不应该执著这个色身,应该以这个不坚固的、容易毁坏的色身,作为修道的器具来修行,以此成就未来佛地常住不坏的解脱色。

识阴就是《阿含经》所说的六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由于藉着父精、母血以及种种缘而有的五根,可以接触外五尘而有六尘的出现,所以六尘是被生的法、是生灭法;因为有了五根及意根之六根与六尘相接触,六识就出现了。既然识阴六识的出现是因为六根、六尘相接触而有的法,也是色阴存在的当下才出现的法,当然是被生的法、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所以说这六根、六尘、六识十八界法都是被生的法;既然是被生的法,当然是虚妄法不是真实法。又,识阴当中的意识能分别万法,所以吾人才能对境清楚了知诸法种种内涵。

由于众生不了解识阴的虚妄性,以为对境能够保持清楚明白、一念不生就是明心见性,所以才会有人在他的书上很大胆地写着:

【记得那天,做某样工作做得累了,便把躺椅略放平,躺在椅子上。把身心放轻松了,心里有意无意的挂着“什么是见性”的念头,就这样躺着,也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忽然心里一醒:“这就是见性啊!”灵灵明明,唯此无二。那时候,世界好像停止了,不觉有外境,妄念想思不生……。从此之后,我不再怀疑见性这回事。】

原来这位自称已经明心见性的人,想要保持灵灵明明、一念不生的境界中,以为这样就是禅宗祖师开悟的境界;却不知道已经落在意识的虚妄自性中,自以为是开悟的圣者而成就大妄语业,真是悲哀啊!

接下来是受阴。它有三种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苦受就是违逆己心的觉受,也就是不喜欢、讨厌的觉受;乐受就是顺己心的觉受,也就是喜欢、快乐的觉受;不苦不乐受,既不违逆己心、也不顺己心的觉受。譬如夏天在大太阳底下动不动就流汗,当然是不好的觉受,所以是苦受;如果改吹冷气变成很凉爽,苦受变成乐受了;如果冷气吹久了,反而没有特殊的感觉,既不苦也不乐,乐受变成不苦不乐受。然而,不管是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这三种受都是个人主观认定随时可以变异的。为什么?如同前面所说,在大太阳底下容易流汗,是苦受;改在冷气房内凉爽舒服、不会流汗,是乐受;可是吹久了不觉得是苦、也不觉得是乐,是不苦不乐受;可是一旦出了冷气房,在大太阳底下又流汗了,苦受又出现了。由此可知:所谓的三种受随时可以变异的,完全随个人的主观认定而不是客观的认定。既然是主观的认定,可以随时变异的,当然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更何况受阴是依附色阴与识阴而有,前面已说色阴与识阴是虚妄法,依附色阴与识阴而有的受阴,当然更是虚妄法。

可是有人不了知受阴虚妄,却将受阴当作真实法,因此在他的书上这样写着:

【吃饭睡觉是多么简单的事,可是今天究竟有多少人能舒舒服服的吃饭,安安逸逸的睡觉?可见最平常的事到达平常心的境界,是须经过无数不平常的修持。禅师们多在“用功”,快快乐乐的把饭吃饱,安安静静的把觉睡好。】

这样错将受阴当作真实法的人,不仅落入受阴当中,导致今生无法开悟,而且也成就误导众生的大恶业,未来要受无量苦。

接着是想阴。什么是想阴?佛在《增一阿含经》曾开示:

【云何名为想?所谓想者,想亦是知,知青、黄、白、黑,知苦乐,故名为知。】(《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八)

解释如下:【什么叫作想阴?想就是知。知就是分别完成,所以才能够知道这是青色、黄色,这是白色、黑色,知道这是苦受、这是乐受等等。】由此可知,想阴就是知,知就是对于所面对的种种境界不仅能够分别,而且能够了知里面的种种内涵。譬如当自己的家人叫你的时候,虽然你没有看到他本人,可是你一听到声音就已经知道什么人叫你,而且也知道叫你的内涵是什么。由此可以证明,想就是知,知就是分别完成,当然不是真实法;因为它是色阴、识阴、受阴三和合以后才出生的,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既然色阴、识阴、受阴本来是虚妄法,更何况是依附于色阴、识阴、受阴而有的法,当然更是虚妄。

可是有人却将想阴当作真实法。譬如有人主张:“师父台上说法这念心,徒弟台下听法这念心,就是真心。”你也知道他错得离谱了!为什么?能说法这念心不仅有能所而且有觉观,所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能听法这念心不仅能够听到对方在说法,而且你很清楚知道对方在说什么;所以,能说法这念心、能听法这念心,是为想阴所摄,当然是虚妄法。

接下来谈行阴。所谓行阴就是一段时间与空间转换的过程,它是透过色阴、识阴、受阴、想阴这四阴和合运作而成的。譬如吃饭,从开始买菜、拣菜、洗菜、炒菜、夹菜、吃菜,乃至饭后洗碗盘,将碗盘归定位等等;也就是说,从买菜开始一直到洗碗盘归定位为止,这一段时间与空间转换的过程就是行阴;所以行阴是生灭法不是真实法。前面已说色阴、识阴、受阴、想阴这四阴都是虚妄法,更何况依于这四阴而有的行阴当然更是虚妄,所以说行阴是虚妄法不是真实法。

从上面分析可知,所谓的三苦、八苦最后都汇归于五阴炽盛苦。这五阴包括了六根、六尘、六识之十八界在内都是虚妄不实的。由于有了五阴的关系,才有种种苦出现,因此能够知道苦的真实道理,也知道苦是虚妄的,就有了苦圣谛。

知道了苦圣谛,接下来要探讨苦究竟从何而来。探讨的结果,知道是过去世无明的关系,而造作了种种善恶业,导致今世有五阴出现,以及在受种种苦。为什么会有无明?是因为对五欲六尘起了贪爱。为什么会贪爱?因为它有韵味,使得众生贪著而造下了可爱及不可爱的异熟果报。譬如钱财,有哪一个众生不喜欢?当然喜欢!而且钱财越多越好。因此为了使自己更有钱,就去买乐透,期望能够中大奖,乃至有人用不正当的手段骗取别人钱财,导致后有身出现了,未来要做牛做马来偿还。能够这样如实地了知苦聚集的原因,就有了苦集圣谛。

由于了知苦聚集的原因是因为有五阴,如果愿意将自己的五阴灭尽,愿意将自我消灭而入无余涅槃,不在三界现身意,就永远不会有苦及苦的聚集现象出现,有了这样了知,就有了苦集灭圣谛。

但是要让苦、苦集消灭以及能够入无余涅槃,必须要有正确的方法去实施;因此声闻人透过四圣谛、四念处观、八正道等法,去观察蕴处界虚妄,可以证初果乃至证四果阿罗汉,未来可以入无余涅槃;如果能够这样如实了知及实践,就有了苦集灭道圣谛。

说到这里,时间也快到了,因此做个总结:声闻的人无我智主要是观察五阴、十八界虚妄,先从四圣谛来观察种种苦;苦有三苦、八苦之分,但不论三苦或八苦最后都汇归于五阴炽盛苦,名为苦圣谛。为何会有今世的五阴及苦的聚集,乃是过去世造作了种种善恶业,才有今世的五阴及苦出现,名为苦集圣谛。知道要将五阴及苦灭除,未来不再有五阴及苦出现,名为苦集灭圣谛。如果能够用佛陀所说的断结方法灭掉今世的五阴,未来可以入无余涅槃,不在三界现身意,永远不会再有未来五阴及苦出现而轮回生死了,名为苦集灭道圣谛。

说到这里时间到了,就此结束。下一集将继续进行“说通概说中集”,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一切有为法 如梦 幻 泡 影 如露 亦如电 应作如是观

Archiver|菩萨道

GMT+8, 2018-12-19 04:55 , Processed in 0.083419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