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平实导师矗正法幢论坛

 

 

搜索
菩萨道 论坛 远惑趣道 《雜阿含經》· 一零九經及瑜伽師地論對此經的解釋
查看: 2394|回复: 0
go

《雜阿含經》· 一零九經及瑜伽師地論對此經的解釋

发表于 2012-5-12 12:37 |显示全部帖子

《雜阿含經》· 一零九經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譬如池水,方五十由旬,深亦如是,其水盈滿。復有士夫以毛、以草、或以指爪,以渧彼水。諸比丘!於意云何?彼士夫水渧為多,池水為多」?

比丘白佛:「彼士夫以毛、以草、或以指爪,所渧之水,少少不足言。池水甚多,百千萬倍不可為比」。

「如是諸比丘!見諦者所斷眾苦,如彼池水,於未來世永不復生」。

爾時、世尊說是法已,入室坐禪。

時尊者舍利弗,於眾中坐,世尊入室去後,告諸比丘:「未曾所聞!世尊今日善說池譬。所以者何?聖弟子具足見諦,得無間等果。若凡俗邪見,身見根本,身見集,身見生,身見起,謂憂慼、隱覆、慶吉、保惜,說我,說眾生,說奇特,矜舉:如是眾邪,悉皆除滅,斷除根本,如折多羅樹,於未來世更不復生。諸比丘!何等為見諦聖弟子斷上眾邪,於未來世永不復起?愚癡無聞凡夫,見色是我,異我,我在色,色在我;見受、想、行、識是我,異我,我在識,識在我。

云何見色是我?得地一切入處正受觀已,作是念:地即是我,我即是地,我及地唯一無二,不異不別。如是水,火,風,青,黃,赤,白,一切入處正受觀已,作是念:白即是我,我即是白(1),唯一無二,不異不別。如是於一切入處,一一計我,是名色即是我。

云何見色異我?若彼見受是我,見受是我已,見色是我所;或見想、行、識即是我,見色是我所,是名色異我(2)

云何見我中色?謂見受是我,色在我中;又見想、行、識即是我,色在我中,是名我中色(3)

云何見色中我?謂見受即是我,於色中住,入於色,周遍其四體;見想、行、識是我,於色中住,周遍其四體,是名色中我。

云何見受即是我?謂六受身:眼觸生受,耳、鼻、舌、身、意觸生受。此六受身,一一見是我(4),是名受即是我。

云何見受異我?謂見色是我,受是我所;謂想、行、識是我,受是我所,是名受異我。

云何見我中受?謂色是我,受在其中;想、行、識是我,受在其中,是謂我中受(5)

云何見受中我?謂色是我,於受中住,周遍其四體;想、行,識是我,於受中住,周遍其四體,是名受中我。

云何見想即是我?謂六想身:眼觸生想,耳、鼻、舌、身、意觸生想。此六想身,一一見是我,是名想即是我。

云何見想異我?謂見色是我,想是我所;受、行、識(6)是我,想是我所,是名想異我。

云何見我中想?謂色是我,想在中住;受、行、識是我,想在中住,是謂我中想(7)

云何見想中我?謂色是我,於想中住,周遍其四體;受、行、識是我,於想中住,周遍其四體(8),是名想中我。

云何見行是我?謂六思身;眼觸生思,耳、鼻、舌、身、意觸生思。於此六思身,一一見是我,是名行即是我。

云何見行異我?謂色是我,行是我所;受、想、識是我,行是我所,是名行異我。云何見我中行?謂色是我,行在中住;受、想(9)
、識是我,行在中住,是謂我中行。

云何見行中我?謂色是我,於行中住,周遍其四體,謂受、想、識是我,於行中住,周遍其四體,是名行中我。

云何見識即是我?謂六識身:眼識,耳、鼻
、舌、身、意識身。於此六識身,一一見是我,是名識即是我。

云何見識異我?見色是我,識是我所;見受、想、行是我,識是我所,是名識異我。云何見我中識?謂色是我,識在中住;受、想、行是我,識在中住,是名我中識。

云何識中我?謂色是我,於識中住,周遍其四體;受、想,行是我,於識中住,周遍其四體,是名識中我。如是聖弟子見四真諦,得無間等果,斷諸邪見,於未來世永不復起。所有諸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麤、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一向積聚,作如是觀:一切無常,一切苦,一切空,一切非我,不應愛樂、攝受、保持。受、想、行、識,亦復如是,不應愛樂、攝受、保持。如是觀,善繫心住,不愚於法。復觀精進,離諸懈怠,心得喜樂,身心猗息,寂靜捨住,具諸道品,修行滿足,永離諸惡,非不消煬,非不寂滅。滅而不起,減而不增,斷而不生(10),不取不著,自覺涅槃: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舍利弗說是法時,六十比丘不受諸漏,心得解脫。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註:此為台灣釋印順以高麗臟為底本,其他諸版為對照考證校點版)

註【77-001】「白即是我,我即是白」,原本「白」均作「行」,今依義改。
註【77-002】「是名色異我」,今補。
註【77-003】「是名我中色」,今補。
註【77-004】「我」下,原本有「我是受」三字,依宋本刪。
註【77-005】「是為我中受」,原本缺,依宋本補。
註【77-006】「識」上,原本缺「受行」二字,依宋本補。
註【77-007】「是謂我中想」原本缺,依宋本補。

註【77-008】「受行……遍其四體」十四字,原本缺,依宋本補。
註【77-009】「想識」間,原本有「行」字,衍文,依宋本刪。
註【77-010】「不生」下,原衍「不生」二字,依宋本刪。

  

瑜伽師地論對此經的解釋:

《瑜伽師地論》卷八十八

二、三見圓滿

云何名為三見圓滿?

一、初聖者隨順無漏,有漏見圓滿;二、未善淨無漏見圓滿;三、善清淨無漏見圓滿。此三圓滿,依說三種補特伽羅,隨其次第,如前應知。

三、超三種苦

云何名為超三種苦?謂初見圓滿,能超外道我見違諍所生眾苦;第二見圓滿,能超一切惡趣眾苦;第三見圓滿,能超一切後有眾苦。

()、超遠諍苦

1、出彼苦

此中云何名諸外道我見違諍所生眾苦?

(1)、由我見

謂此正法毘奈耶外,所有世間種種異道,薩迦耶見以為根本, 所生一切顛倒見趣,如是一切,總稱我見。

A、謂我論者,我論相應一切見趣。

B、或一切常論者,或一分常論者,或無因論者,或邊無邊論者,或斷滅論者,或現法涅槃論者,彼論相應一切見趣。

C、或有情論者,彼論相應一切見趣,謂諸邪見,撥無一切化生有情,誹謗他世。

D、或命論者,彼論相應一切見趣,謂命論者計命即身,或異身等。

E、或吉祥論者,彼論相應一切見趣,謂觀參羅、曆算、卜筮
[1]種種邪論,妄計誦咒、祠祀火等,得所愛境,能生吉祥,能斷無義。又計睹相為祥不祥。

※彼復云何?謂二十句薩迦耶見為所依止,發起妄計,前際、後際六十二種諸惡見趣,及
[2]起總謗一切邪見。

(2)、顯眾苦

云何違諍所生眾苦?謂彼展轉見欲相違,互興諍論,發起種種心憂惱苦,深愛藏苦,互勝劣苦,堅執著
(799c)苦。

A、當知此中,若他所勝便生愁惱,是名初苦。

B、若勝於他,遂作方便,令自見品轉復增盛,令他見品漸更隱昧,唯我見淨,非餘所見,執著邪見,深起愛藏。由此因緣,發生種種不正尋思,及起種種不寂靜意,損害其心。名第二苦。

C、愛藏邪見增上力故,以他量己,謂已為勝、或等、或劣,因自高舉,凌
[3]蔑於他,是名第三互勝劣苦。

D、彼依此故,追求利養,即為追求苦之所觸。凡有所作,皆為惱亂,詰責他論,及為自論免脫他難,是名第四堅執著苦。

如是四種,名見違諍所生眾苦。

2、明趣越

內法異生,安住上品無我勝解,當知己斷如是眾苦。所以者何?彼於當來,由意樂故,於如是等諸惡見趣堪能除遣,是故若住初見圓滿,能超初苦。

()、超惡趣苦

1、明現觀

又即依此初見圓滿,親近、修習、極多修習,於內諸行發生法智,於不現見發生類智,總攝為一聚
[4],以不緣他智而入現觀,謂以無常行或隨餘一行。

2、超苦

彼於爾時,能隨證得第二見圓滿,及能超第二苦。

()、超後有苦

彼住此已,如先所得七覺分法,親近、修習、極多修習,能斷如前所說四種業等雜染
[5],能隨證得後見圓滿,超後有苦。

1、眾苦差別

此中第一補特伽羅,猶殘二苦
[6],及殘現在所依身苦。第二補特伽羅,唯殘一苦,及依身苦。第三補特伽羅,一切苦斷,但依身苦暫時餘在,譬如幻化。

2、我見差別

(1)、唯依分別

又依分別薩迦耶見,立二十句;不依俱生。

(2)、簡內法無

又內法者,無如是行:依遍處定,謂地為我,我即是地,乃至廣說,一切應知。

  



[1] 筮=噬【宋】【宮】。(大正30799dn.2


[2] 及=又【宋】【元】【明】【宮】。(大正30799dn.3


[3] 凌=陵【宋】【元】【明】【宮】。(大正30799dn.4


[4]《瑜伽師地論》卷51:「修觀行者,以阿賴耶識是一切戲論所攝諸行界故,略彼諸行,於阿賴耶識中總為一團一積一聚;為一聚已,由緣真如境智修習多修習故而得轉依。轉依無間,當言已斷阿賴耶識。」(大正30581c3-7)


[5]《瑜伽師地論》卷88:「何等名為四種雜染?一、業雜染,二、見我慢纏雜染,三、愛纏雜染,四、彼隨眠雜染。」(大正30795a25-27)


[6]《披尋記》p.2638:「此中二苦,謂復一切惡趣眾苦,及與一切彼有眾苦。」



Archiver|菩萨道

GMT+8, 2019-12-6 06:21 , Processed in 0.079232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