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平实导师矗正法幢论坛

 

 

搜索
菩萨道 论坛 远惑趣道 礼赞萧平实导师--远惑趣道 第一辑 法义篇(6)
查看: 1314|回复: 0
go

礼赞萧平实导师--远惑趣道 第一辑 法义篇(6)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5-10-21 20:21 |显示全部帖子

◎ 据说山河大地是我们的真心(非妄心)所变。但是我们看到的山河大地客观上只有一个,那么请问,它是你的、我的或是一只猫或狗的真心所变现出来的呢?(10-5)

  答:山河大地并非是由某一单一有情的真心所变现,而是所有共业有情的真心,依据这些有情的业力,共同变现出来的。所以,任何一个有情的善恶业,都会改变山河大地、器世间的现况。《优婆塞戒经》卷三说:“一切众生因杀生故,现在获得恶色恶力恶名短命,财物耗减,眷属分离,贤圣呵责、人不信用,他人作罪横罹其殃,是名现在恶业之果;舍此身已,当堕地狱──多受苦恼饥渴长命、恶色恶力恶名等事,是名后世恶业之果。若得人身,复受恶色短命贫穷。是一恶人因缘力故,令外一切五谷果蓏悉皆减少,是人殃流及一天下。”最后一句即是说:任何一个有情的善恶业,都会改变山河大地、器世间的现况。反过来说,如果大家都能去恶修善,那么整个世界也会因此变得清净,此即是“心净则国土净”。

  ◎ 《正觉电子报》在般若信箱里答覆问题真是使人心服口服,顶礼三拜。本人常思惟一个问题,《法华经》里有龙女成佛,飞向南方成一新国土,是不是佛就是度众生为业,必须带著烦恼,由烦恼变作山河大地以及众生,在那里度啊,度啊,直到众生度尽。佛与众生是同时存在的,山河大地则是依何种众生便生何种大地。所以萧老师在《我与无我》乙书中说:众生真的度尽之时佛也要入无余涅槃的,那时山河大地就消失了。我这样的思惟是不是不正确?请指教!(11-1)

  答:您的看法并不正确。众生是本来就存在的,并不是佛的烦恼所变现的,而且佛已经断尽烦恼,何来烦恼之说?山河大地也不是佛的烦恼所变现的,而是众生的如来藏和佛的无垢识共同变现的。从理论上而言,众生度尽之后,佛必入无余涅槃,山河大地也无法继续存在;但众生界无量无边,不可穷尽,如《佛祖历代通载》卷十三说:“佛能空一切相、成万法智,而不能即灭定业。佛能知群有性、穷亿劫事,而不能化导无缘。佛能度无量有情,而不能尽众生界。是谓三不能也。”

  ◎ 请老师解释,“一念相应”的“念”是什么意思?(11-3)

  答:“一念相应”指的是开悟时的那一刹那忽然契合,突然之间就知道了,知道了如来藏是什么,在哪里。“一念”可以是指极短的时间,指悟的时候只是一刹那,在那一刹那之前,于真心、实相心无所知,可是在那一刹那之后,就了知祂就是了;“念”也可以是指心中(意识)突然出现的一个“念头”,或一个想法、一个答案,在悟的当下,突然就契合、找到祂了。就好像俗话说的“灵光乍现”一样,于一念之间顿悟了。

  就好比寻找一位失散了多年的亲人,虽然只剩下略微模糊的一点印象,可是他日一旦遇著、碰著,当下一眼就能认出。参禅也是如此,破参前正知正见的熏习非常重要,这个阶段能让你充分了解如来藏的体性,他日福德因缘具足之时,一旦触著、碰著,当下即能承担、肯定无疑。

  初学禅之学人,常以为开悟是很玄妙之事,而有过多的臆想;对“一念相应”也有过度的期待,以为会有个什么“东西”等在那里要去跟祂相应。如来藏是空性心,无形无相,不是有形体的物质,因此开悟并不是要去跟什么“东西”相应,而只是当下那一刹那知道了、找到祂了。如来藏其实是随时随地与您相应的,只是因为还没破参明心,所以不知道罢了。而开悟也是无所得、无所有、无境界的一种“境界”。

  ◎ 看到之前的法难事件,深深觉得“悟得深、悟得真,非常重要”,比较不容易退转、乃至作出谤法破法之事。吾人应发大心,不只要求悟,更要求悟得深、悟得真。悟得深、悟得真也比较能弘扬正法、摧邪显正、度化众生、荷担如来家业。请问要如何才能悟得深、悟得真?方法、条件、方向……等。(12-2)

  答:要防止自己悟后退失,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打探密意,也不要期望善知识给你太明白的机锋。其次,就是悟前的观行必须很确实,要彻底了知五阴十八界的虚妄性,才不会像那些人一样的在悟后返堕离念灵知心。然后再以解脱道的正见调伏自己的性障,以后就不会因为所求未遂,以致别创异见,否定自己的根本传承上师。

  悟得深的人,在悟前多半已依相似般若的观行,得到明显的解脱功德受用,悟后更形坚固,没几个月就通达般若经与禅门公案。由于所悟真实,能以般若经与禅门公案印证无误,任何人都无法动摇他对正法的证信。其悟前所修相似般若的观行,更因悟后证量分明,不须要特别作意,即可随时安住在般若正观之中,得大受用,道业一日千里,远胜悟前。

  如果悟前的观行功夫不很扎实,悟后应该补修观行的功夫,修持道共定和道共戒。怎么修持道共定呢?就是将心安住在实相般若的正见之中,举凡“能观察思惟的我”和“我所能观察的一切相”,皆是由实相心所幻化而生,“我”和“我所”皆是幻化不实,唯有实相心本来自在、自性清净、常住涅槃;将整个身心投入此一观行之中,即是道共定。观行中若发现有违背般若正见之心态现行,立即以般若正见加以对治,使其消融不起,此即是道共戒。(未悟的人对以上文字只能理解、无法实证,但仍然可以依此而修,此即是相似般若的观行。)

  得道共定和道共戒的修行人,才可以说是具备证悟的解脱功德受用。若无道共定和道共戒所生的功德受用,所谓的“悟”,充其量不过是知识上的理解,身口意仍然有严重的漏失,无法与道相应,心态与凡夫相差无几,若逢恶缘,往往退失。

  证悟的深浅,除了观行功夫以外,就是靠前世的因缘;悟得深、悟得真的人,必定是经过多劫熏修而来,不是短时间所能强求而致的。此世曾在本会被印证为悟的师兄弟,若丧失信心,不敢再承担,只要能坚持重戒(不谤三宝、不泄露密意亏损如来、不破和合僧等),过失并不大,未来世仍然有再悟入的机会。毕竟修行是生生世世的事,只要有长远心,无论因缘深浅,到最后还是会悟入甚深佛法,得到佛法最究竟的义理。

  ◎ 有一位病患因为车祸,会吃、会走,却不会说话,没有任何情绪、判断能力,只是东西来就吃,牵著她走到哪就到哪,反射性动作……那是少了什么?意识吗?是不是只剩末那跟阿赖耶呢?(12-5)

  答:您所问的,是属于唯识种智的范围,此处只能简略的回答。不可以详细的回答,避免般若密意的公然泄露。

  末那识和阿赖耶识必定是跟著身命而存在的,只要是在三界当中存在的有情,没有一个人能够少掉这二个识。至于前六识,为依他起性,审(辨别事物)而不恒,在五位(正死位、昏迷、眠熟无梦、无想定、灭尽定)中断,其余的时候,都是有意识的。意识可能很发达,如正常的成年人;也可能很迟钝,如智能障碍或脑神经病变者,还有低等生物(不包括植物,植物不是有情,没有意识)的意识也很下劣,如细菌、病毒等。

  您所说的情形,仍然是有意识和前五识的,因为这位病患仍然有简单的分辨能力;有可能是她的大脑受伤,使她的语言表达和情绪的产生以及表示……等机能受损,以致造成严重的失能,无法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但仍然是还有简单功能的意识心存在。

  ◎ 第八识有见分及相分,根据萧老师书上的开示(如《心经密意》及《真实如来藏》),内相分(内五尘)及法尘乃由第八识生出;但根据明朝匡山五乳释广益之八识规矩颂注释(大乘百法明门?八识规矩颂纂注──老古出版社),以及丁福保之佛学大辞典中对“带质境”的说明,似暗示第六、七两识也可自己直接生出相分(假相分)或有属于自己的相分,此说法正确吗?若是,则六、七、八三个识之见分及相分的差别是什么?前五识也有见分及相分吗?(12-7)

  答:《成唯识论》卷二云:“然心、心所一一生时,以理推徵各有三分,所量能量、量果别故,相见必有所依体故。”论中已明示心(八个识)及心所法一一生起时,皆有相分、见分、自证分三分(广推有四分,增证自证分),而自证分(及证自证分)仍是见分所摄,故总括有相分、见分二种。而此相见二分非因缘、非自然生,是以阿赖耶识为因,藉种种众缘而生。

  吾人能眼见外色尘是透过眼根、外色尘及触心所而由阿赖耶识在视网膜上显现外相分,然后才由如来藏在胜义根头脑中显现带质境的眼识所见的内相分及眼识见分。而此带质境的内色尘相分与外色尘相分非一非异。何以故?外色尘是色法,内色尘相分是心法,非一故;而此带质境的内相分却与外色尘一模一样,无二无别,非异故。由有带质境内相分的出现,就有见分眼识的出现,而此眼识见分就分别外色尘的色彩、明暗……等等。眼识带质境相分如是,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亦复如是于现起时,各有其带质境相分出现。

  又前五识现起时各有其相见二分现起,其相分为心行法相,见分为六识的识别功能;识别功能的行相即是六识自身的相分。其六识体性各各不同,如眼识有分别色尘(显色)的心行相分,耳识有分别声尘的心行相分,鼻识分别香臭、舌识分别酸甜苦辣、身识分别细滑触,意识分别法尘等心行功能,都是各有相分的,而六识分别六尘的功能即是见分;同理意根、第八识亦有相见二分,然第八识相、见二分非在内六尘中起分别作用,而是对七转识之心行、色身之执持等等作分别,故《维摩诘经》云:“知是菩提”,《成唯识论》云:“识谓了别之意”,即此之谓也。大众如欲了知此中详情,请阅 平实导师所著《灯影》一书(页204-206)就可了知。但是第八识的见分、自证分、证自证分,是只对已悟的菩萨摩诃萨们所说的法,不是对未悟的凡夫菩萨和二乘圣人说的法。对未悟者及二乘圣人而言,只单纯的说:前七识是见分,第八识所生六尘为相分。

  ◎ 因阿罗汉未证涅槃、未断所知障,当其舍寿入无余涅槃后,有无可能再于三界受生(经典中是否有这类记载)?若可能,则其再受生之因为何?(12-8)

  答:如果 佛在阿罗汉入无余涅槃前为其演说生命实相心──如来藏法,使其心中对于大乘菩提成就佛地功德,生起喜乐之心,则阿罗汉虽然一时无法回心而仍旧进入无余涅槃后,其第八识自心中仍有佛菩提的种子流注,非无流注;并于久远劫后,其因缘成熟,种子现行,就会使意根再度出生而出离无余涅槃的无觉无知境界,受生人间而继续修学佛菩提道,乃至成佛。若 佛未于阿罗汉生前为说如来藏法,或者虽然说了,但是阿罗汉心中并未生起喜乐佛菩提道的心,则阿罗汉入无余涅槃后,没有这一种自心种子流注的现象,因无其他因缘可以使意根再度现行,因此永住无余涅槃,就不会再出现于三界中。这个道理,不必在经典中明文记载,从理证上就可以知道了。如果有因缘上生色究竟天,亲从 卢舍那尊佛学法,应该可以听受得到这种妙理的。

  ◎ 发疯与梦境的差别为何?以佛法而观,两者起因差异何在?此两者看来均涉及似带质境、独影境及因明三量中的非量,其中梦境似仅与独影意识有关,而发疯则再加上末那识之妄执,这个讲法正确吗?(12-9)

  答:发疯是意识基于不如理作意的思想,所产生的自以为是的行为,但是却与如理作意的大众思想完全不同,所以名为发疯。其中当然也有轻重的差别,最轻为自言自语,不注重威仪等;最重者,则成为想要逃避世间法上的责任,而将自己的逃避行为合理化,所以自以为是的以自己所想的方法,违反世间人负责任的行为,而以放浪形骸、不顾自身人格、权益的作为,来逃避世间为人的责任,避免在承受人格时应有的责任,这就是发疯的行为。

  梦境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境界,因为梦境中的意识心,在世间法上来说,是如理作意的;但因为梦境不与外境五尘相连接,所以如来藏并不是将外五尘转换为内相分的五尘境,而是由所含藏的相分种子中,因为分别慧很差的意根的习气与作意,而将今世及过去无量世所曾熏习过的种种境界相分,不如理作意的、跳跃不定的显现出来;意识因为不知是梦境,就在其中欢喜、恐怖、追逐、逃避……等等。梦中的意识本身是如理作意的,但因为不知是梦,所以就被梦中异常显现的境界所转,而有种种随兴的、随著迅速变换的不同境界而造作出来的行为出现了;如果是修行人,了知是梦境,就不会跟著梦中境界而运转。这就是梦境与发疯的不同。

  所以梦境与发疯的境界,都是当事人意识心的现量,无所谓非量可言,因为都是真实带质境,都同样是由如来藏所出生的真实相分;相分的本身并无不同,只是所显现的相分有无连接外五尘而如理作意的显现罢了。发疯,当然是末那识的妄执所引生的,但却是由于意识心的不如理作意的思惟而形成的,因为末那的分别慧极差,也只能任由意识心的不如理作意,而产生了错误的执著,显现于外而异于常人,就成为疯子了。


本文由萧平实导师矗正法幢论坛http://www.sjmnf.org/forum.php整理提供

Archiver|菩萨道

GMT+8, 2020-7-4 04:34 , Processed in 0.043968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