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平实导师矗正法幢论坛

 

 

搜索
菩萨道 论坛 附佛外道一箩筐 一次关于会编《法华经》的严肃探讨(三)【转载】
查看: 2183|回复: 0
go

一次关于会编《法华经》的严肃探讨(三)【转载】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7-5 19:2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明藏 于 2016-7-5 19:52 编辑

索堪布用心良苦,认为大乘八宗不合格,子孙不肖,弘传无方无能无力,他老人家忍无可忍,决定八宗并弘,以藏传国际级上师身份兼任八宗宗主乃至佛教界共主,首先选择天台宗根本法华经开刀,一招釜底抽薪,就动摇了天台宗根基,把佛陀、罗什师及天台宗历代祖师连消带打,全部破到底,然后建立喇嘛索佛上师系统,完成了净空老儿的历史使命,一统天下佛教,然后,佛经开经统一为:如是我闻,一时,索佛在喇荣五明佛学院,与大堪布、堪母(佛父、佛母、明妃)等众.....。天台宗不幸成为索堪布第一个祭刀宗派,堪布啊,汝岂不知?聪明反被聪明误,反累了卿卿性命么?大乘佛教乃佛陀金口所宣,历代祖师不惜一切,西向天竺以命换来,历代传承,真修实证的大德高僧星河灿烂,开启了唐宋文化盛世,使中华文化一脉相承,代代相传,至今依然辉煌,堪布所为会集本篡改本,乃蚍蜉撼树谈何容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俺的老索大人!


一次关于会编《法华经》的严肃探讨(三)

大德们好!关于《索堪布法华经》,索达吉堪布正面作了回应,大家看:

(1、我确实动手改了)这次我根据藏文版的《法华经》,对鸠摩罗什版本的品序作了调整,并加了一段《添品妙法莲华经》的内容……

(2、依据,古人干过我就能干)但现在汉地流通的鸠摩罗什版《妙法莲华经》,有些内容也并非鸠摩罗什所译,而是后人添加的,如《普门品》偈颂。所以,在有可靠依据的情况下,为便于后人学习而对佛经有一些调整,这应该不违背佛法本意……

(3、例证,藏地有人这样做过)包括我们藏传佛教中,很多佛经的前译本和后译本也有所不同。如果前译本翻译得比较古,后代译师会在前译本的基础上,将文字加以完善,便于读者理解。甚至在有出处的情况下,还会增加个别咒语等内容……

(4、例证,汉地也有古人这样做过)这种现象,在汉传佛教中也有。比如,现在汉地流通的唐玄奘版《药师经》,就是依据不同佛经的出处,添加了原经文没有的八大菩萨名号、药师佛心咒等。对此,印光大师也非常赞叹,他说:“以故前人取帛尸译本八菩萨名,义净译本说咒一段添之,令文义周足。而药师如来救度众生之心,亦无遗憾。亦如法华之普门品重颂,华严之普贤行愿品。合之则称悦佛心,离之则有阙化导。况此经此咒,举世受持。若不添入,则诵经者不蒙密咒利益,持咒者不知出自何经。前人此举,可谓契理契机。”此外,《大般涅槃经》也有类似情况。昙无谶译过大本以后,鸠摩罗什的两位弟子慧严、慧观,觉得他的版本难懂,不利于初学者研习,于是与谢灵运以昙无谶译本为主,依法显等译的《大般泥洹经》为参考,进行调整,改13品40卷为25品36卷,定本后也叫《大般涅槃经》,世称“南本涅槃”。这一版本,天台宗的历代大德都非常认可。智者大师的弟子灌顶大师,以此撰著了《涅槃经疏》33卷,后由天台九祖湛然大师再治,流传至今。近代天台宗大德谛闲法师也曾倡印此经。佛经若真是一个字都不能动,历代大德推崇这些版本,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

看来,堪布虽然以古喻今回避了译场的严谨性、译者翻译水平、公允度等问题,但还是很明白地确认:我是改了罗什版《法华经》,但不要说我是会集本,会集本也不一定全都不好。很明显,堪布为他在罗什版上动手修改寻找依据,佐证自己动手的合法性。

可是,咱们恰恰需要明确认定是堪布自己在罗什本上动手修改,看来已无疑。关键是要问 —— 您自己动的手改出来的本子,干嘛还写罗什大师的名字?

一个字也不能动,是说妄改佛经。不是有文字脱漏不能订补。但历史上也没有这么大的改动还署原名的。

“一个字不能改和一个字不能动”?校勘佛经,修正错误谁说不能动一个字?几个字都可以,现在堪布的会集本不是订正错误,而是改变经文次序,本身就违背了鸠摩罗什大师翻译的原意。要不然鸠摩罗什大师难道翻译了那么多经典,居然会不知道嘱累品应该放在最后?堪布这不是典型的自说自话吗?

罗什译本就是嘱累品放在中间,管他谁认可不认可?不认可你去找罗什法师辩论啊!天台如果不认可罗什法师译本也不行,唯识宗也不行,否则有本事别用人家译本。没收版权费,免费使用人家知识产权,还要埋汰人家,这不是厚脸皮嘛。不尊重师长,还得回去恶补弟子规!

这样的回答,实在难以让人信服,把会集本的标准说成这样,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另外,堪布虽然博学多识,但汉传佛教典藏汗牛充栋,堪布所知还是非常有限的吧,引用了一些证据来证明佛经非不可改,但《法华》一经的版本是已经天台历代祖师严格甄选的,并已明确指出了《添品法华》和《正法华》二种译本的不足取,此已成定论,并传承了千年,堪布现在居然说罗什本不足取,且仍复用《添品法华》来重编《法华经》,不是明摆着否定了天台宗历代祖师的观点吗?此举不要说已违背其帮助复兴天台宗的初心,毫无益处,且已严重地侮辱了天台宗,毫无尊重可言,令无知者还真误以为是天台宗历代祖师没能发现罗什版《法华经》的不完备,直至今日多亏堪布发现,并发大心来重编弘扬《法华经》了,真不知堪布到底有没有拜读过《法华玄义》和《法华文句》,现在说的是《法华经》的问题,扯到其他佛经去,不是顾左右而言他吗?

且无论何经,在传播过程中如果有所增补,一定是汇集天下名士共同校对,并定是为佛教主流教派和高僧共同认可后,才能流通的,而堪布此举,已明显激起了汉传佛教主流的一致反对,在此时还不及时中止此举,却反说是反对之人智慧不足,真不知堪布是站在什么高度来面对汉传众僧的。提出质疑的汉传诸师,从始至终心怀谦卑,自称末学,尊称大德,谦虚低调是汉人的优良传统,可如果堪布真就以上座大德自居的话,那真就不存在质疑和问辩,只能是向堪布虚心请教了。可即便是请教,也不能堪布说什么都得仰信吧!再则,退而言之,即便堪布所言皆无错谬,此经确是应改、可改,那么此举推翻了天台宗历代祖师观点的实事,是无容质疑的!如果堪布敢说此举是不违背天台宗历代祖师见地的,那就实在是无话可说了,天上天下唯我独尊,此唯世尊乎?

从始至终,索达吉堪布都没有回答这一问题:既是索堪布会改本,为什么还偏要署名鸠摩罗什译本?

南本《涅槃经》的确是经过改订的,但是清清楚楚写着“宋代沙门慧严等依泥洹经加之”啊!索堪布非但没有写上“索达吉堪布加之”,反而只写上“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奉昭译”,这到底是要把自己改经责任推给古人,还是要把古人的译经水准收归自己?其实解决问题不是太简单了吗?那就在封面上加一个“索达吉堪布校定本”即可。

奇葩逻辑想不通。

可惜本次回应还是避重就轻了。1. 套牌车问题还是没解决。2.译经层面,一人独断可以等于众人公议公断。3.解释太多,简单事情复杂化,显得遮蔽有余,真诚不足。

改篡经文、冒名罗什,事关圣教法运,事关众生慧命,寂寂闻思经义之诸佛子沙门,皆拍案而起矣!

一〇

用自己的翻译编入古人的译本,索堪布的汉语表达能力,能匹配吗?中华文化中可有古训在前啊:财主的儿子不俗气,不会作诗也不俗气,不会作诗又装作会作就俗气了。

一一

堪布认为可以呗!

一二

自己认为就可以吗?看看这样的偈颂,可以吗?

有人终生念此经,未知其义真可惜,

有人常为他人说,自未尝义真稀有!

其多汉文注疏本,我皆阅尽未满意,

故此发挥自智慧,撰著金刚经义疏。

蒙受文殊加持力,前人未解之深义,

或许此处已明示,具缘智者当细阅。

——《金刚经释》

这样的汉语表达能力就可以吗?把自己的文字与罗什大师的列在一起不惭愧,让信众去读没有道德绑架吗?扪心自问没有信仰傲慢吗?尤其是“我皆阅尽未满意”一句,不光表达能力,太夸大了吧?真的看完了吗,比丘不打妄语,真的看完了吗、真的全看懂了吗?

一三

这次事件不是个学者圈的学术问题,而是传承之争,标榜自己贬低别人。由索堪布和他的弟子流露的言论看,索堪布标榜自己的法本和传承殊胜时,贬低罗什译本,这也相当于釜底抽薪式地贬低和否定汉传法华及相关的传承。

一四

索堪布那样强调传承,为什么一定要讲罗什大师版?他的传承是藏文的,罗什大师也隔空授予一个罗什版的汉语传承吗?

一五

传承问题也不是没有可议的。他有藏文传承并无罗什译本传承,也无《添品经》传承。

一六

讲经前念藏文有传承,讲经时用的都是罗什译本来讲解,则无传承。

一七

倘若认为讲汉译本不需要传承,那么说明传承没有意义。如果认为讲汉译本也要传承,而堪布其实没有。两处负堕。

一八

喇荣五明佛学院,由于不是寺院,所以至今是独立于宁玛派六大传承的。

一九

此会集风气一开,实后患无穷。应不惧名头,速速拨乱反正。

二〇

汉传佛教这么多僧人这关过不去的,藏传各派也不会认同。骑虎难下。

二一

堪布的做法客观上的效果是以天台宗的名义来动摇天台宗传承,问题在这。这是我们要明确反对的。

二二

既不需要传承,那就不要强调自己有而他人无,也就不要跨界来会集经本和复兴八宗。因为不需要传承,那任何人都可以。何必你?

二三

索堪布要复兴汉传八宗,也要按汉传八宗的套路走,否则就成了密八宗、索八宗,乱我汉传!

二四

这次义辩本质上是护中国佛教传统传承。本来佛教是一切众生的,天台宗也是如此,索达吉堪布发心要弘扬是好事,要随喜赞叹。但弘扬天台宗就要以其根本传承为依止,包括所宗《法华经》译本,否则就是拉大旗作虎皮。这是我们首先要让堪布反思的。

二五

作为一个藏传佛教的出家师,他应该清楚,他目前在做什么,他所讲的《法华经》,是他自己会集出来的,是不可能有古来的传承的。像他自己对学生说的,传承是师父要在你面前念一遍《法华经》,很好,新集的《法华经》会集本,如何可能有传承?一个藏传佛教的出家师,没有传承,怎么可以讲这样大部头的重要经典?何况,明明没有传承,还说有传承,这算什么?是在做什么?自己不清楚吗?每天念传承,说自己得到了《法华经》的传承?请法师回去按藏传的传承讲《法华经》。

二六

有一年堪布去内地一个寺院参观,有位法师建议堪布:既然要在汉人中弘法,且在汉地活动,那么还是学一学汉传佛教。堪布弟子们的表情,恨不能堵住这位法师的嘴!

二七

山僧对经典传承问题略有薄见,仅供参考。汉地经典的传承就是历代有修有证,四众公认的高僧大德们校订堪正了的经典,能仰信奉行者,就是得到了汉地经典的传承。不同宗派之间,所依据的根本经典,由宗派祖师们勘定以后,能依教奉行者,就是宗派间经典的传承。以后哪位大德若重新校订一本经典讲,那就是他的传承,跟先辈们的传承无关。

二八

这里还有一个网络边界的问题,即使索堪布藏传传承没问题,法在藏地讲。但是,只要影响所及溢出了藏地,那就要负起影响汉地的责任,不能只用藏地的价值标准来看问题(主观责任方面),否则,除非你保证不去影响任何一个汉地佛子,但这不可能,索达吉堪布在五明的弘法,主要冲着汉地四众来的吧!

如果完全无视这些情况,总有一天要出争议!

二九

诸位看看这段话,有一定代表性!

“随喜诸位大德精彩的辩论和探讨,这种探讨能够启发许多人对佛法闻、思、修的精进,也有助于经典版本和译本的研究,更能够加深了解历代各宗各派对佛经的不同角度的解读。我个人认为,在解释《法华经》时,应该参考世亲菩萨所著的两部汉文译本的《法华经论》,和斯里兰卡的阿遮利耶地支分所著的藏文译本的《法华经疏》(只有前十一品的部分),然后参考汉藏古德的解释,方能较详细地解释《法华经》真实义理。从版本而言,其实在梵文写本中也有许多不同版本,尤其是,越是早期的版本,越是问句较短。更改文本本身是万万不能的,但是宣讲时可以说明不同版本的区别,以及翻译的年代或梵文写本的年代,这样更佳清晰。总之,踊跃探讨经论的议题,交换梵、藏、汉的不同版本的区别,我认为是非常非常值得随喜的事情!随喜功德!随喜功德!随喜功德!”

这位仁波切的意见可以代表藏传佛教一些高僧大德的看法。

三〇

堪布发心复兴八宗。发心和做法,历史与现在,这是两码事。美国天天发心构建世界民主,发心是你主观的,客观上还要看对方的意见。强加于人的发心,是偏执。是信仰傲慢和道德绑架!

三一

你一个人讲经,本来就是按一个版本讲,不足的你注解,借用的你说明,怎么印成一本经,还署名鸠摩罗什大师译。

三二

问题就出在,诚恳的同时又不承认错误,不是会集,为什么要借罗什大师名印发而又不用罗什原本?

三三

看这个:“如果讲完之后,有些大德仍觉得这个版本欠妥,我们以后不流通也可以。”哈哈。

三四

有人劝我,这次师兄怎么反应这么大,一是旗帜鲜明的反对堪布版《法华》和一些藏传信众的神权膜拜,二是批评一些“天台子”们的不团结与瞻前顾后,三是感慨其他围观信众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如此不留退路,又不站在任何一边一派,岂不是在断自己的众缘之路?咱得“明哲保身”!

我的回应如是,汉传佛教,藏传佛教,都是佛陀教法,皆应平等看待,一体护持!不然皈依戒真的有失了。学佛时至今日,没什么修行,已然枉对时光,人生又无常虚幻,世间名利成就本就不具价值。那我一个业浊凡夫,唯一还拥有点儿价值的,无非就是真的相信一个皈依戒所代表的人生方向,和平等心、菩提心所代表生命本怀。学佛的事,又不是掉脑袋的事,佛教的风气里,要连实话都不敢说了,连不同意见都容不得了,那和鸭绿江对岸的那个国家又有什么区别?这样的佛教又还能传播出什么真实的佛法?最后全落成貌似一团和气实则一潭死水的空玄文字,这样的佛法存在还有多少意义?重点我要真的接受如此,那真的是背叛了我唯一自我存在的价值感。人人都有佛性种子,世间佛教的存在,则是激发孕育种子发芽的土壤,保持土壤的健康养分,一体求真务实的如法护持,应是四众弟子为佛法为众生应尽的努力。

三五

《无量寿经》会集本(夏本)对阿弥陀佛第十八愿的修改,人为提高了往生的难度,严重违背阿弥陀佛本意,也造成了很多净土行人难以安心的后果。殷鉴不远……

三六

“这次我根据藏文版的《法华经》,对鸠摩罗什版本的品序作了调整,并加了一段《添品妙法莲华经》的内容,有些人说这是会集本。所谓的会集本,是在没有原始经文依据的情况下,后人以分别念汇编而成,对此我也不赞叹。”

索堪布,您是在考验大家的智商吗?

三七

发心很大,发心帮助我们恢复八宗。

三八

我觉得你家里装修不好,我发心给你装修一下。然后趁你不在家,把门撬了,进去重新装修了一下。这也是发心。

三九

有个人说:“你们要感谢我们,不是我们,你们怎么会重视罗什本《法华经》呢?”小胖点点头,答道:“确实。这就好像有人开了部套牌车,有一天被正牌车主发现后,你猜会怎么样?”“报警?还是打起来?”

“不”,小胖摇摇手,答:“车主是不是该反过来对他千恩万谢,没套牌,怎会知道正牌的珍贵呢?”

四〇

和某人说世界末日一样,如果预言对了,说明他是圣人,如果预言破产了,说明他是圣人,因为他带大家努力,挽救了世界。

四一

既然用比喻来说事情,咱们也说个比喻吧:有一群人,辛苦劳作,累的睡着了。这时候有个贼,来偷东西,结果刚到门口就不小心弄出声响,被发现啦。主人大声责问:为什么要偷东西?结果贼人辩解说:“俺不是来偷东西的,俺是好心好意来喊你们起床的啦!不要误会不要误会哈!”

四二

我也讲个小故事:

一个小偷被捉住了,于是他说:我是偷了人家东西,但我偷东西是为了让人家提高防盗意识。你们抓住我了,有的人很讲道理,有的人说话就难听了点,这样不好,大家都是文明人。自古以来做贼的人多了去了,我偷点东西怎么了?对吧?我练过多年武术,打架的话我可不怕谁。当然了,我也可以认错,但我认错是为了促进社会和谐提高社会道德风气,可不是我真的做错啥啦……

四三

看:汉传佛教各派大德,我发自内心地随喜。当然,有些事情如果需要辩论,我学过多年的因明,在辩论中并没有畏惧之心。

四四

学因明了?那我好几个恩师还是拉然吧格西呢!就事论事讲道理,学什么重要吗?

四五

看了索堪布的响应,基本上是两点:

第一,包括罗什译《法华经》在内,汉译经典在历史上多所补译、修治,你们古德补治在前,我效法古德于后,有什么错?(自信满满呐!)

第二,如果说要当面辩论,我学过因明,我怕谁?(底气十足啊,几乎要说:有种你们放马过来呀!)

四六

我学因明我怕谁?

四七

堪布最逗的是,回应中的口吻,反而像是我们在挑事!呵呵!

四八

堪布已经强调他不是会集。

四九

否认会集,这个需要澄清,堪布所做的工作就是会集啊!深入人心影响巨大,这样一部巨著,你干嘛去折腾?你是生在那时,还是才在罗什之上?

五〇

做一个新版本,困难重重,陷自己于进退维谷。

五一

一个下午,看了好几篇文章,关于同一事件。

不想说什么,真的,只是心里有些难受。

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选择五明佛学院,而是回来讲寺。

但是,把五明佛学院推荐给别的师兄,我不知道,会不会,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每一次发生不好的事情,会让我更加小心,认真仔细严格地观察每一个我认识的僧人,细致地去思考分辨每一个行为。

还好,庆幸!

五二

手携刀尺走诸方,线去针来日日忙。量尽他人长与短,自家长短几曾量?


五三


还是想问:该《法华经》版本既是索堪布会改本,为什么还偏要署鸠摩罗什译本之名?

本文来源于网络

Archiver|菩萨道

GMT+8, 2018-12-19 04:55 , Processed in 0.062718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