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平实导师矗正法幢论坛

 

 

搜索
菩萨道 论坛 附佛外道一箩筐 摈弃洛杉矶广论团体 回归正觉之路
查看: 1317|回复: 0
go

摈弃洛杉矶广论团体 回归正觉之路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6-9-3 20:58 |显示全部帖子
摈弃洛杉矶广论团体 回归正觉之路                                                  

                                                                  张正兰居士

  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让后学能够写出自己亲身的经历,也希望藉此能让世人明白“喇嘛教”窃用佛法名相来包装邪见,以及残害初发心的佛弟子们法身慧命的真相。藏密黄教在美国是有组织、有计划地利用“学习中文”的名义,让青年学子一步步堕入藏密的外道邪见,而与佛菩提道失之交臂。后学于 2003年,因上司极力邀请而进入了洛杉矶广论团体;这对于从来未闻熏过真正佛法的后学,就如同一只天真无知的小白兔,误入迷幻的罂粟毒草陷阱中,还自以为是进入了一座美丽的香草花园呢,完全不知道学习《广论》反而是成为离世尊的正法愈来愈远的原因。

  其实,包括黄教应成派在内的藏密四大教派,皆是以佛法名相来包装喇嘛教外道的邪见本质,而来欺骗众生。这部分已有许多正觉菩萨撰文来破邪显正,尤其是在《正觉电子报》连载多年,由正雄居士所著的《广论之平议》,以公平客观、逻辑清晰的论述,钜细靡遗分析辨正宗喀巴《广论》中较严重的错误,学人可以自行到正智书香园地网站阅读,而后学撰写本文主要的发心,就是要让世人了知喇嘛教如何利用教师们的善心、爱心来作为他们的工具,成了包裹喇嘛教邪法毒药的糖衣,用来诱骗戕害青年学子成为其魔子魔孙。

  后学是资深专业心理谘商师和亲子教育专任讲师,长久以来受邀在许多初、高中和弱势团体举办亲子讲座,并训练了许多的关怀员来协助更多需要帮助的家庭。当时在洛杉矶广论研习团体中,后学非常积极投入,由于热心护持和个人专业特质等因素,所以受到广论南加州支院长的器重,所以进入广论团体一年后,就开始在许多活动中担任义工,包括中文班、助念组、大专营、福友营、教师营、“里仁”有机香积组,以及中国结和拼布班等等,几乎所有活动都可以看到后学的参与和策划之身影,所以后学在广论团体中的所见所闻、所触所涉,都是第一手的真实内幕,现在,就请容后学为您揭开藏密欺骗众生的内幕和伎俩。

  21世纪初,在全球一片疯华文的氛围中,广论班也藉此潮流,趁势开办周六中文班,其目的主要是利用年轻学子学习中文时,灌输给他们许多喇嘛教似是而非的思想,同时也是为了让周六参与“广论班”的这些父母有处所来安置孩子,如此一石两鸟的设计解决了两代人的需求,同时也造就了许多流行一时的“广论家庭”。后学在广论团体中担任高、初中班导师时,一直致力于设计灵活的课程,来提高学生学习中文的兴趣,尤其是对于从小以美语为主的华裔青少年而言,骤学中文有其难度,何况在课业压力沉重的“核桃学区”(此学区有培养学生进入全美前 30名大学的最好高中),孩子们星期六也还要上课无法休息,所以关怀学生的情绪是非常重要的。后学一向的习惯是将每一位学生时时刻刻都挂在心上,课程中我还特别设计了“分享隧道”的活动,让学生们能有情绪抒发的出口,因此师生间相处非常融洽。

  广论团体所开设的中文课程,是以达赖喇嘛的语录,以及《论语》和《弟子规》为主,上课时更是常常称颂所谓“达赖喇嘛的慈悲和对人类的崇高理想”。经由后学这样的努力教授及引导,于是大多数学生都对达赖喇嘛产生了崇拜之心;虽然后来了解了喇嘛教的本质,以及个中是非善恶的因果业报,故而毅然脱离了广论团体,但是直到现在每思及此仍是非常地懊悔,当时是那么努力地误导这些单纯的孩子们。虽然在 2007年离开广论班以后,偶尔会遇见过去所教导的中文班学生家长,他们还都非常感谢后学对孩子们的适时开导,帮助这些孩子们得以度过叛逆困惑的青春期,顺利进入理想中的大学;但令人难过的是,其中有一位后学非常钟爱的学生,竟然回台湾成了新竹凤山寺的小沙弥,从此身陷“喇嘛教”在台湾的大本营而与外隔绝,难有听闻正法的机缘。

  当年,这位憨厚的十五、六岁小男孩,有著细致善良的个性,常常以他灵巧的手指摺出各种高难度的摺纸艺品分享给同学们把玩,并且和其他同学们的相处也非常融洽,如此善良柔顺的孩子,如果能够在真正的佛法中安住,可预期的,他必当是堪能荷担如来家业的佛门龙象之才;但当时后学对藏密没有智慧去作简择,非但没能及时以正法知见来遮护,反而尽己所能的引导这些孩子成了日后达赖喇嘛的拥护者,误导年幼学子枉入学佛的歧途。现在每回看到搁在家中壁炉上的那只彩色小球(那是他当年亲手做来送给心中所敬爱的“张老师”的礼物),总让后学心中懊悔难当!此时此刻的他,在凤山寺为邪说所绑架,何时才能闻熏正法,能得善知识摄受呢?每思及此,后学心中就痛苦无比,只能在佛前忏悔、发愿、回向,祈求佛力加持,快快救他脱离魔掌。

  在参与洛杉矶广论班研习的期间,后学亲身经历了许多不如法、不如理的事。首先是亲见双身像,那是后学跟随一位师姊到某仁波切住处的亲眼所见,在他房中挂满许多藏密的唐卡,以及各式“佛像”和叫不出名称的种种法器。经过几次的拜访以后,那位仁波切让后学进入另一间“佛堂”上香,后学赫然看到一件面目俨然,但却是怀抱著另外一位不同颜色的较小裸体人形〔编案:其实就是喇嘛教所谓的佛母或明妃〕的“佛像”,当下心中就觉得非常奇怪,而那位师姊却似乎认为是理所当然地说“这是要有特殊因缘才能修习的双身法”!师姊还带回去一个“金刚杵”的法器;这些都令后学非常疑惑,而且莫名地心中就是觉得害怕,心想若真是清净殊胜的大乘佛法,为何会有如此不堪入目的“佛像”造型?这不禁让我想起《楞严经》中佛所破斥的“以婬身求佛妙果”则“根本成婬”、“必落魔道”。

  另一次,是后学在一位从西藏来美的黄教仁波切所举行的一场“金刚萨埵灌顶加持法会”中担任口译工作;后学就对于那位仁波切当时开示内容的修诸观想、气脉明点等,感到非常迷惑与烦恼。但是造成后学离开广论团体的最主要原因,则是在黄教北美中心护持时所发生种种诡异的事。在那里,后学参加了许多的献供和仪轨,譬如烟供、火供、施食,护持喇嘛建立坛城……等;也正是在那里,后学才知道喇嘛不但食肉、杀生,并且对众生完全没有慈悲心,这是严重地背离了后学对佛教的根本认知。当时,还有位师姊说我长得很像“西藏人”,与藏密有很深的“宿世因缘”,适合整理喇嘛的“禅房”,这可真是令人匪夷所思!好在有佛菩萨加持护佑,后学才没有成为那位师姊所说“有特殊因缘”者。

  喇嘛教自称是大乘佛法,却完全无视于 佛陀所制定的戒律,佛门律仪在喇嘛教行者身上可说是荡然无存,这根本不是殊胜的佛门净地。在后学护持与学习的过程中,还被传授念咒法门和器物加持,说是能让后学所求皆一一实现。这些不如理、不如法又违背因果的说法和行为,却都以佛法名相来包装,用以诳骗学人、窃取佛教资源,更入篡正统佛教;换句话说,正是以所谓的藏传“佛教”之名当作掩护,实质上则是以弘传喇嘛教性力派邪淫教义为其终极目的,实际上并非弘扬世尊圣教。

  上述内容是后学在广论团体所亲自遇到的事,除了这些事相上的不如理现象之外,还有很多对于法上的疑惑。譬如后学在广论班学习过程中,对于日常法师所阐述关于出离心与发菩提心的内容就深感疑惑,因此在法义上一直无法深予认同。日常法师在《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第 159卷 B面(手抄稿第二十册 p205~p206)中说:

  刚才我们把那个三十八个颂子,全部从头到尾念了一遍,那么现在呢大概地解释一下,解释一下。总共的这个本论分三部分,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呢就是讲出离心,讲出离心,这个出离心也可以说,就是到前面的共中士道为主。这个关于三十八个颂子当中到哪里呢?我们不妨去数,从“万善根本从师出”这个算为第一颂,然后呢“一切时处普摄护”是第二颂,我们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到那个第十三颂为止。那么这个部分的最主要的中心,我们要指出来,这是什么?就是学出离心,学出离心。由于这个出离心,再把它推广、推深,那个时候我们就要追下去达到发菩提心。普通我们很多人,修学佛法的人因为不了解真实相,总觉得出离心跟菩提心是两件事情,或者把它看成是大、小两乘各各不同。乃至于很多人说:“哎呀!我是大乘菩提心啊, (p206)不要出离心的。”那么这个我们学过《广论》的人就了解了,啊!这是完全错误、完全错误。这个出离心是菩提心的真正的钢骨,没有出离心绝对没有菩提心。同样地我这里顺便一说,尽管我们现在说大乘、二乘,也读《法华》、也读《华严》,所以没办法真正地去深入——所谓深入的话,就是如理、如量修持那个感得圆满果报的原因,就是对它真实的内容你不了解嘛!这个不了解你怎么行呢?所以说我们现在从那个真正的根本的出离心,再推深、推大、推及法界一切众生,也要帮他们出离这个生死的大痛苦,那一部分叫作什么呢?叫作菩提心,发这个菩提心。

  上述是日常法师对宗喀巴所著《菩提道次第广论》的解说论述。以目前后学对于真正佛法的粗浅理解来说,出离心就是因畏惧生死轮回之苦而生起出离三界之心;然而,大乘行者和二乘人虽然一样都有出离心,但是有强烈出离心的二乘人,却不一定能够回小向大而发起成佛的大菩提心。而且后学在许多大乘经中,看到了不同层次的心量境界,一切菩萨摩诃萨虽然已有能力出离三界生死,但因悲愿与菩提心之所持,故而在三界中继续示现生死来度化众生,永不入无余涅槃,例如:

  《地藏菩萨本愿经》卷上〈忉利天宫神通品第 1〉

  文殊师利!是地藏菩萨摩诃萨,于过去久远不可说、不可说劫前,身为大长者子。时世有佛,号曰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时长者子,见佛相好,千福庄严,因问彼佛:“作何行愿而得此相?”时师子奋迅具足万行如来告长者子:“欲证此身,当须久远度脱一切受苦众生。”

  《大宝积经》卷 82:【在家菩萨成就四法归依于佛,何等四?不舍菩提心,不废劝发菩提之心,不舍大悲,于余乘中终不生心。】

  《入楞伽经》卷 2:【佛告大慧:“菩萨摩诃萨一阐提常不入涅槃,何以故?以能善知一切诸法本来涅槃,是故不入涅槃。”】

  《佛说决定毘尼经》:【大乘之人于无量劫往来生死,不应生于厌离之心。优波离!如来观察筹量,为大乘人不应一向说厌离法,不应一向说离欲法,不应一向说速疾法。】

  也就是说,那些急著要出离三界生死的定性声闻人,是没有办法成佛的,因为他们只想安住在有余涅槃的境界里,准备舍寿后就入无余涅槃。如果我们是真正发菩提心的大乘行者,就应当要在世间的一切烦恼因缘里面去亲证及现观“烦恼即菩提”的道理,才能够长养我们的菩提心与慈悲心,而渐次修行来圆满成就佛菩提道。《维摩诘所说经》亦云:

  譬如高原陆地不生莲华,卑湿淤泥乃生此华。如是,见无为法入正位者,终不复能生于佛法,烦恼泥中乃有众生起佛法耳。……是故当知:“一切烦恼为如来种。”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无价宝珠;如是,不入烦恼大海,则不能得一切智宝。

  因为知悉了藏密违背因果的谬论,以及亲身在广论团体的恐怖经历的因缘,后学毅然离开参与及学习了四年的广论团体;只是后学当时尚未进入正觉共修学习第八识如来藏正法,故而并不能详细了解《广论》中的种种邪谬过患。非常感恩佛世尊的护念与加持摄受,让后学有因缘得以进入正法道场修习,如今也才有正法知见与智慧能明辨密宗所悟、所求的全都是妄心,全都是意识境界,完全是错把妄心当真心的外道邪见。《楞严经》卷 1上就说:“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襌宗五祖弘忍大师亦云:“不识本心,学法无益。”众生因为不知这个真心,因此无始劫以来都是认妄为真,乃至修行人(包括佛门外道)亦同样将妄心——这个清楚明白的意识心,会分别、会了知六尘的生灭心,想要经由修炼而让祂住在一念不生的境界中,认为就能让祂变成真心。完全不能了知意识觉知心的本质是依他起性,是会变异、会生灭的,不是本来常住而不变异、不生灭的第八识真心。这个能闻、能知、能觉的妄心,本质就是会分别六尘的心,不是无分别的真实心,修学佛法若想将此妄心修炼成真心,那是永劫都不可能成就佛道的。

  诸佛世尊始终慈悲怜念著众生,尤其是一心归依并安住正法的佛弟子;后学如今有幸在平实导师及诸亲教师座下修习如来藏正法,非常感谢佛陀的摄受!而多年来,一直想要把自己在洛杉矶广论团体所经历的事,行诸文字让世人明白,喇嘛们的根本依止《菩提道次第广论》的法义错谬以及所隐晦的邪淫本质;今天,终于有此殊胜机缘得以如愿,为此再次感恩佛菩萨的慈悲摄受!放眼古今藏密喇嘛教如此猖獗,尤其今时在欧美等西方世界,对达赖喇嘛更是盲目推崇;诚如平实导师的教示,当密教邪说兴盛至极而完全取代如来藏正法时,必将使得正法亡灭于密教之手,将如同古时天竺佛教的命运!是故此时,菩萨们若不勇猛出来破邪显正,佛弟子们若不认清藏密喇嘛教的邪淫外道本质,那么佛教将会再度灭亡,届时就徒有佛教寺院及僧众之表相,而本质却已转变成以鬼神信仰为依止的外道。因此,所有正信的佛弟子,都应正视其严重性与急迫性,摧邪显正救护众生、护持正法圆成佛道,就是我们毕生乃至尽未来际的志业,所以今天更要赶紧让世人明白“密宗不是佛教,他们的所作所为都与佛教无关”,不能再任由他们将邪婬、破戒、坏法的恶行嫁祸给佛门四众,要将西藏密宗的邪法摒弃于佛教之外。最后,希望藉此机缘能帮助目前还在洛杉矶广论团体修学的善良佛弟子,速速离开喇嘛教,得受真善知识的教导,契入正法趣向菩提。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 释迦牟尼佛!

  南无大悲 观世音菩萨!

  2015年 12月 2日

Archiver|菩萨道

GMT+8, 2018-12-19 04:55 , Processed in 0.067206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