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平实导师矗正法幢论坛

 

 

搜索
菩萨道 论坛 附佛外道一箩筐 诸方对西藏密宗的态度
查看: 268|回复: 0
go

诸方对西藏密宗的态度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3-25 10:0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明藏 于 2019-3-25 10:08 编辑


自古以来,因交通不便,汉地佛教界和藏密少有来往;复因语言不通,汉地佛教界也很少能够了解藏密的法义。佛教界见藏密也翻译佛经,塑造佛像,并有寺院与喇嘛,多以为藏密也是佛教的一支,甚或也有赞叹藏密之处。直到民国二、三十年代,随着汉藏之间的接触,汉地佛教界这才有机会了解、研究藏密的法义,并得出一些结论。部分佛教的高僧大德对藏密的看法,略摘录一二,如下:


1、虚云老和尚批判藏密:

西藏僧伽(西藏喇嘛)不守戒律,多食牛羊;(喇嘛教的)道服划分红黄,各立门户。忆及祇园会时,不知涕之何从也?(摘自《虚云和尚年谱——49岁》)

我看见很多的人,吃素半世,学密宗(西藏密宗)即吃肉,实可悲痛,完全与慈悲心违背。(虚云老和尚于1943年,在重庆慈云寺的开示,见《虚云和尚年谱》)


2、印光大师批判藏密:

今之学密宗(藏密)者,多开荤吃肉。反大嘉美其事,谓为吃了就度脱了,则成魔说矣。……密宗(藏密)提倡即身成佛,一班无知之人,便认做成福慧圆满之佛。(摘自《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二之《复石金华居士书》)

祈专志净宗,勿被密宗现身成佛之语所动。现身成佛,乃理性,非事实。若认做事实,则西藏东洋之佛,不胜其多。且勿说平民,即班禅之心行作为,佛气尚无,况说成佛乎。以彼(班禅)于民不聊生之时,犹然不惜百姓脂膏,任其铺排耗费,而钱到己手,便当命宝贵,毫无慈悲喜捨之念故。(摘自《印光大师文钞全集》之《复黄智海居士书》)


3、太虚大师对藏密多有批判,例如:

1)批判藏密的喇嘛不守戒律,喝酒吃肉:

复次、如藏蒙喇嘛之来华传密也,形服同俗,酒肉公开,于我国素视为僧宝之行仪,弃若弁髦!提倡者迷着既深,先丧其辨别真伪是非之心。……妄称为活佛之喇嘛辈,则日非杀生不饱,且谓由杀生可令解脱。呜呼!此非印度杀生祠神之外道耶?(摘自《中国现时密宗复兴之趋势》,太虚大师著,全文见《太虚大师全书》),下同)

2)太虚大师批判藏密黄教格鲁派所讲的显教理论,颠倒错乱:

黄教宗喀巴于佛所转法轮,既采《解深密经》三时之说,又以第二时为最上,显违经教,似有未妥……以《楞伽经》《华严经》等入第二法轮,尚应抉择。密续之作部、行部,可统于瑜迦部。瑜伽部亦有其统,略同东密、台密之两界。然无上部对瑜伽等三部有何统属关系?且五金刚并立,虽可以《集密》统大威德、欢喜、胜乐,但时轮又如何关摄?故似多头而缺乏统一组织。(摘自《密宗道次第论·序》,太虚大师著,全文见《宗喀巴大师集》第五卷,331页,法尊法师译,民族出版社2001年第一版)

3)太虚大师破斥黄教至尊宗喀巴大师所继承的古印度月称所创之应成派伪中观《入中论》不应仅执契一类机所说之空独为了义而摈他说,遮闭圣教诸多胜方便门。则虽能开显一派宗论义,亦将功过互见而瑜不掩瑕矣!

除自所宗中观论外(除月称所创的应成派伪中观以外),概谤余宗为乱造之理,如外道邪教,则应除所宗中论外更无五乘、三乘、一乘等之佛法!此种褊狭之胸襟,实出部派之恶诤……犹使中国之佛徒不习印度部诤者,竟莫能想象其何以横恶如此!

则知(月称写作)《入中论》破他(世尊所说的唯识义理),但为舌辩游戏,无当正悟,乐着内诤,卒难独占全胜,徒令外道乘隙,尽灭佛法,故诸佛子应不为此!(以上摘自《阅<入中论>记》,太虚大师著)

4)太虚大师破斥藏密的即身成佛

乙、破咒印加持各身分为即身成佛之谬。密教有加持五脏六腑等身分之种种咒印,谓可使现前肉身变为金刚佛体。当修此咒印时,口诵真言,手结密印,心观字种,加持一一身分。然由此令想见此身是法界诸法聚,而法界诸法亦不外我身,固未尝非一观行方便,若即执定此身已非凡体,已成为佛——即身成佛,则为谬执。(摘自《论即身成佛》,太虚大师著)

一向浩浩地说甚么发心学佛,弘法利生,而尤以禅祖西来,直指见性,密宗灌顶,即身成佛,最为人所欣羡。殊不知才云直指,早曲了矣;性且不有,怎样可见?何况六大本空,身不可得,说什么即不即;五智非有,佛不可得,说什么成不成?(太虚大师于1934年在灵隐寺演讲录)

5)太虚大师对藏密经典的批判:

密宗的经,所说大都甚奇诞,益后出的益怪特!如去年在北平、班禅所传的时轮金刚法,虽亦说源出释尊,然与释尊当时在印度之说法无关,乃由另一神秘的香拔拉国中相承而来,故亦非日密传说之南天铁塔系所能范围。且西藏谓各经咒各有从释尊以来传承之上师,则南天铁塔或亦不过大日经之龙智、善无畏系一流的传统,并无任何正确的经典根据。(摘自《梵网经与千钵经抉隐》,太虚大师著)

6)太虚大师曾劝阻学僧入藏学密:

常惺法师慧鉴:法师与满、翠二子书,言将赴藏,并述其动机。……若融摄魔梵渐丧佛真之泛神秘密乘(西藏密宗),殊非建立三宝之根本。(藏密喇嘛多吹嘘藏地)经书十倍华土,圣证多有其人’——藏僧夸言,未堪保信。且(吾)试探藏密,僧俗已有多人!法师自可游心三十七菩提分法,以之奋追千古,宏范三界,何用门头户底去依傍之也?……太虚敬白。(太虚大师《致常惺法师书》)


4、印顺法师批判藏密

(印度晚期佛教密教化以后,)如罽宾(古印度国名)比丘的作风,却是西藏喇嘛式的,把此男女情欲神秘化,把它作为修行佛法看的。他们公然的拿佛法做淫乱的媒介,掩护他们的罪行,竟然向女人要求:彼应与我,要女人将身体贡献给他们,因为这是如来咐嘱汝。他们伪造佛说,以为佛要女人将身体供养他们。女人在信仰佛教的热情下,听说这是佛说的,这是无边功德的大供养,又是顶好的佛法,于是乎上当了。(摘自《北印度之教难》,印顺法师著)


5、宣化上人批判藏密:

有人问:那么,喇嘛不是和尚吗?(宣化)上人答:大乘佛教的比丘,要受二百五十条具足戒,并且戒律精严,堪称为比丘。这不可以与西藏的某一些喇嘛们相题并论。那些喇嘛能吃肉、五辛、喝酒,其它更不用说,因此在戒律上的修持,与佛陀亲制是截然不同。大家必具择法眼,不要听人说密!密!密!能即身成佛,就贪捷径,把自己从前所积的一点善功德也会断丧。(摘自《宣化上人开示录·一九八一年亚洲弘法记行》)

“……譬如,本来想离苦得乐,可是却一失足而钻到地狱门头去,还有更坏的事情,就是密宗(藏密)里教人的双修法,说念什么密咒,男女互修欢喜禅,无以上之啦!不但能解决欲念,又能即身成佛。成佛哪有那么容易!既不断淫,又可成佛,那是绝不可能的事,天下间无此道理。(摘自《宣化上人开示录·三》)

某邪师云:欲爱是不能断的,只能提升,把它化为一个最大最大的欲念,乃至包括所有众生在内。这岂不是鬼话连篇?还有很多无上瑜珈术、密术,公开宣扬淫欲为菩提之根本。师徒相授,以此谓为即身成佛之无上秘诀。恐怕将来只会堕无间狱。” “(弟子)问:西藏达赖喇嘛活佛、班禅活佛,他们所谓的活佛,跟我们所谈的佛有什么不一样?(宣化)上人答:其实都是活鬼不是活佛。’”(摘自《如何辨别善知识、恶知识》,宣化上人著)


6、圣严法师批判藏密:

密教为了表征悲智相应,部主均有女尊为偶,修法者付之实际,便是行的男女双身的大乐。后来,遂以金刚上师为父,以上师之偶及一切修密法的女性为空行母,竟至将上师修双身法而遗的男精女血为甘露、为菩提心。……以男子生殖器称为金刚杵,以女子生殖器称为莲华;以性交称为入定,以所出之男精女血称为赤白二菩提心;以将要出精而又使之持久不出时所生之乐为大乐、妙乐,……不过,此法(男女双修法)原非出于佛教,并由于此法之实行而伤害了佛教的慧命。(摘自《印度佛教史》圣严法师著)

从佛教的历史看,印度密教的起源是印度的民间信仰,最后发展成密教或密乘,则属于印度晚期大乘的事。……无上瑜伽是跟当时印度教的性力派结合而完成。所谓性力,即是以男女性的交媾,两性双身双修,成为方便和智慧的圆满集成。以女性代表智慧,以男性代表方便。这种思想和中国道家的房中术是一样的,根本不是佛教的修行方法,……西藏喇嘛当然知道基于佛陀慈悲的教义,不应食众生肉,但是为了生存和适应环境的原因,因此,制造出了种种似是而非的理由和推卸责任的托词,例如:宣称吃众生肉,便结众生缘,特别是被成就者所吃,即可转畜牲身为佛身和菩萨身,也就是畜牲的身体,成为修行者肉体营养的一种转变。”“西藏密宗的特色之一是皈依四宝,也就是佛、法、僧之上,加上上师;三宝不重要,上师才是信仰的中心,他就是本尊、就是佛,而代表佛的报身,若不通过上师,便无从接受佛法,此虽有密教自己的理论,却为显教所不承认。它类似于神教的天使和上帝的代言人身分,与平等的佛法不相应。(摘自《学佛群疑》之密教是什么章节,圣严法师著)


7、虚云老和尚的得意弟子——体光老和尚批判藏密:

你象能海法师(汉地学密的法师),他有好多人,能海他持《四分律》也不一样了,早晚功课也不一样了,(虚云)老和尚那时候北京开会就骂过他一回,这现在五台山可能都是他们那些人了,能海法师他还是提倡持戒,就是观点不一样,……那时西藏班禅、达赖是两个小孩子,他们都是随缘,他们都是吃酒吃肉的。(摘自《体光老和尚开示录·三十三》)

“……有些特别是学密宗(藏密),弄个年青的女子在一起,说是双身法,成佛快。……这云居山到五明佛学院去了一些人,今年过了年从五明来的这个人他是高0寺的,他来要跟我谈谈,我说没有什么可谈,他说五明佛学院那里现在有三百多个等觉菩萨,这个是说瞎话的!等觉菩萨是什么?等觉菩萨就是一生补处,弥勒菩萨就是等觉菩萨,等觉菩萨能现八相成佛,你看这不是胡闹吗!这不是吹的吗?吹这个干什么,拉拢人!我们可不搞这个。(摘自《体光老和尚开示录·三十九》)


8、当代于台湾南普陀佛学院研习佛教多年的如本法师批判藏密:

现在我们亲眼目睹西藏喇嘛有吃鱼肉荤食,甚至饮酒(当作无上甘露),严重者搞双修法,这些斑斑可目睹之非法,是有严重伤及修梵行。

西藏密宗有一套邪知邪见的绮语骗局,令人心生欢喜,十人中即有十人皆堕入他的邪见深渊窠臼中,若无深入教义之人,实难以自拔。

喇嘛逢人便云:食众生肉,就是要度他,只要念念咒语,诵一部经即可超度!诸位仁者!这种邪见歪理骗术很高明,行得通吗?恶习改不了,喜欢吃众生肉声明一下就好了,何以自演自导来欺骗芸芸众生呢?如果我是被宰杀给出家喇嘛吃的,我宁愿活着好好的,不愿被杀,让他超度。这种邪见冠冕堂皇的大妄语,把众生当作愚痴看待,这种果报,将后必然自作自受。佛法是解脱证涅槃之法,反而以愚民政策套牢百姓思想观念,罪过无量无边矣!(摘自《佛学问答》第六辑,如本法师 著)

以上是略摘高僧大德对藏密的批判,详细内容敬请检阅原文。当然,也有不少法师、居士很推崇藏密,甚至是修学、传播藏密,窥其原因,大多是听信了藏密的舆论宣传,先入为主将之当成是佛法的缘故,或者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而已。


藏密每每以顶级佛法自诩,然藏密多流传于藏地、蒙古、云南等经济文化落后地区;在旧西藏,藏密的活佛”“法王建立了政教合一制度,给藏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因此,就事实来看,藏密信仰的绝非是纯正的佛法。且修学藏密的人,多喜欢看表象,因为过去生和上师结下善缘,于是今生完全听信上师所说的第二手的佛法,而不看佛教经典的原文,不信经典,更谈不上按照经典的要求去做,他们还以为自己遇到正法而法喜充满,见正信的佛弟子指正藏密就以为是在诽谤藏密,真的可怜可惜!人身难得,正信的佛弟子在深入佛法,获得正知见之前,远离藏密是很稳妥的办法。



饮酒食肉红袍客,
喜好乐淫白富美;
屎尿经血做甘露,
交合淫液来灌顶;
敛财骗色假活佛,

盗佛名相邪喇嘛。


Archiver|菩萨道

GMT+8, 2019-4-21 10:18 , Processed in 0.064398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